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修罗场攻略指南 > 第6章 六 第(1/1)分页

第6章 六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拂晓的第一缕阳光从雪峰之间探了出来,璀璨的金光照在雪山顶上,映得一片金光闪烁。那金光在雪峰的折射下,向四周漾开,映在这一片比鲜血还红的彼岸花海上,无比灿烂。

    沐朝颜垂眸,望着跪在花海间满目真诚望着自己的少女,混乱的识海捕捉到了一点细碎的记忆。

    不知道是谁,不知道是何年月,也不知道是哪个地方,似乎也有这么一个人和她说过:“若我是个人,我也自当和道君这般一人一剑,与天地争斗,不死不休。”

    “哪怕是个妖兽,我也愿意争上一争。”

    “只是很可惜,我连个妖兽都不是。”

    沐朝颜怔忪了片刻,好一会才开口,对空青说:“我不收弟子,也不缺弟子。”

    “但……我缺一个炉鼎。”

    沐朝颜顿了顿,犹豫了片刻才继续说:“你愿意做我的炉鼎吗?作为交换,我可以教你修炼。”

    这是空青意料之外的回答,空青猛地抬头,一脸惊讶地看着沐朝颜:“炉鼎的意思是,要一直和你做那样的事情吗?”

    沐朝颜顿了顿,斟酌了片刻才回答:“并不是……合欢宗的修士,大多是花人。花人体质特殊,经脉与紫府与大多修士不同,但她们吸收灵气的速度是其他修士的上千倍,若是经过特殊的功法修炼,花人强健身体之后,便可以将体内的灵气导出来……”

    “在修真界中,以灵气锻造灵宝材料与各类灵丹的药材,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花人体质卓越,一般花人的身躯都比金丹修士还要强悍,所以可以接受高强度的锻造……”

    “如今合欢宗是以炼器炼丹为主,你要是想修炼的话,则需要加倍刻苦。而且要是作我的炉鼎……修炼会比其他花人更加艰辛。”

    沐朝颜话音刚落,空青便立马说道:“我愿意!”

    空青仰头,一脸兴奋地望着沐朝颜,十分激动地说:“我不怕苦,我只怕我在这世间白来一遭。”

    “如果上天让我生来就要成为炉鼎,成为别人修炼的工具,那么我便要去抗争这不公的命运。”

    “我要去看南洲深处的无尽深渊,看东洲尽头的归墟之海,看西洲金沙上空的海市蜃楼,东洲的仙人之岛……我要去好多好多的地方,吃好多好多的东西,要仗剑走天涯!”

    沐朝颜垂眸望着跪在身前的小花人,心念微动,一种莫名的情绪从她胸腔中涌了出来。

    自前些日子渡劫之后,许多事情她都不记得了。

    比如修行百来年,究竟有谁如昨夜的空青一般与她共度良宵。

    可有些事,她却还记得十分清楚。自踏入修真一途,沐朝颜便明白,此路漫漫,无人同行。唯有一人一剑,炼己炼心,方能一窥大道。

    正因如此,十五年前,她才会提着命剑叛出剑宗,杀光了魔宗上下后,直捣合欢宗,在修为登顶渡劫期时,借着雷劫之力,灭杀了那朵被囚禁的异界之花,断绝了此界修士的修炼捷径,成为众矢之的。

    她以霹雳手段,阻止修士采补花人十数年。原以为她之前的雷霆做派,足够让这些心术不正的修士老实了。可此番渡劫失败,却让她又一次看清一个事实:这世道还多的是想走捷径之人。

    珍宝阁那些拿着一堆灵石就想买到修为的修士,竟然还不如他们眼中连妖兽都不如的工具炉鼎,真是可笑。

    沐朝颜稍稍整理了自己起伏的思绪,从纳戒中召出一柄黑漆漆的铁剑,身形一跃,踩在了上方。

    她俯身,朝空青伸出了手,语气没有此前那么冷淡:“上来吧,我带你回春山。”

    空青骤然抬眸,望着沐朝颜脸上满是惊喜:“道君!”

    沐朝颜弯唇,向来淡漠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浅笑,淡淡道:“你应该唤我宗主了。”

    “好咧宗主!”

    空青适应得相当快,将手搭在沐朝颜手上,跳上了漆黑的铁剑。

    沐朝颜见她站好之后,在她身上加了一层隔风屏障,意念一动,脚下的铁剑便顺风如流星一般冲向了天际。

    脚下速度一快,空青身子吓得整个往后倾,眼明手快地抱住了沐朝颜的腰,惊呼道:“宗主……啊啊啊啊啊啊……太快了!”

