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修罗场攻略指南 > 第17章 十四 第(1/1)分页

第17章 十四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比起第一次意识混沌时的懵懵懂懂,沐朝颜作为修士,十分直观地感受到了与花人双修带来的好处。

    已臻渡劫的修炼大能,其吸纳灵气与运转功法的效率是世间所有修士不可匹敌的。可是身为花人的空青,却能凭借着强大的体质,在她的掌控之下,跟上她吸纳灵气的速度。

    除开双修时直接通过空青的身躯从外界灌输到沐朝颜身体的灵气,沐朝颜还可以从积攒在空青“灵园”的灵气中吸纳同等的灵气。

    一趟双修下来,就相当于三个渡劫期大能同时修炼,并且将所得灵气灌注进沐朝颜的紫府。

    那雷劫之下被摧毁得一片焦黑,烈火沸腾的紫府,在这春雨般灵气的灌溉里,熄灭了一角的火焰。修士神识所处的世界,阴霾被驱散了一角,浓烟褪去,露出了在雷霆之下焦黑龟裂的大地。

    灵雨降落,滋润了干涸焦黑的大地,如烟的绿草逐渐在这丰沛的雨水中冒出毛茸茸的嫩芽。

    没一会,一片三丈大小的嫩绿色草地出现在沐朝颜的紫府小天地中。春风袭来,沁人心脾。

    沐朝颜专心地汲取着从空青身体传导过来的灵气,一波又一波,让灵气在紫府中凝实,催发了一片茵茵草地。

    一个身躯正常,灵力运转顺畅的修士,可以根据神念随意更改自己紫府内小天地的景色。沐朝颜思绪澎湃之下,没有控制好力道,一不小心吸得多了。

    那磅礴的灵力如大雨一般滂沱降落在绿茵上,过了一会就有一小株曼殊沙华从青草间探出了细长的花瓣,在灵雨间蓬勃地生长。

    这无疑是一次美妙的修行之旅,紫府沉郁的雷霆气息被灵雨化开,连带着沐朝颜雷劫过后沉重的神识也清明了些许。

    灵力沉浮间,识海翻涌,沐朝颜立在识海中央的神识隐约看到了一些画面:在稀疏的阳光下,碧蓝的草地间,她躺在一个身穿红衣的女人身下,敞开了法衣……

    沐朝颜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能抬手,用力地抓着她雪白纤细的双肩,咬着唇瓣羞耻地躲进对方怀里,躲开灿烂明媚的阳光,躲开缠绵多情的风,躲开暧昧俯瞰的流云,躲到了对方细致温柔的吻中。

    错乱的画面里,沐朝颜拾取着零散的记忆碎片,极力想看清对方的脸。可是每当翻到女人正面时,那些碎片尽数消散,又一次湮灭在她的记忆长河中。

    是谁?

    长什么样子?

    什么时候的事情?

    是……未曾经历问心之前的事情吗?一个女人……曾与她有过什么样的事情?她现在在哪了?

    沐朝颜忽然感到一阵心慌意乱,原本梳理得极为顺畅的灵力,一瞬变得狂乱。

    “嘶……宗主……”

    躺在她身下的花人伸手,咬着唇抖着身体推开沐朝颜的肩膀,颤抖着声音抗议:“要……抽干了……”

    沐朝颜的神识在这声轻吟中归位,连忙低头去看下方的空青。却见那个被她锁在怀里的小花人瑟缩着单薄的肩膀,白着一张脸,蹙着细细的长眉,露出在痛苦中饱受折磨的神情。

    沐朝颜连忙松开了点,放缓了吸取灵气的速度,红着耳尖靠在空青耳畔轻声说:“抱歉……”

    “我……”

    灵力流逝的速度变缓,减少了空青躯体的负担。空青深吸了一口气,两手搂着沐朝颜窈窕纤细的腰肢,仰头望着她,颇有些埋怨:“宗主……我知道我很好用……”

    “但是你修行那么厉害,功法运转又那么快,我会被你榨干的。”

    “你要是把我灵园吸干了,就有些得不偿失了。你不要那么着急,一次不够,我们攒攒,多做几次……”

    花人空青对自己作为炉鼎的身份十分有认同感,说起这件事来,一点也没有羞涩之意,反而头头是道。

    沐朝颜实在是听不下去,两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垂首吻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唇,将自己灵力渡了过去。

    肌肤相触的亲密模糊了空青的感官,空青尝着满口的清甜,不由自主地抬手,抚摸上沐朝颜在月光下如蝴蝶般振翅欲飞的漂亮琵琶骨,脑袋又开始晕乎乎。

    沐朝颜吻着她,身子后倾,拉着她压在自己身上,抬手抱住了小花人的双肩,咬着她耳朵细细道:“别说话,专心点。”

