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修罗场攻略指南 > 第19章 十六 第(1/1)分页

第19章 十六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从清晨到日暮,黑鸢尾抡着铁锤追着空青,在合欢宗道场打了一日。光她一人打也就算了,偏生空青无论逃到哪个姐姐那里想躲起来,都会被师姐们笑眯眯地拒绝,再附送一顿铁锤。

    逃到最后,空青是彻底没力气了。日落西山时分,她像个破布娃娃一样,浑身是血地躺在北侧悬崖旁,感受着从深谷传来的幽冷寒风,疼得浑身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

    她灰头土脸地趴在地上,颤巍巍地举起了一根手指,虚弱地指向了朝她走来的黑鸢尾,心里模模糊糊地想:给她等着,终有一日她会——

    一袭黑色劲装的女人,拖着巨大的铁锤逆着夕阳,朝着空青步步走来。眼尖地看见她还有活动的能力,毫不犹豫地拎起铁锤,朝着地上的空青狠狠砸了下去。

    噗!

    当铁锤落在身上时,空青清晰地听到了身上内脏破裂的声音。巨大的疼痛使得空青昏沉的脑袋都清醒了,在飞舞的尘埃间,空青极力仰头,震惊地望向黑鸢尾。

    她死死地盯着黑鸢尾,还想努力说些什么,可鲜血却直往喉咙灌,唇瓣一颤,又是“哇”的一下吐出大口鲜血。

    鲜血将身下黄色的泥土染红,空青急促地呼吸着,胸膛在重锤的压迫下激烈起伏。她挣扎着想要撑起身子站起来,可黑鸢尾却又把另一只锤子抡在了她身上。

    数千斤的锤子同时砸在空青单薄的身躯上,将她瘦弱的身体重重地锤进了底下,整张脸都埋进了土里。

    呼吸彻底被剥夺之后,强烈的窒息感模糊了空青的意识,使得她渐渐陷入了昏迷。她躺在地上抽搐了几下,最终像是一只在重锤之下被锤扁的青蛙,失去了所有意识,瘫软在黑鸢尾脚下。

    黑鸢尾拎着锤子,站在她身旁,冷冷地望了好一会。

    直到空青的呼吸声渐弱,如烟般缓缓消散时,她才将沉甸甸的双锤双锤收入储物袋中,俯身一把捞起空青,把她破布一样扛在肩头,纵身朝着寒松小院跃去。

    橙红色的夕阳下,黑衣修士扛着小花人,如鹤般在精致的院落几番跃落,最终落在了寒松的门口。

    黑鸢尾身形停稳之后,一个身穿粉白衣衫,梳着元宝髻,模样清丽秀雅,瞧着只比空青稍大一些的少女推着院门走了出来。

    橙红色的夕阳斜照在少女的衣衫上,显出了她暗绣在衣衫上的浅色白梅。这少女略略朝黑鸢尾行了一礼,小小声道:“师姐,给小师妹的泡澡的汤药准备好了,把人交给我,我把她放进去吧。”

    黑鸢尾点点头,淡淡道:“辛苦了,若雪。”

    黑鸢尾说完,扛着空青大步流星地往院子里走,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对方:“不用,我来即可。”

