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修罗场攻略指南 > 第16章 十三 第(1/1)分页

第16章 十三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空青这话说得没头没脑,惊得沐朝颜体内灵力凝滞了起来。剑修只觉得心口发闷,甜腥之气涌上喉头,呛得她开始咳嗽。

    “咳咳咳……”

    月下的剑修抬手掩唇,抖着单薄的身躯,在星星点点的桂花树冠上,咳得宛若一枚在秋风中打旋的叶子,摇摇欲坠。

    空青一下变得紧张了起来,着急又关切地问:“宗主……宗主……你没事吧宗主?”

    沐朝颜扶着胸口,掩唇的手心处咳的满掌都是血沫。她一边咳着,一边抬手,使了一个御风诀。一阵风从空青脚下升起,在她的惊讶声中,飞旋着把她送到了月桂树冠上。

    风卷着空青轻轻落在了如云般柔软的树冠上,让她跪坐在了沐朝颜身前。

    明月中央的剑修散着一头银发,掩唇剧烈地咳嗽着,修长的身躯仿若狂风中无法停歇的秋蝶。浓郁的血腥味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空青跪在她身前,犹豫了片刻才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脊,小心而关切地把目光落在沐朝颜无暇的侧脸上,尝试用自己的方式安抚对方。

    或许是剑修咳得太吓人,空青又想起她先前说自己“聒噪”,从始至终都不敢出声。

    过了好一会,沐朝颜体内激荡的灵气才逐渐平缓,咳声也没有那么厉害了。她放下了掩唇的手,勉强自己坐直身体,抬眸去看身侧的小花人。

    沐朝颜见她那双小鹿般无辜的眼睛里,漾着关切的光,心头微颤。

    沐朝颜平复着呼吸,抿唇片刻,才缓缓开口:“无事,不是什么重伤。”

    即使不用问沐朝颜也知道,空青肯定是以为她身受重伤了,才会说出那句“要不要双修”的话。

    空青眨了眨眼,十分惶惑道:“可是你吐血了哎……身上的血腥味也好重。”

    沐朝颜勉力维持着平静的语气,淡淡道:“我一年四季都在吐血,这很正常。”

    浓郁桂花间,剑修那泛着甜意的血腥味格外显眼。尤其是距离近了之后,空青的注意力越发被这味道勾了去。

    嗅到香甜血味的“半妖”忍不住伸手,将剑修染着血沫的手拉起来,仔细端详了一番道:“这怎么能算正常呢,宗主又出去和人打架了吗?”

    或许是受本能的影响,空青看着沐朝颜掌心的血沫,神情逐渐恍惚:“啊,宗主的血果然好甜啊……”

    她喃喃低语着,垂首将自己的脸埋进沐朝颜的掌心里,伸出舌尖在沐朝颜染血的掌心舔了一下。

    温热的舌尖舔舐过掌心,带来酥酥麻麻的触感。沐朝颜没有抽出手,只是垂眸望着空青黑亮的发顶,意识飘远到了昨夜里在南洲丛林处,想到了那只潜藏在暗处不断穿梭在林间的黑色狞猫。

    狞猫一身黑亮的毛发,在黑夜里泛着光的琥珀色的澄澈眼瞳,躲藏在幽丛中,在察觉到猎物的异动时,一跃而出,将其扑到在下方。它的体态轻盈,身躯矫健,身上的每一寸肌肉都充满了爆发感。

    沐朝颜坐在树冠上,在等候那只大乘期夜枭经过时,望着树底下捕猎的狞猫,脑海里不断回想起几日前那个明亮的月色下,在泛着银光的雪地上,于满丛曼殊沙发间躬身将她压在身下的少女。

    也是这么矫健,美丽,又充满野性。

    尤其是那日在林间,她袭杀三品黑云豹的时候,更加的漂亮。

    沐朝颜想着想着,不由得抬起另一只手,轻轻地落在空青的发顶上。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在她脑海中升起:如此精致的人,如此柔软的长发,再有一对猫耳朵会更好看。

    温热的掌心贴在头顶上时,空青只觉得一种令人安心的熨帖之感油然而生。她细细地舔过沐朝颜掌心的血沫,仰头朝她看去,小鹿般的双眼透着湿润的雾气。

    沐朝颜垂眸,看着她湿漉漉的大眼睛,向来冷淡的双眼含着一丝温柔的水意:“小妖,我的血好喝吗?”