    空青心想自己挺专心的,灵力运转也很正常。就是沐朝颜不怎么专心,灵力运转时快时缓,弄得她好生难受。

    可是空青没有反驳对方,毕竟沐朝颜难得配合,她也尽心尽责地修炼了下去。

    东方曙白之际,空青未成熟的花人身躯总算撑不住沐朝颜对灵气的索取,结束了这场修行。

    沐朝颜重新穿好法衣,用红色的法袍将空青裹好,抱着她从月桂树冠下一跃而下,缓步走进了一旁的院落。

    她打开主卧的门,将空青放在了床榻上,坐在床边低头去看她:“辰时你师姐才会来找你,你还可以再睡一个时辰,睡吧。”

    空青躺在床上,像只蝉蛹一样被裹在法袍里,只露出漆黑的两只眼,直勾勾地看向沐朝颜:“我不困,宗主好点了吗?”

    沐朝颜点了点头,面上没有什么表情:“托你的福,好多了。”

    空青歪着脑袋想了想,一派天真道:“那行吧,那你觉得还是不能好,就再来找我吧。”

    沐朝颜见她这幅完全无所谓的模样,心口微窒。她压下翻涌的情绪,微微勾唇,颇有些调侃地说:“还来啊,你不怕我把你吸干吗?”

    空青犹豫地看了沐朝颜一眼,眼神特别无辜:“宗主不是没有把我吸干吗?那我还是比较相信宗主有分寸的,对吧。”

    沐朝颜一时哑然,倒是不好再说什么了。

    热意从心口升起,烫得她脸颊似乎都发红了。沐朝颜视线游移,好一会才落在小花人人畜无害的脸上,点了点头,说:“嗯。”

    她说完起身,对着空青说道:“好了,你在宗内要好好修炼,我还有事……”

    空青偏头看着修士单薄纤细的挺拔背影,伸出手一把拉住了她的衣角。沐朝颜察觉到她的动作,连忙扭头看了过来,问:“怎么了?”

    空青眨了眨眼,好奇地问:“是很重要的事情吗?”

    沐朝颜愣了片刻,抿唇道:“也不是很重要的事。”

    空青弯着眉眼笑了起来,她拉着沐朝颜的衣角,撒着娇提了一个不算过分的要求:“那宗主再陪我一会吧,顺便再摸摸我的脑袋。”

    “上一回你摸我的时候,我觉得好安心啊。”

    剑修的心忽地就软了,她看着小花人无辜又可爱的脸,点了点头说:“好。”

    不带一丝犹豫,沐朝颜重新坐回了床榻。她伸出手,落在了空青的发顶上,轻轻揉了起来:“睡吧,我陪你。”

    修士落在发顶的揉动很有规律,让空青有种自己是被母豹子抱在怀中舔舐的幼崽的感觉。安心与舒适一下捕获了空青的所有感官,没一会她就合起眼,颤着纤长的睫毛,陷入了睡梦中。

    床榻上的人呼吸声渐稳,睡得极为深沉。沐朝颜放松了身体坐在床边,单手撑住自己的下巴,另一只纤长白皙的手穿梭在空青黑发间,微微撩动着她的发丝,眼里含着一抹笑:“没心没肺的,睡得倒是快,小猫一样……”

    心性纯粹,思想澈明,悟性也高,是个绝佳修炼苗子。也足够果决,坚韧,如果能维持本性,刻苦修炼,假以时日,一定会成为五洲之内很厉害的修真之才。

    只是……

    沐朝颜微微蹙眉,不知怎么地就想到了之前所浮现出来的记忆碎片。

    她抚摸着空青柔软的发丝,颇有些心不在焉地想,若是她以前真的与人有过类似的经历,那也就意味着,她可能有过道侣?

    不过修道百年,偶尔有过一段情缘对于她这样的修士来说很正常。丹宗就有位修士,知己红颜遍天下,其人经历,乃是修真界难得的风流韵事。

    只不过,她既然都记得一个丹宗修士的桃色绯闻,为何却想不起一个与自己共度春宵的女人的模样?

    是想不起来,还是有人……或者是她自己,故意把那个人的容貌抹掉了?

    为什么要清掉这部分的记忆,是因为过于不堪了吗?