    她身形如风,经过苏若雪身侧时,还稍稍扬起了少女轻薄的纱裙。苏若雪随着她的身影转动着视线,她望着挂在黑鸢尾肩上,软绵无力垂着手的空青,轻轻地咬住了唇瓣。

    少女细密的贝齿在粉唇上轻咬片刻,纠结了一会,最终微微蹙眉,还是一跺脚跟了上去。

    没一会,苏若雪跟在黑鸢尾的身后,一同将空青运回了院子主卧旁边的房间。

    在屋子的正中央,一个通体铜色的杨柳木浴桶架在一个巨大的三角炉鼎上,盛着大半桶的黑乎乎的药汁,此刻正在底下的幽蓝色的灵火炙烤下咕咚咕咚地冒着热气。

    屋内充斥着满是疗养生机的灵气,黑鸢尾进到屋内后,就把空青小心翼翼地放在床榻上,伸手解开她黏在她身上的法袍。

    她动作小心而谨慎,速度却极为快。在苏若雪进门之前,就把浑身青紫的空青从红色的法衣里剥了出来。

    黑鸢尾看着满身伤痕的空青,伸手在她四肢摸了一下,确认她的伤势后,才将手落在空青的胸口上,捏了一个法诀,暂时封住了她的行动,就将全然□□的空青投入了漆黑的药汤中。

    哗啦一声,身躯单薄的空青整个人浸入了浴桶里,漆黑的药水没过她的双肩,只露出她那张因痛苦而紧闭双眼的脸。

    自然生长在空青肩膀的那从桔梗花纹,被药汁浸没之后,闪出了丝丝银光。

    黑鸢尾抱着手臂,站在药桶旁,冷冰冰地仰头望着坐在桶里的空青,神情肃穆。

    苏若雪咬着唇瓣,小心地走到黑鸢尾身旁,觑了眼泡在桶中双眸紧闭的空青,轻声问:“小师妹是朵桔梗啊?”

    黑鸢尾点点头,目光死死地盯着桶里的空青:“嗯。”

    苏若雪又靠近了一点,压低了声音道:“师姐,你今天追着小师妹修炼了一天,现下她伤势如何?”

    黑鸢尾抿唇,吐了八个字:“五脏破裂,筋骨尽断。”

    花人的身躯比起一般的修士要强韧百倍,就连修复速度也是。哪怕是属于被诅咒后的花人,也一样有着这样的天赋。

    饶是如此,当苏若雪听到这八个字时,还是吓得脸色苍白,蹙着细眉,望向空青,止不住地担忧道:“小师妹伤得那么重,今晚能醒的过来吗?”

    黑鸢尾转眸,看向了苏若雪:“你能醒,她也能醒。”

    苏若雪微微有些高兴,可还是咬着唇瓣,略微苦恼说:“我和她不一样,当初师姐只追着我打了一下午,我就不行了。而且我只是筋骨断了,脏腑并未出事……”

    黑鸢尾颔首,重新将目光落在空青身上,眼神十分笃定:“她能的。”

    “她很坚强。”

    寻常的花人,哪怕是黑鸢尾,当初在沐朝颜的捶打之下,全身筋骨尽碎,就已然疼得无法行动。

    可是空青不一样,哪怕四肢的筋骨都碎了,她爬也要逃开铁锤的追逐,想尽办法保全自己的性命。

    若不是空青实在是太有活力了,黑鸢尾今天也不想把她锤到五脏破裂。毕竟这个小师妹,直到昏迷前,还敢对她指指点点。

    黑鸢尾话音刚落下不久,四周的灵气流速陡然加快了。察觉到灵气流动方向的两人齐齐朝浴桶的空青看去,却见黑漆漆的浴桶中,有一阵阵银色的光芒似雷电在黑沉的药水中不断沉浮。

    银色的光组合成了一个繁琐的聚灵阵法,好似一个无穷无尽的旋涡,将四面八方的灵力吸纳了过来。

    黑鸢尾眼里闪过一丝喜色,在如百川入海的灵气浪潮间,欣慰地看向浴桶里的空青:“聚灵阵在动,她要醒了。”

    黑鸢尾话音落下,原本坐在浴桶里死气沉沉闭着眼的空青,唰的一下睁开了眼。汹涌的灵力顺着肩上的桔梗花纹疯狂地钻入她的体内,磅礴的灌溉之力,一如洪水冲击堤坝一般,似乎要将她的身躯都冲得四分五裂了。

    热……热……

    狂躁的热气从肩膀处烧起,沿着每一寸肌肤四下扩展,使得她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痒……好痒……

    灵力钻入血肉的每一个瞬间,都带来蚀骨的痒意。从骨头到魂灵,空青都觉得自己要被着热痒所吞噬了。

    她想抬起手,抓挠自己的肌肤,却发现自己连根手指都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忍受这样的痒意。

    空青徒劳地睁大双眼,在巨大的热痒中,感受到了无尽的痛苦。她死死地睁着眼睛,目眦欲裂。

    院子里那汪如地泉般不断涌出的灵气,此刻调转了方向,尽数朝着空青的方向扑来,疯狂地钻进她的体内。连同身下水中含着的五行药力,也不管不顾地冲进空青身体,带来毁天灭地的疼痛。

    只是一息之间,空青就觉得自己身躯被撕裂了成千上百次,死去又活来。

    好疼啊!好疼啊!好疼啊!

