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修罗场攻略指南 > 第2章 二 第(1/1)分页

第2章 二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从苍梧城出来后,空青便坐在鸟笼里,被沐朝颜挂在剑柄上一路向东,朝着春山而去。剑光如流星,载着她二人以不知何等的速度前进。

    许是沐朝颜给她加了一层防御阵法,当呼啸的山风经过鸟笼时,自动从笼身擦过,并未留下半分寒意。

    空青抓着笼柱,透过挡在笼子上大袖的缝隙,朝底下望去。只见楼宇城池飞速远去,夹着河流的如峦山峰,也急速遁去,没一会,她们飞入了一片无边无涯的茂林中。

    唰!

    剑光划过茂密森林上空,惊起飞鸟无数。空青垂眸,望着底下密密麻麻欢呼飞腾的鸟儿,惊呼了一声:“好壮阔啊!”

    望着这空旷熟悉的自然之景,空青的思绪也快活了起来。她趴在平稳的笼子间,仰头看向踩在剑上的沐朝颜,隔着大袖遮挡,她看不见对方,却仍旧兴冲冲地说:“您就是沐朝颜对吗?”

    “您是来救我的吗?”

    “我听人说您的剑法很厉害,您可以收我为徒吗?我一定会非常努力刻苦修炼的。”

    少女叽叽喳喳的,声音比起夜莺来还要婉转动听。沐朝颜踩在剑上,单手捂住额头,忍着体内不断流窜的雷劫之力,皱着眉头回了一句话:“收你……为徒?”

    “为何?”

    空青没想到沐朝颜会回她的话,双眼顿时一亮,声音越发激动了起来:“当然是要变得厉害啊。”

    “生而为人,与天斗,与人斗,与地斗,乐趣无穷。修炼一途,随时都在争斗,我自然要寻一个天底下最厉害的人做我师傅。”

    “我听人说过您,您是剑宗天才,百年前的四境大会里,你斩杀无数魔宗妖邪,声名赫赫……”

    少女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自己在剑冢的所听所闻,言语间全是对沐朝颜的敬佩。

    三日前,沐朝颜渡劫失败,残酷的天劫之力撕碎了她的紫府,也将她的神识扯成无数的碎片。她在春山闭关几日,好不容易将破碎的紫府修复了一点,却不知怎么地在冥想中,嗅到了桔梗花香的味道。

    等她破关而出,寻着花香来到苍梧城时,看到的就是万器宗不顾她的规矩拍卖花人。

    沐朝颜不由大怒,闹了一场,如此这般,好不容易积攒的灵气也挥霍了一空。

    没有了灵力压制,紫府内残余的雷劫之力再次蠢蠢欲动。沐朝脑袋一片混沌,本就紊乱的神识,在少女的言语之间,越发狂暴。

    百年前……百年前……

    沐朝颜强制操控着身上仅有一丝的暴动灵气,稳住脚下颤颤巍巍的铁剑,放缓了速度朝远处巍巍雪山而去。

    她一面御剑,一面努力地思索想百年前的事情。原本一片混沌的识海,在她深思之际,涌起了一些细碎的画面:

    似乎是很遥远的过去,一场雨夜,在一个漆黑的山洞里,一个女人光洁的身躯趴在她身上……

    当她想去辨别女人的脸时,九条龙形紫色闪电哗啦一声自意识之海升起,甩着灵动的龙尾仰天齐齐吼了一声。

    吼!

    九声龙鸣齐鸣,震得沐朝颜脆弱的紫府又一次撕裂。狂暴的雷劫之力撕开了紫府浓郁的灵气屏障,一瞬间流窜到她全身。沐朝颜身形一颤,刹那间,雷劫沿着脉络撕开她如纸薄的身体,鲜血从肌理表面沁出,没一会染红了衣衫。

    脚下的铁剑骤然失去了控制,不受控制一般,朝着远处的巍巍雪山歪落而去。

    沐朝颜躬身,脚下一个踉跄,忍不住捂住了口鼻,一大口鲜血呕了出来。

    浓郁的血腥味在空中蔓延,惟有被隔绝一切的空青浑然不觉。她抱着脚踝里的小金,仍旧在滔滔不绝的讲述:“我还有个大仇人呢,得赶紧找到对方报仇才行,不然我肯定活不到五年的。”

    沐朝颜耳朵嗡嗡作响,身上的血控制不住一般缓缓落在了脚下颤颤巍巍的剑上。当第一滴血落在剑柄上时,沐朝颜弯下腰,将颤抖的指尖落在鸟笼的朱雀首处,放缓了声音:“那你……叫做什么名字?”

    “名字?”空青愣了一下,继而高高兴兴地回答:“我叫空青!”

    沐朝颜眼底闪过一道微光,冷漠的话音间似乎夹了些许温柔的水意:“那么空青,跟着我念。”

    空青虽不解,但也应道:“好。”

    沐朝颜仰头,望着越来越近的雪山之巅,忍着雷劫流窜经脉的疼痛,口齿清晰道:“宇宙在乎心,万化生乎身。”(注)

    空青随着她念了一遍:“宇宙在乎心,万化生乎身。”(注)

    空气中,冷冽的雪意越发浓郁,所剩无几的灵力在飞速流失,沐朝颜继续镇定道:“金火朱雀之徒,吾名空青。”

    一无所觉的空青跟着说:“金火朱雀之徒,吾名空青。”

    在脚下铁剑撞向山巅的前一刻,沐朝颜说:“与我结印。”

    她话音刚落下,空青便也道:“与我结印。”

    最后一个字眼响起时,原本缩在空青脚踝上的小金化作了一缕烟,不受控制地朝空青手腕而去。

    一息的功夫不到,困住空青脚踝的锁链扭曲变形,跟着牢笼一起化作一条细长的金丝线,咻的一下圈住了空青的手腕。只一会,那庞大金笼无数金丝朝空青手腕,化作了一枚精雕细琢的镯子,锁住了空青的手腕命门。

    哗!

