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修罗场攻略指南 > 第3章 三 第(1/1)分页

第3章 三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沐朝颜神识强大,清晰地望着百里外那群褐羽赤腹部金眸的雉雷鸟,勉力开口:“雉雷,十五只,三品妖兽,修为相当于筑基中期修士。”

    空青一听对面来的只有筑基期,自己怀中的修士却是渡劫期的大能,顿时松了一口气:“只是筑基期而已,都不需要师傅你出剑……”

    不对,沐朝颜的剑呢?

    按理说,修为这么强大的修士,其本命剑早就修出了剑灵。可是空青随着她一路飞到此处,却从未感受到除了小金雀之外的剑灵存在。

    更何况此时的沐朝颜身上没有一点灵气波动,像是毫无灵根的凡人一样。

    空青瞪大了眼睛,看向怀中的沐朝颜,话都变得结结巴巴起来:“师傅……你能打得过的吧?”

    沐朝颜用仅剩的力气,凝眸对上了空青的视线。四目相对,空青咽了咽口水,发出了最后的挣扎:“能吧?”

    沐朝颜摇了摇头,表示了自己爱莫能助。

    空青的肩膀一下就垮了:“完了完了……这才刚逃虎口,又入鹰口……”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得先找个地方藏起来。”

    少女仅仅是沮丧了一秒,便重新振作了起来,松开怀中的沐朝颜转身又是吭哧吭哧地刨雪,想把自己给埋了。

    沐朝颜躺在雪地里,听着少女嘀嘀咕咕地刨雪声,仰头看向天空,望着一瞬迫近几十里的雉雷鸟,积攒了一会力气,才缓缓开口:“你……刚契了一件灵器,有足够灵气的话,实力相当金丹初期。”

    空青一听,连忙转头,急切地问:“要怎么做?”

    五十里外,雉雷鸟携着雷电,绞杀了一只落单的筑基巅峰的黑鹰,一番掠食之后,直奔她们而来。

    体内的雷劫之力仍旧在肆虐,搅得沐朝颜大脑一片昏沉。过往的记忆在脑海中沉浮,她耐心地捕捉着其中的碎片,镇定开口:“调动你周围的天地灵气……你是花人,身体就是一个超大型的吸灵阵法,然后将灵气输送给你的灵器。”

    空青听到这里,下意识反驳:“花人无法自动输出自己的灵气,除非双修……”

    “能的。”沐朝颜语气十分笃定,“闭上眼睛,听我说……”

    四十里……三十里……雉雷鸟寸寸逼近。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注1: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

    修士的声音清且淡,如一道泠泠清泉,从空青的识海经过,将所有浊气都洗净了。一瞬间,那些嘈杂繁琐的思绪都里空青而去。

    即使是闭着眼睛,空青似乎都能看到高挂在远处的太阳,以及灼目日光下泛着雪光的一片雪原……以及那丝丝缕缕泛着紫色的“气”。

    那些“气”像是蛛丝一样,从天地间四处而来,如同百川一般汹涌地汇入自己的体内。闭着眼的空青似乎开启了某种另类的“元素视野”,低头将自己身体审视了一番。

    只见一具五行元素分布得十分均匀的身躯中,那些紫色的“气”从身体各处沁入,沿着经络,血脉,骨骼逐渐流向了下腹……并且汇集在丹田之中,凝结成了一个泛着紫金色光的气旋。

    那气旋像是一个无边的黑洞,吸纳着无穷无尽的灵气,一丝一毫都未曾放过。

    就在这时,空青耳边传来沐朝颜的声音:“看到你的‘灵园’了吗?”

    空青蹙眉,有些纠结地开口:“你是指肚子里那个紫色的‘黑洞’吗?”

    “嗯。”沐朝颜声音沉静,带着一股安抚之力,“跟着我念口诀,试着把你的灵气输送给你的灵器……”

    “神光明澈,元真自孕……释!”

