碧凡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修罗场攻略指南 > 第20章 十七 第(1/1)分页

第20章 十七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当圆月再一次攀上月桂树稍时,空青于剧烈的疼痛中睁开了眼。不知从何时起,黑鸢尾与苏若雪一同离开了寒松小院,偌大的房间里,只余下空青一人。

    四下一片静谧,蝉鸣清晰可闻。

    空青睁着眼,动弹不得地坐在沸腾的药水里,被煮得通体泛红。

    热……浑身都很热……灵力在她的脉络中奔走,不断地修复着她残破的身躯,带来焦灼的热气。

    热意带来了痒,痒又带来了痛,痛刺激着灵识,又把注意力落在了热感上。如此反复,折磨得空青痛不欲生。

    她忍受着这恼人的疼痛,强迫自己转移灵识,一边感受着灵气在体内流动的路线,一边分出部分灵识,去倾听外界的声音。

    有风吹过窗台,吹来了近处月桂的花香。空青嗅着这一缕花香,灵识缓慢地你这花香吹来的方向走,渐渐飘向远方。

    哐当哐当……

    沉重的打铁声在夜间一阵一阵响起,与夜风混在一处,形成了一组单调又和谐的节律。空青听着这传到耳畔若有似无的打铁声,分了些心神在想:各位师姐说的没错,鸢尾师姐果然是个打铁的。

    大晚上的都孜孜不停地打,还真是修炼狂魔。

    听师姐打铁那个劲头,怕是比白日里揍她的时候还要狠。或许等她身体好一点,师姐怕是要用打铁的力道来打她了吧。

    想到这里,空青的魂灵忍不住打了个抖。

    她又将灵识分多了一点,去分辨风里带来的讯息。只听得在阵阵打铁声里,夹杂着一丝滋滋的炉火声,还有些许少女的呢喃低语:“决明子……冬青……”

    这声音十分耳熟,分明是之前她饱受疼痛折磨时,出现的那道清甜透亮的玲珑少女音。

    听这个话语,不会就是住的离她们最近的苏若雪师姐吧?

    空青想了想,陡然感受到一阵剧烈的炉火动荡。

    砰!

    寂静的夜里传来一声巨响,震得空青身下的浴桶都抖了抖,耳朵更是要聋了。在一片嗡嗡声里,空青听到传来巨响方向升起了一道破空之音,朝着隔壁的青竹小院飞去。

    没一会,青竹小院的门扉轻开,有人闪身走了进去,小心开口:“师姐,我的炉子炸完了,今夜……”

    哐当的打铁声没有止住,在这有节奏的声音里,空青听得黑鸢尾语气平常道:“无妨,炉子你拿。”

    “去吧。”

    “好。”少女点点头,取了炼丹炉之后,又轻轻飞回了自己的院落。

    耳尖地听完整个过程的空青,心头不禁在想:一个打铁造炉,一个炼丹炸炉,鸢尾师姐与若雪师姐,倒是绝配。

    正当她这么想的时候,风中的桂花香味中,掺杂着一股异常浓郁的血腥味,朝着她的寒松小院飘来。

    只听得吱呀一声,窗棂轻启,一个紫色的身影闪到了浴桶旁,带着浓郁的血腥味与淡淡的彼岸花香落在了空青身旁。

    纵使不能抬眸,空青也明白这是沐朝颜。

    果不其然,那个人在她浴桶边侧身微坐,伸手一只冰白的手托起她的下巴,强迫空青扭头看向她。

    四目相对,空青看清了沾满沐朝颜衣襟的鲜血,微微睁大了眼睛。

    只不过一天,这个人,又去和谁打架了?怎么又浑身是血的跑回来!

    似乎知道她所想,浑身浴血的剑修勾唇,挂起了一抹笑:“不是我的,路上遇到个不长眼的妖兽,被我斩了,来不及收拾。”

    空青静静地望着剑修冷淡的脸,面上没有什么表情。

    沐朝颜见她这幅不能动弹的模样,眼里含着一抹笑,语气极为揶揄:“被施了定身诀,鸢尾给你施的吧,想让我给你解开吗?”

    空青又回不了话,只能徒劳盯着她。沐朝颜明知道她的心思,却不管她,只又自顾自地说道:“啊,你肯定很想,不过这是你锻造筋骨的第一天,万一受不了疼痛,伤了自己总归是不好的。”

    空青整个人都呆滞了,她心想最痛的时候都过去了,现在这种她能忍住,倒是快给她解开定身诀啊,端坐一晚上可是很累的!