    腰上陡然一紧,沐朝颜本就难以为继的神识一下就乱了。她神识一乱,脚下的长剑也跟着抖了几抖,吓得空青手忙脚乱地将她扣在怀里,越发像个无措的孩子一样抱紧她。

    少女炙热的身躯贴在后背上,若是雷劫之前,沐朝颜的剑心绝对巍然不动。可不知道是不是渡劫失败神识崩碎,又或者是昨夜那场乱七八糟的花开,让沐朝颜向来如万年冰心般坚固的心裂开了一道缝。

    那缝中,便是剑修绝对不能多生的七情六欲,是心魔。

    就如此时,她清晰地感受到少女紧贴在身上的体温,透过单薄衣料传过来的心跳声,以及洒落在耳畔的呼吸声……

    这些东西交织在一起,勾出了她心底那一丝熟悉又缅怀的感觉,搅得她向来清明的剑心越发乱。

    沐朝颜并未想太多,只是将这些思绪归咎为她甚少与人接触,乍然经历过一番欢喜,剑心难免波动。

    她在心中默念了两遍的清心诀,压下稍乱的思绪后,放缓了御剑的速度:“无妨,我在剑上,摔不了你。”

    沐朝颜顿了顿,稍显冷淡道:“你……放开我。”

    冷冽的寒风在脚下不断远去,从耳边擦过时,呼啸作响。空青紧紧扒在沐朝颜身上,埋在她脖颈的脸微微抬起,稍稍睁开了一只眼,战战兢兢地开口:“真的不会把我摔了?”

    沐朝颜想把她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拿开,可又觉得有些不妥,只好点点头应道:“嗯,不会。”

    “真的?”空青睁开了眼,探头去看沐朝颜的神情,双眼亮晶晶的:“像昨天那样坠剑的事情,一点也不会发生的吗?”

    少女的眼睛又黑又亮,在朝阳的映照下透着琥珀色澄净的光。沐朝颜望着她的眼睛,复杂的思绪再次绵绵密密地缠住了她的心脏。

    她微微侧头,躲开了少女的视线,淡漠开口:“昨日之事,是个意外。”

    空青不以为然,撇了撇嘴说:“我倒是不这么觉得,宗主你几天前不是渡劫失败了嘛。昨天坠剑后,你还浑身是血,让我烧了之后才止住血……我瞧你伤得挺重的……”

    “虽然我还没有修炼,但我听人说过,修士渡劫失败后,轻则重伤堕境,重则灰飞烟灭……”

    “你昨天连十五只筑基期的雉雷鸟都打不过,看来是重伤到无法自如运转灵力了。你又没有吃药疗伤,总不能说双修一夜就能活蹦乱跳了吧。”

    “我们花人又不是真的大罗金仙,和人睡一睡就能让人全好了。”

    可能是第一次做人,空青并没有和人交谈过,所以一说起话来便滔滔不绝,格外聒噪。

    她圈着沐朝颜,心神已经不在令人恐怖的万米高空之上,反而越说越起劲:“啊,要不还是先找个灵气浓郁的洞天福地,修养一阵后,我们再回春山吧。昨天你砸了人家万器宗的场子,说不定今天万器宗的长老就找上门来和你打架呢。”

    似乎已经预料到回到春山所见的场面,作为合欢宗的入门新弟子,空青开始殷切地规划:“你现在重伤,肯定没有昨天厉害。万一人家找上门来,我们打不过,传出去对合欢宗不好。”

    “不如躲一躲,养精蓄锐如何啊?”

    “你要是觉得双修有效果呢,我还可以牺牲一下自己,像昨夜一样勉强陪您疗疗伤……”

    这小小的花人不知天高地厚,也不懂人情世故,自以为对方救了自己,又有了一夜的交情,两人也算得上是朋友了,所以开始积极地为一宗之主出谋划策。

    起先沐朝颜还能忍她,只是听她又提起昨夜的事,一股燥意就从胸中冒了出来。沐朝颜念了十遍清心诀,并未压住嗔火,忍不住开口斥了一句:“闭嘴!”

    空青被凶了一句,颇为无辜地眨了眨眼,只觉得十分莫名:“宗主你怎么那么凶,我在关心你的身体。”

    “万一你旧伤复发,我们坠剑事小,合欢宗没有脸面事大啊。”

    空青这具皮囊生的年幼,容貌看起来也是一团精致的淘气。沐朝颜扭头一看她的脸,只觉得挤满胸口的那些狂躁之意都降了下去。

    比铁剑还要冷硬坚固的剑修,望着少女水汪汪的眼眸,在脑海中斟酌了几遍措辞,好一会才开口:“不会坠剑的。”

    “这次一定不会了。”

    那场飞升天劫,虽搅碎了沐朝颜的神识与紫府,却没有使得她堕境,如今她仍旧是五洲唯一的渡劫境大能。

    只是紫府破碎,神识紊乱,使得她无法如常运行灵力,使用大部分变幻万千的剑诀与术法。可是昨夜与空青的了“灵园”交汇之后,她崩塌的紫府修复了千分之一。

    仅仅是千分之一,也足够她抵御一般的元婴修士。更不要说御剑飞行这种筑基期巅峰都能做到的事情。

    所以这一次 ,她有十分的把握将空青安全地带回春山。

    她说的笃定,空青却仍旧有些不放心:“真的吗?”