    沐朝颜思索了一阵,但都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她叹了一口气,收回了自己的手,在心里做了一个决断:随心就好。

    记不得的事情,忘掉也罢。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都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现下她要做的,便是尽快恢复实力,壮大合欢宗才行。

    至于七情六欲,斩不断就不斩,顺其自然,不要过于纵容,大道可成。

    沐朝颜深吸了一口气,将神识中翻涌的情绪缓缓平息。她起身,不再去看空青的脸,转身朝门外走去。

    沐朝颜身形一闪,霎时间穿出寒松小院,从乳白色的浓厚云海飘出,来到了云海中央微微探出苍翠之色的一座峰尖之上。

    她腾云缓缓落在建造在峰尖上的执事堂大殿中,候在此殿花人便从置物的柜台后推着轮椅缓缓走了出来。

    身穿白衣身形清瘦的女修推着轮椅,来到沐朝颜面前,微微躬身行礼:“见过宗主。”

    沐朝颜颔首,算是回礼。她从手上取下一枚纳戒,对女修道:“花川,这是我这两日在南洲采购的一些材料,除了药草还有诸多炼器用材,你放到宗门内库中,让弟子们登记备用。”

    花川接过纳戒,神色恭敬:“是。”

    沐朝颜顿了顿,接着说道:“拟一份已经筑基的弟子名单给我,此后每隔三日,我会在青鸾峰的大殿上,为她们统一授课,指点她们剑法与修为。”

    “并且每两个月的初一,我会带一批弟子外出七日去斩杀妖兽。”

    沐朝颜说得平淡,却如一记惊雷在花川胸腔中炸响。花川抬眸,惊讶地看向沐朝颜:“宗主?”

    沐朝颜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只十分平静道:“一年之内,我要合欢宗的弟子,能够再次出现在世人眼中。”

    “温室里的花养得再好,终究还是要经历风雨的。我希望有朝一日,合欢宗的每一名弟子,就算没有我的庇护,也能独当一面。”

    就像空青一样。

    沐朝颜说完,抬眸望向了天际。只见大殿上方的圆形天井处,一抹橘红色的晨光擦着浓厚的白云,照了进来。

    沐朝颜望着这一缕光,淡淡开口:“花川,难道你不想再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吗?”

    这些花人,就和空青一样,生来就属于外面的世界,而不应该只呆在这里。当初封禁山门,实属无奈之举。

    只是这次渡劫之后,沐朝颜明白了一个道理:她若身死,这些花人也难以独活。

    将这些花人困在此地,养在温室里绝非她本意。饶是记不得自己此前的打算,可沐朝颜也明白,她应该担起一宗之主的责任了。

    花川握住了沐朝颜手中的纳戒,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激动,极为克制地躬身又行了一礼,低低道:“是,宗主。”

    “嗯,那你制定一个章程吧。”沐朝颜说完,一甩衣袖,淡淡说,“我这几日再去南洲一趟,取回足够的灵石……”

    花川见她要走,连忙将她唤住:“宗主且慢。”

    沐朝颜回头,有些不解:“你还有什么事吗?”

    花川握着纳戒,十分纠结地开口:“宗主几日前渡劫之后,伤势一直未痊愈。昨日回来,师妹们都嗅到了血腥味,故而对宗主的身体十分担忧。”

    “惊雷木与万年冰石虽说可消解雷劫之力,治愈宗主的伤势,只是进程过于缓慢。若是宗主不介意,不如换种方式疗伤如何?”

    沐朝颜歪了歪脑袋,虚心求教:“什么方式?”

    花川抬眸望向沐朝颜,眼神极为坚定道:“与花人双修。”

    双修?

    沐朝颜脑海里闪过了空青的脸,她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坚固的剑心都要四分五裂了。

    沐朝颜深吸了一口气,极为克制道:“不可。”

    沐朝颜思绪复杂,努力平息了一会才冷静开口,皱着眉头十分严肃道:“记住,以后对你们没有益处的事情,不许做。”

    “什么时候能运转灵力反汲取修士的灵力,合欢宗修士再去与人双修。”

    啊,烦死了,这些小花人,一个两个的……

    沐朝颜从纳戒中取出一枚铁剑,跳在了上方,乘风而去:“我去南洲一趟,你叮嘱宗门弟子好好修炼。三日后,将她们召集大殿中,等我授课。”

    她不再看殿中的花人,迎着烈烈晨风,眨眼间消失在了浓云深处。

    花川坐在轮椅上,仰头遥望着沐朝颜消失的身影,长舒了一口气,放松了身体靠在椅背上。

    果然,她们宗主是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也不屑于做这样的事。

    花川沉思了片刻,不由得想到了昔年还困在力宗时的传闻:剑宗弟子专修无情道,看似心如磐石,实则最为痴情。

    不动则已,剑心一动,天翻地覆。

    传说她们宗主先前就动过一次剑心,闹得天下大乱。不过就那么一次,剑断人亡,心死人毁,只余她一人在这世间,茕茕孑立。

    所以她们宗主的这颗剑心,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再动了。

    作者有话要说:空青:我看她动得挺快的,我都要被榨干了!

    (剑修时期的沐朝颜,一个冷酷无情的傻白甜,哈哈哈哈哈哈哈……)

    请大家多多评论,抽评论区三十个小天使赠送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