    纵然小花人无法控制自己的肌肉表情,可澄澈的眼眸却将她的心思表露无疑。

    沐朝颜落在她下巴上的手顺着空青精致的下颚线往下挪,寸寸划过她雪白纤细的脖颈,落在了她笔直的锁骨上,眼中笑意丝毫未减:“求我啊。”

    剑修这时而恶劣的性格在此刻显露无疑,空青知道她在逗自己,眼神一下就淡了下来。她定定地望着沐朝颜,眼里写满了“随便了,你爱解不解,不解拉倒”的麻木。

    沐朝颜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抬手捏了个诀,解开了空青的上半身禁锢,单手托着自己的下巴,倾身望着浴桶里的小花人,弯着眉眼道:“好了,说话吧。”

    上半身的禁锢一解开,空青只觉得自从头皮到口腔都麻了。她松了松口腔,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与不适,抬头瞥了沐朝颜一眼,不满地嘟囔:“早解开不就完了,大眼瞪小眼很好玩吗?”

    沐朝颜点点头,十分愉悦:“好玩啊。”

    空青叹了口气,微微蹙眉:“这有什么好玩的。”她仔细将沐朝颜打量了一番,神色犹豫,“宗主你……真的没有受伤吗?”

    沐朝颜摇摇头:“嗯哼,没有。”

    空青转眸,又小心翼翼地开口:“那……这是找我双修来了?”

    沐朝颜灵力微微一滞,她伸手屈指在空青额头上弹了一下,语气微嗔:“想什么呢,你这脑袋里只有这件事吗?”

    空青本来就饱受灵力折磨,被她这么一弹,只觉得全身灵力都往那个位置钻,刺得她浑身一凛。空青轻嘶了一口气,眼角沁出了一滴泪,十分不满地看向沐朝颜。

    沐朝颜望着少女含泪气鼓鼓望着自己的愤怒模样,有些心虚。她收回了手,悻悻道:“有这么疼吗?都气成河豚了。”

    沐朝颜只解开了空青锁骨以上的位置,双手仍旧无法动弹,空青想抬手抱头都做不到。她只好含着泪没好气地望着沐朝颜控诉:“你说呢,灵力在我身体窜了一晚上,我都觉得自己要被撕开几万次了。”

    “本来和你说话就很费劲了,你还打我,你还这么用力,我觉得自己像是被雷劈一样,很痛的。”

    小狐狸生气起来,又凶又可爱。沐朝颜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放缓了语气:“好了,下次不打你了。”

    沐朝颜顿了顿,还是不忘尝试替自己辩解:“其实,被雷劈也没有那么痛的。”

    空青人都麻了,含泪瞪了沐朝颜一眼,语气极为不悦:“宗主以为人人都是你吗?你天天打架,天天受伤,我见你四回,四回你身上有三次带着血。”

    “你是修真界大能,你不顾惜自己身体,你爱与人打架,你可以忍痛,但不代表我能忍。”

    空青越说越气,瞥了沐朝颜一眼,气鼓鼓地吐出了一句话:“我和宗主不一样,我很娇气的!”

    沐朝颜眨了眨眼,语气十分揶揄:“你被黑云豹抓的时候也没见你哭,寻常花人初次断骨都疼得睁不开眼,你还能对我凶巴巴的,这算哪门子娇气?”

    空青被她呛得哑口无言:“你……”

    她只好别开眼,气呼呼地不看沐朝颜,哼了一声说:“不,我很痛,痛的都没空和宗主说话了。宗主要是没事的话,就赶紧回去吧。”

    小花人侧着身,露出了藏在黑发下的莹白耳尖。沐朝颜望着她精致的侧脸线条,随心而动,伸手捏住了空青的雪□□嫩的耳朵。

    耳朵忽而一热,空青惊得猛然回头:“宗主又要做什么?”

    沐朝颜以指尖摩挲着空青莹润柔软的耳垂,唇边勾起了一抹笑:“没什么啊,只不过我记得自己好像答应过某个年轻人,说她要是能来道场,就指导她修炼。”

    “不知道这个年轻人,还记不记得。”

    空青微微蹙眉,疑惑地看向沐朝颜:“可小木长老不是说,宗门都是弟子带弟子吗?我也有鸢尾师姐指导了,宗主私下授课不会坏了规矩吗?”

    沐朝颜倾身,凑到空青面前,直视着空青的眼睛,坚定有力道:“我是宗主,我就是规矩。”

    空青稍稍后仰,挪开自己的脑袋,压着喜悦装得一脸无所谓道:“也是,反正你是宗主,私下授课,我只要不告诉别人,也就没什么……”

    空青说完还轻哼了一声,语气放软了一些,委委屈屈地控诉:“我还以为……你忘了这件事呢。”

    所以才会把她丢给鸢尾,揍了她一日。

    沐朝颜见她语气缓和了一点,这才松开了手,软着声音解释:“没忘呢。”

    “鸢尾是宗门里修炼最严苛的弟子,她淬炼筋骨的方式很出色。”沐朝颜顿了顿,迟疑了片刻才继续道,“若是我来亲自替你淬骨,教导你至练气,怕是没有鸢尾做得那么好。”

    空青不解,疑惑地望向沐朝颜:“为什么?宗主不是天下第一吗?鸢尾师姐,还会比你更加厉害嘛?”