    在修真界中,修行越高的修士,其血肉对于妖兽来说是难以拒绝的大补之物。反过来说,高阶妖兽血肉对于修士也是一样的。

    空青是个花人,花人又算是半妖,会被她的鲜血吸引一点也不奇怪。

    空青点点头,十分诚挚地看向沐朝颜:“好喝的。”

    她小猫一样拉着沐朝颜的手,用头顶蹭了蹭沐朝颜另一手的掌心,问她:“宗主现在觉得好些了吗?”

    沐朝颜莞尔,又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回答:“哪有这么快,还是需要些时日……”

    空青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那这样的话,我们来双修吧。”

    沐朝颜愣了片刻,略有些诧异地看向身前的空青:“你不是不想做这种事吗?”

    空青歪了歪脑袋,一脸天真地回答:“和别人的话,当然是不想的。可宗主不是说,从别人那里得到了什么贵重之物,就一定要还礼吗?”

    “我在合欢宗,得了宗主的庇护,刚刚又喝了宗主的血,那么为了报答宗主,和你双修疗伤是很有必要的。”

    小花人自有一套逻辑与说辞,她没有追问沐朝颜为何又受伤,这两天又去做了什么。只是见不得她伤重,故而十分积极道:“如果宗主不排斥,我们像前几天那样,做吧。”

    与剑宗所有修无情道的剑修不同,很久之前,在元婴巅峰历经问心劫时,沐朝颜就改修有情道了。

    所谓的有情道,则是遍历七情六欲,从红尘超脱,得证大道。

    可修士要从七情六欲中顿悟是十分困难的事情,若沐朝颜能像此前修无情道那般一直维持剑心不动,或许早就能飞升成功。可正是因为她修的是有情道,飞升成了难上加难的事情。

    不过纵然修了有情道,也不意味着沐朝颜会随意与人结合。在她模糊的记忆里,即使身中诅咒,会经历花人的“花开期”,她都未曾与人共赴巫山。

    唯有眼前这个小花人,在阴差阳错之下,与她有了一夜情缘。

    向来剑心如冰的修士,在空青如小鹿般柔软的眼神里,裂开了一道缝隙。软绵的春风从缝中吹开了万年不化的冰湖,于是春水微漾,欲念横生。

    沐朝颜落在空青发上的手沿着少女精致的侧脸轮廓往下挪,轻轻贴在了她的脸颊上。她单手捧着少女柔软的面颊,压制着胸中不断翻滚的灵力,沉默片刻。

    好一会,沐朝颜才深吸一口气,十分郑重地说:“你……第一次我们都是意外,可是接下来的话……你这样做,就意味着你还是选择做了我的炉鼎,屈服于自己的花人身份。”

    “你……是心甘情愿的吗?”

    比起坦荡诚挚的小花人来说,修行了上百年的剑修此刻反而显得异常扭捏与纠结。

    空青将目光落在她殷红的唇瓣上,思索了片刻才回答:“宗主你这话有些奇怪,难道我不承认我就不是花人吗?”

    “我是花人,就意味着我天生就存在着能够与人双修增加对方修为或者替人疗伤的能力。如果一个和我关系很好的修士,倒在我面前,重伤快要死了。”

    “只要我双修就能将她救回来,我就不会吝啬于自己的身体,不去发挥自己的才能,让她眼睁睁地死在我面前。”

    月色明亮,映照在小花人的眼瞳中,闪烁着清澈深邃的光。空青直视着沐朝颜,十分认真地说:“天地生养万物,给予每一种物种不同的天赋,花人也是如此。”

    “我修炼,是不想成为别人的炉鼎,成为别人的工具或者傀儡,但不意味着我会排斥自己的身份,对弱小濒危的生命袖手旁观。”

    “如今宗主是我们宗门上下的庇护,却渡劫重伤,迟迟未愈,能够双修让你好过一点,我当然义不容辞。”

    空青说得大义凌然,似乎下一刻就要为了合欢宗献身。沐朝颜看着她不谙世事一派天真的模样,只觉得心火在烧。

    她捧着空青的脸,轻轻咬着唇瓣,纠结片刻后才开口:“你倒是很有大义。”