    随着沐朝颜的话语落下,空青便感觉到一股磅礴之力,贯穿了自己的身体,以自身的□□为媒介,朝着手腕上的金雀汹涌而去。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那么热!”

    趴在沐朝颜手腕上的金雀像是被汹涌的海水淹没了一样,叽叽喳喳地大叫了起来。弱小的器灵如同被灌了水的干瘪皮囊,逐渐膨胀。

    一寸,两寸,三寸……

    一尺,两尺,三尺……

    一丈,两丈,三丈……

    当金雀的身躯长到最高的三丈时,周围的天地灵气像是骤然被吸干,出现了短暂的凝滞。空青的脸一下就白了,只觉得心口堵得厉害,不由地干呕了一声,喉头涌起了一丝腥甜。

    她猛地睁开了眼,仰头看到了城墙一般高大的器灵,挡在了自己的身前,挡住了一排汹汹而来的雉雷鸟。

    高大器灵涨红了脸,鼓着腮帮子挺着腰说:“要……要撑不住啦!”

    “吼!”

    大金雀张口,喷出了一大口炙热的火。朱雀之火旺盛,顺着风咻的一下扑向了面前雉雷。不过一瞬间,金火点燃了雉雷鸟的翅膀,顺着它们的羽毛汹涌地烧了起来。

    “嘎——!”

    一排雉雷鸟振翅,带着浑身的火朝空中掠去,试图逃出金雀的攻击区域。没一会,仿若一颗颗燃烧的流星从空中坠落,掉落无边的雪原中。

    空青望着大金雀的威力,有些目瞪口呆:“好……好厉害!”

    朱红的火点亮了她的双眸,如同琥珀般璀璨:“超厉害!小金雀好棒!”

    空青赞叹了一句,躺在她怀中的沐朝颜缓了缓,才开口:“你给她取了名字叫做金雀吗?”

    “嗯嗯嗯。”空青扭头,看向沐朝颜,“是不是很好听?”

    沐朝颜点头,表示了肯定:“你能不能试着操控它,让她调转过来,把我……”

    “把我身上的血腥味除去。”

    空青愣了一下:“除去?怎么……哦?烧了吗?”

    空青立马反应过来,尝试着和狂暴的小金雀的沟通:“金雀,转过头,把我师傅烧一烧!”

    即使沐朝颜是渡劫期修士,也无法看到仙器以下的器灵。她看到空青这个反应,心里泛起一丝怪异。

    可她没有多问,因为金雀在听到空青的呼唤后,还真的调转头,朝她身上喷了一大团火。

    “嗷,你烧到我了!”

    火焰溅到空青的法衣时,空青立马跳到一旁,拍掉身上的火焰,扭头一脸不满地看向小金雀。

    小金雀鼓着腮帮子,想要开口反驳,口里却含着火,委屈的直呜呜呜。

    沐朝颜身躯重新跌落雪堆里,望着空青无情离去的背影,直叹了一口气。不过很快,她就思考不了那么多东西了。

    朱雀旺盛的火焰在她身上燃烧,一寸寸烧过雷劫之力肆虐过的肌肤时,蒸掉了沁出了的血液。

    没一会,金雀的身躯逐渐逐渐缩水,一寸寸往下缩……

    当金雀的身躯缩到仅剩下拇指大小时,在沐朝颜身躯上的火也逐渐熄灭,只在雪地上留下一个深坑,以及躺在深坑里满头乌发,红衣褴褛的女子。

    空青趴在一米高的雪坑边缘,低头去看躺在雪坑里的沐朝颜,唤她:“师傅……师傅……”

    沐朝颜脑袋乱得厉害,听见她唤还是睁开了眼:“下来,把我抱上去。”

    “哦哦哦……”

    空青听话,便跳了下去,将沐朝颜从坑里扶了起来。沐朝颜浑身无力,坐起来都有些难,空青便将她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背了起来。

    少女仗着自己的体质好,背着衣衫褴褛的修士从坑里跳了出来,举目望向一片苍茫的雪原,扭头看向背上的修士:“师傅,我们现在去哪?走哪个方向,能回到春山呢?”