    沐朝颜抬手,揉了揉她细软的发丝,语气轻柔:“不是天下第一,就适合做别人的师傅。空青,修炼中,存在一种巨大的认知阻碍。”

    “这种阻碍,是由高等修士的宽阔认知与低等修士的细微认知造成的。同样的术法运用,在高等修士看来有非常简洁有效的运行方式,可是当传达给低阶修士时,却要考虑到对方的认知面问题,去挑选一个与对方而言最合适的方式运行。”

    “故而往往练气之后,修士们都要博闻强识,去吸纳更多的法诀。”

    空青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若有所思道:“这就像人间私塾的老师授课一样,什么阶段就应该有什么样的老师?”

    沐朝颜点点头:“嗯,这么理解倒也没错。而筑基之后,便是你正式踏入仙门,到时候就能懂了。”

    空青颔首,若有所思的说了一个嗯字。

    她不气的时候,像只花栗鼠,乖顺又可爱,沐朝颜忍不住又揉了她一下。剑修的手往后挪,单手捏住空青的脖子,像是捏住猫的后颈,强迫她抬眸:“更重要的是呢……”

    空青对上剑修冷艳的容颜,眨了眨眼,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句:“更重要的是什么?”

    剑修微微一笑,伸手在她挺直的鼻梁上划了一下,轻轻道:“我舍不得把你打成这样。”

    沐朝颜不得不承认,昨日之后,她生了私念。就是这一缕私念,催生着她向来荒芜的紫府,开出了一株曼殊沙华。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入v啦,晚上十二点过后更新九千字。请大家多多留言。

    顺便这是下本预收,记得收藏一下:

    文名

    《掐光女主的烂桃花》

    末世第二十年年,易初带着异能,穿进了一本退婚流大女主小说。

    这本小说的女主苏清越,出身微寒,却天赋异禀。被剑宗长老收入山门后,九岁练气,十二岁筑基,十五岁结丹失败后,倒退回练气期,一直沉寂,止步不前。

    见苏清越无再起的可能,原先早早与她定下婚约的秦家大少爷秦朗攀上高枝后,前来退婚。

    而易初就穿成了那根高枝的女扮男装的旁系废物“表弟”。

    退婚当日,易初跟着女主未婚夫家族的人一起来到苏清越家,听到秦家一番施舍的言语羞辱后,出言将秦家一群吃软饭的人阴阳怪气了一番,好好提女主出了一口恶气。

    之后将自己储物袋里所有的东西都赠送给了苏清越,并殷切嘱咐:“苏姑娘好生修炼,人间情爱于漫漫修道旅途不过是件小事。”

    “潜龙在渊,我盼着苏姑娘有朝一日,一人一剑,碎裂苍穹。”

    说完之后,易初便洒脱离去,只等着女主崛起,打脸一群人,嗑瓜子看戏了。

    可谁成想,看着看着,这戏就不太对劲。

    ----

    小秘境里,苏清越一路过关斩将,钝的秘境法宝之后,把一大半灵药扔给了战圈外的易初:“易道友,修行路漫漫,且努力自强,你我共勉。”

    四境大会里中易初被人暗算,即将放弃咸鱼之际,苏清越一剑退敌,将她平安带出试炼大会……外加附赠一大堆的妖丹灵草……

    易初后知后觉,自己看戏看着,好像还给自己找了个金饭碗。不过怎么说……嘤,吃软饭的感觉真香。

    从此以后,她就过上了咸鱼软饭的生活。

    直到后来,苏清越被污勾连魔宗,被宗门处决之际,为报往日投喂之恩,易初手握异能,撕开人群,硬生生将苏清越送到了魔域……

    但这一送可了不得,可直接把自己送出去了。

    一夜过后,易初决定,无论是魔域的王,还是正道的大剑修,又或者是妖界的小狐狸,来一个掐一个,来两个掐一双!

    无论是哪个妖艳贱货,都别想从她手里把苏清越抢回去。

    ----

    本想报恩的苏清越,原本以为自己养了多年的人是个小懒猫,谁知道最后却成了比魔域之王还要恐怖的大豹子。

    (来一个某点味道的大女主纯正爽文,嘻嘻嘻嘻嘻嘻,作为调剂品,写完合欢宗就开这本!!重点是,爽就完事!全程开挂,一路都是金手指!)

    感谢在2021-12-09 18:14:31~2021-12-11 13:34: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豆腐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nach 218瓶;栈 50瓶;顾客好几还没、ear 10瓶;27073735 3瓶;31608193 2瓶;是小茗不是小名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