    空青弯着眉眼,十分自得道:“当然,我目光长远,又有自知之明,是很有责任与大局观的。”

    小花人很开心,甚至想和沐朝颜说你以后一定要多栽培栽培我这样有觉悟的宗门弟子。

    沐朝颜微微蹙眉,有些犹豫地开口:“如果……我是说……现在就有一个陌生修士倒在你面前,只要你重伤就能救她,你会不会……”

    她说的断断续续,空青便明白她的意思,十分洒脱地接话:“那得看那个陌生修士是男是女,长得好不好看,修为如何,对修真界有什么贡献……”

    小花人叭叭叭地说了一串话,沐朝颜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如果是值得救的人,她一定会救。

    这个念头一起,莫名的怒气在沐朝颜识海中掀起惊涛海浪。心火骤起,沐朝颜一挥袖子,单手扣住花人纤细的腰肢,将她一把拥入怀中。

    空青惊呼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剑修冰凉的唇瓣堵住了唇舌。

    “唔……”

    如水的月光里,纤瘦的花人被剑修抱在怀中,霸道地剥夺了呼吸。

    空青瞪大了眼睛,感受着在口腔灵活探寻的舌尖,口鼻之间全是诱人的花香味。

    风从身边经过时,吹散了剑修身上淡淡的曼殊沙华香味。空青尝到了甜头,反客为主,搂住了剑修盈盈一握的腰身,稍稍用力,将她压在了身下。

    华丽的紫色法袍在月桂树冠上荡开,衬得剑修那张冷清的脸越发高贵疏离。空青坐在剑修身上,舔了舔舌尖,回味着她唇齿间诱人的鲜血,在月光中俯身,湿漉漉地望着剑修问:“这一回,宗主想怎么做?”

    沐朝颜抬手,单手抚摸着空青的面颊,向来冷冽的眼眸氤氲着迷离的雾色。她仰头,在夜雾之中勾起了指尖,轻轻道:“昔年……在西洲,我得了一本魔宗改良过的双修功法,我们试试?”

    “好。”

    沐朝颜勾唇,指尖微动,一阵灵气在空青四周环绕,刺激着她的身体发生了细微的改变。

    毛茸茸的耳尖从她的头顶生出,一条纤长的尾巴也从她臀部探出了脑袋,就连那张已经愈合伤口变得完美无瑕的脸,也在月色中长出了绒毛。

    痒……很痒……身体到处都很痒……

    空青低头,看向自己不知何时化作豹子前爪一样的手,满眼诧异:“豹子?”

    沐朝颜笑了一下,光洁的身躯从宽大繁琐的法袍中挣脱而出,倾身压倒了已经化作“猫女”的空青,如同北境窈窕的雪妖一般,将这小小的花人压在身下。

    她伸手,点了点空青新变化出来的鼻尖,轻轻摩挲着她脸上的绒毛,清清冷冷道:“是猫。”

    剑修轻轻开口,直起身,浑身沐浴在光中,全然释放了自己灵力,开启了一座无形的屏障后俯身,坐在了空青身上。

    “啊……”

    只一瞬,浩荡的灵力从四面而来,团团围住了月桂树冠的两人,形成了一道道厚重的灵力巨茧。

    汹涌磅礴的灵力中央,月桂花翻涌,与鲜艳的曼殊沙华浸染了下方的桔梗。沐朝颜的神识进入空青的灵园,撬动着她的灵气,最后以某种方式联结,汹涌地灌进了她残破的紫府。

    就这样,西海之水,灌注到了东海里。剑修枯竭荒芜的紫府得到了满满的浸润,开始催动着功法,一丝一丝地修复起她破损的紫府。

    作者有话要说:谁说宗主不会玩的,我看她挺会的。

    害——这文写的好快乐。

    (快入v啦!)感谢在2021-12-04 14:21:48~2021-12-06 10:33: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不动、迷上百合文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チョウニマ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璟祁、aaron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憨憨小顾 132瓶;扬灵 25瓶;一木 20瓶;叶寒思 10瓶;31608193、yuniia 5瓶;卡夫卡的下午茶 3瓶;沧笙踏歌、深巷古猫、凉拌黄瓜不要黄瓜、小华子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