    沐朝颜趴在少女身上,仔细辨别了一番开口:“往东走,先出雪原。”

    “苍山是雉雷鸟的地方,这里有个大乘期的雉雷鸟王,最好还是不要和它碰上。”

    空青连忙点头:“哦哦哦……好。”、

    “那就往东走吧。”

    少女说着,直接往前迈了一步。沐朝颜见状,叹了一声:“你走反了,转身,那才是东。”

    “好咧师傅。”好在空青乖巧,迅速调转了方向,背着沐朝颜,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往雪原外走去。

    冷风在雪原间呼啸,天地一片苍茫,寂寥得只剩下风声,以及少女的嘟囔声。

    这个刚来到世间的少女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背着沐朝颜往前走的时候,止不住的念叨,一时是“雉雷鸟发现我们,是因为师傅的血很甜吗?”

    一时又是“师傅现在没有灵力动弹不得是因为雷劫的伤吗?师傅的伤能好吗?”

    剩下的又是“师傅为什么回来苍梧城救我?是知道有个花人被抓了吗?师傅要花人做什么?都收来做徒弟吗?”

    以及“师傅的头发为什么会变色,刚开始见面的时候还是黑色的呢?变色是因为师父被雷劈黑了吗?”

    她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多得沐朝颜没有力气应付。沐朝颜无奈,将自己的脸埋向少女的脖颈处,轻声开口:“空青……”

    “嗯?”

    “别说话,你好吵。”

    “哦,好吧。”

    空青有些沮丧,可她是个懂事的花人,很快就闭上了嘴巴。她沉下了心神,放弃了和沐朝颜的对话,转而和手腕上的金雀一神识叽叽喳喳了起来。

    周围有重新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一片呼啸的北风声,细碎的踩雪声,以及少女若有似无的呼吸声。

    沐朝颜趴在身上,身躯随着她深深浅浅的脚步轻微摇晃。她感受着对方身躯传来的暖意,在冰天雪地中,逐渐陷入了昏睡。

    闭上眼的时候,一直在翻涌的识海,似乎翻涌了些新的记忆碎片。

    好像是很多年很多年前,在……一个不知名的秘境之内……也有一个人将她背在这背上,穿过茂密的森林,无尽的原野,朝外走去。

    那一天,天气似乎异常明媚。阳光洒在她背上,暖洋洋的。四周具是草木清香,有成群的水仙,牡丹,兰花……沁人心脾。

    但都没有那个人身上的味道来得好闻。

    沐朝颜趴在那个人背上,一直走一直走,不知道过了多久,来到了一条清澈的河水旁。那个人将她放在河岸旁的一颗大石头上,转身步步走向了河中央。

    清澈的河水中,红衣黑发的年轻人踩着水,弯腰伸手去捞鱼。

    沐朝颜望着她捕鱼的背影,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转身,似乎看了她一眼,她的脸似乎被雾蒙上了一样,混沌不明。意识昏沉间,沐朝颜却听到那个年轻人似乎笑了一下,十分洒脱道:“怎么,道君这时才想起问我的名字吗?”

    “名字这种事,其实不重要。”

    “魔宗那位公主叫我绯玉,万器宗那位三师姐唤我夕颜,妙音阁的小师妹唤我琴瑟,至于合欢宗……”

    “哦,我第一次去见道君时,似乎叫做——空青。”

    空青……

    昏沉之中,趴在少女背上的沐朝颜启唇,无意识呢喃了一声:“找到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如果有看过浮云开头的,应该知道这本的设定是18年写向东流的时候就有了,那时候的开头不是这样的。

    空青是个牛郎(不是)

    总而言之,是个重逢的故事。

    啊,评论抽三十个小可爱送红包。(可恶速度给我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