    比挨打的时候还要疼,她要昏死过去了!

    救救她!救救她!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她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就在空青在心间疯狂咆哮之际,一只冰凉的手落在她额头上,带来了丝丝清凉。

    那只手短暂地驱散了她的痛苦,空青极力地转动眼珠子,想要看清对方的面容,却听得耳畔传来一道少女柔软的声音:“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故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五贼在心,施行于天。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标注1:引用自阴符经)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发,万化定基。”(标注2:引用自阴符经)

    于此同时,黑鸢尾的端庄沉稳的话语也在空青耳边响起:“天地有五行,人体也有五行。”

    “花人的身体内的‘灵园’就是一个大型的五行聚灵阵,平日里,她都在暗中蛰伏,自动又默然地吸纳着所有的天地灵气。”

    “只有花人的身躯受损时,它才会吝啬地显露自己运转的阵法,显露出自己吸纳灵力的痕迹,去修补花人的身躯。”

    黑鸢尾一手压着空青的额头,极力保持她神智的清明,微微俯身,在空青耳边满是鼓励道:“空青,坚强点,抛开杂念,去感受你的疼痛。”

    “顺着疼痛的脉络,摸清你身体里的阵法结构,摸清你的灵园。然后将灵园里逸散的灵气牵引出来,纳为己用。”

    “你是妖兽,你是修士们修炼的聚灵器具,但你有灵识,所以你是花,是人,也是仙灵。”

    “这只是第一步,空青不要昏过去,坚持住!”

    在黑鸢尾的谆谆教导间,空青绷紧了所有的感官,将自己的神识浸入了痛苦中,逆着撕裂魂灵的灵气川流,抵抗着毁天灭地的旋涡之力,一点点挪向自己的灵园。

    不知道过了多久,花人躁动的气息逐渐平缓,屋内狂暴的灵气在一个灵识的引导下,逐渐放缓了速率,以一种规律的节拍流动。

    黑鸢尾望着浴桶里神情逐渐平静的空青,松开了自己的手,在苏若雪的诵经声中,从浴桶边踉跄地站起身。

    苏若雪连忙停止诵经,一把搀住了黑鸢尾,担忧道:“师姐,你没事吧?”

    黑鸢尾摇摇头,缓了缓道:“无事。”

    苏若雪看着她苍白的面颊,有些担忧地看向浴桶里的空青,轻轻道:“小师妹的灵识怎会如此强大,你都废了好多灵力,才将意念传到她的脑海中,还要我诵经做辅……”

    “以后修炼要还这样……师姐怕是你一个人压不住她的灵识……”

    黑鸢尾抿唇,苍白的神色肃然:“灵识强大,就意味着她初修炼感受到的疼痛比起我们还要沉重……”

    苏若雪也跟着叹了一口气:“是啊,也不知道她要这般受几次折磨,才能从天生贪婪的灵园里抢到第一缕属于自己的气。”

    “小木长老是最快练气的人,也花了半年的时间。就算小师妹灵识很强,悟性也高,指不定也要受半年的苦。”

    苏若雪顿了顿,十分担忧:“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撑到那时候。”还是会因为受不了修炼的疼痛,疼得疯了死了。

    黑鸢尾稍稍站直了身体,望着面色逐渐红润的空青,淡淡道:“她能撑过来的。”

    “毕竟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不管多么疼,多么苦,她们这些花人,都会因为想搭救自己,咬牙忍着疼痛,一步步迈进修真大道。

    作者有话要说:合欢宗,衣服越粉,打架越狠。

    以沐朝颜为宗主,全员都是不要命的疯批。(大概)感谢在2021-12-08 10:00:01~2021-12-09 18:14: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璟祁、巽归、顾客好几还没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白白 20瓶;秦秦、ftcy好好磕!ttl、在水 10瓶;上善若水、卡夫卡的下午茶 2瓶;小华子、31608193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