    未免自己剑心再动,沐朝颜别开眼,十分冷漠地开口:“如果你再多说一句,我现在就把你扔下去,你也别想去春山了。”

    啊,这少女,简直是烦死了!

    空青倒吸了一口凉气,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只露出两只大眼睛无辜的看向沐朝颜,拼命地朝对方眨眼,仿佛在说“好的我立马闭嘴,绝对不多说一句。”

    可当她真的这么做的时候,沐朝颜没由来地觉得一阵愧疚。她顿了顿,好一会才开口:“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可以问问……”

    “只要你不要那么聒噪,就行。”

    她话音落下,空青就如蒙大赦一般放下手,继续在沐朝颜耳边叽叽喳喳了起来。

    少女似乎对这个世界拥有数不尽的好奇心,接连问了沐朝颜好多个问题。一时是“宗主你怎么成了合欢宗的宗主?”

    一时又是“我听说春山上面有阵法笼罩,常年春暖花开,什么牡丹芍药杜鹃开得漫山遍野都是,灼灼逼人,对了,还有很多漂亮的花人……”

    “现在春山上还有花人吗?”

    又或者是“你的伤究竟有多重,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呢?”

    她的话没完没了,沐朝颜开始后悔自己的心软了。只好使了一个噤音决,将少女的声音屏蔽在两耳之外。

    在少女搂紧的怀抱中,沐朝颜加快了御剑的速度,化作一道遁光,飞跃万里苍茫的冰封雪山,掠过密集的凡人城池,跨过无数的山峦与河流,最终驶入了合欢宗地界——春山。

    春山位于中州南部,左右横贯上千里,山峦起伏,密林丛生,千里之内并无任何人类城池。

    沐朝颜御剑化作一道光,擦着无数飞鸟驶入密林间,最终停在了一片茂密的枫树林旁。

    正值夏日,枫林茂密,炙热的阳光穿过郁郁葱葱的枝叶洒在枯叶堆积的树林间,留下点点光斑。

    空青从铁剑上跳了下来,感受着林间的凉爽,高兴地在地上转了两圈,才仰头看向一旁仍旧踩在剑上的沐朝颜,兴奋地问:“宗主,我们到了吗?”

    沐朝颜点点头,淡淡说:“嗯,到了。”

    空青开心极了,仰头望着茂密林间的飞鸟,十分快意:“这就是春山,真辽阔啊。”

    她转头看向沐朝颜,一脸的迫不及待:“不是说春山上有碉楼画栋,精美十分的吗?还有道场,我们的道场呢?”

    沐朝颜朝南边的山顶伸手一指:“在那。”

    空青抬手,举目远眺,望着远处藏在云间缥缈不可见的宫殿楼宇,惊叹了一句:“哇,好远啊。”

    空青扭头,高兴地看向沐朝颜:“那宗主,我们现在飞过去吧。早点回去,早点修炼。”

    沐朝颜点点头:“嗯,我这就回去了。”

    她说着,御剑往上提了三丈。空青顿时傻眼,往上跳了跳,大声喊道:“宗主,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载我了吗?”

    “宗主,你不能这样,不能把我扔在这里!”

    沐朝颜俯身,望着下方急得大声抗议的小花人,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合欢宗山门附近大多是一二品的妖兽,以你的体质,与对方相争不算难事。”

    沐朝颜说着,从纳戒中取出一把普通铁剑,扔到了空青脚下:“你不是要修炼吗?这就是你入宗门后的第一场试炼。”

    “拿着这柄铁剑,从这里向南走两百里,平安抵达合欢宗道场,我便亲自教导你。”

    沐朝颜化作一道流光,头也不回地朝南峰顶部的合欢宗道场飞去:“空青,走快点,我等着你。”

    剑修的尾音在密林上空清清冷冷的回荡,空青仰头,望着她消失在密林之间那一抹艳丽的紫色身影,目瞪口呆了好一会。等到片刻之后,她才俯身拾起沐朝颜扔给她的铁剑,有些怀疑地看向手腕的小金雀,呆呆说:“金雀,她在报复我,对吗?”

    小金雀耸耸肩,有些无所谓地说:“大概喽,毕竟昨天晚上她好像一直在哭来着,你估计把她弄疼了。”

    “你惨了,我听说剑修大多数都很小气很会记仇的。你既然要拜入她门下,日后少不得要吃点苦头呢。”

    “这才是开始呢,空青。”

    空青的肩膀一下就垮了,认命一般地垂头丧气道:“算了,顺其自然好了。还是先想想,怎么从这片山林跑出去吧。”

    “既来之则安之,我倒要看看谁能阻我的修真路!”

    如此振作一番,空青提着剑,带着她毫无用处的小器灵,挺着小身板,在日光的指引下,走进了密林深处。

    作者有话要说:颜颜:记仇!

    (空青加油啊,冲呀,你可以的!)

    评论抽三十位小可爱赠送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