    冷冽的北风骤起!空青只觉得手腕一沉,脚下一空,一件夹杂着檀香的大袖自上而下地盖住了她,压得她整个人都往下掉。

    眨眼之间,天旋地转,她仿若一枚掉落枝头的秋叶,一只折翅飞鸟,坠入无边的苍茫雪地间。

    空青吓得大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沐朝颜想也不想,从失控的铁剑一跃而下,耗尽最后一丝灵力,化作一道光朝空青掠去。

    她自半空而来,将空青拦腰抱住。搂住空青的那一瞬间,体内灵气骤然一空。沐朝颜抱着怀中玲珑少女,又咳出了一口血:“你别怕,我抱住你了。”

    空青一下就安心了,隔着一层大袖,空青被蒙着头死死抱住了沐朝颜的腰,像是只树懒一样挂在沐朝颜身上:“我……我不怕……但是……我们还在掉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的尖叫声在苍茫的雪山间响起,如同一声惊雷,与铁剑一起撞向了雪山之巅。

    只听得轰的一声,那万年不化的雪山骤然被撞了大半,磅礴的积雪朝着山下汹涌而来。

    雪海顿时翻涌,如同最惊人的海浪,扑向不断往下掉落的空青与沐朝颜。像是两只垂死的海燕一样,沐朝颜伸手将空青抱在怀里,在雪浪扑来的那一刻,勉力从纳戒中取出最后一件闪着华光的红色法衣,罩在两人身上。

    红色流光只闪了一瞬,就被汹涌的雪浪一拍而下,彻底压在了底下。

    “啊啊啊啊啊啊……”

    在空青的尖叫声中,沐朝颜抱着她跌入了雪色海浪间,如同一夜漂浮的扁舟,被吞没如狂暴的风雨中。

    体内的雷劫仍旧在肆虐,渐渐地,沐朝颜对自己的身体与神识彻底失去了控制,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在雪崩的裹挟下,随浪而去。

    轰隆隆……

    不知过了多久,雪浪之势终于停了下来。那呼啸的雪声已经远去,天地间只有寂寥的冷风在回荡。

    一片苍茫浩瀚的雪原间,忽然有一抹鲜艳的红从破雪而出,像是一朵不小心随风跌落在雪地的红梅一样,以刺目的姿态跌坐在雪地上。

    咳咳咳……

    盖着红色法衣的空青从雪地里钻出来,伸手一把将盖在头上的法衣掀开之后,光裸着身躯怀抱着红色的法衣,弓着背脊在雪地里剧烈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要……还以为……还以为要死了……”

    冷雪呛了喉咙,空青抱着法衣身体像是筛糠抖了好一会,才抬起头看向趴在自己手腕上的金雀。

    少女眼角绯红,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一串细小的泪珠,明亮的大眼里写满了惶惑:“刚刚是怎么回事?”

    “师傅不是很厉害吗?为什么忽然就……”

    “还有你怎么化形了,为什么就在我手腕上了……”

    空青脑袋里涌起了无数的疑问,可还没等她手腕上金雀回答,她便急急忙忙地将鲜红的法衣往身上一披,转身跪在地上,就往她原先钻出来的地方挖去。

    空青在雪地里刨了一会,总算将沐朝颜从雪里翻了出来。明亮的雪光中,女人的满头银丝混着血,在日光下泛着银红色的耀眼光芒。沐朝颜双眼紧闭着,像是一尊冰封的天神雕像仰躺在雪地里,威严而肃穆。

    空青望着她纤长的睫毛,看着她睫毛上挂着的细碎雪花,摄于她惊人的美貌,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她看着女人毫无血色的面庞,以及头发上的血丝,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呀……不会死了吧!”

    “完了完了,我这还没拜师呢,师傅就先死了。”

    趴在她手腕上的金雀翻了个白眼,有些没好气的说:“那你就不要盯着她的脸看啊,快试试她还没有呼吸啊!”

    “噢噢噢噢……有道理!”

    空青立马伸手,将手指放在沐朝颜的鼻子底下,过了好一会,仍旧感受不到呼吸,连忙收手,震惊地看向手上的金雀,苍白着脸,抖着声音开口:“她……她好像死了……”

    “完了完了!我这还没拜师,就先把师傅先克死了!”

    “我这身体怕不是个天煞孤星!”

    空青嘴里念叨个不停,戴在她手上的金雀插不上话,叹了一口气扭头,看向了沐朝颜方向。

    谁知一扭头,却对上了一双冷若冰霜的眼。

    不知何时起,沐朝颜睁开了眼。满头银丝的剑尊大半截身子被埋在雪地里,肃着一张脸,抬眸望向身侧念叨个不停的少女。

    那双向来冷淡暴戾的冰蓝双眸中,漾着海水般宽和的光。沐朝颜沉默了片刻,待到神识再次将涌动的雷劫之力压下去时,她才勉力开口,淡淡喊了一声:“空青……”

    空青骤然扭头,看向了身侧的沐朝颜。四目相对空青含着水的眼里泛起了灼目的光芒:“师傅,你没死!”

    沐朝颜下意识想说“我不是你师父”,可她仅剩的力气却只能让她再说一句话。她深吸了一口气,言简意赅道:“把我挖出来。”

    “哦哦哦……好!”

    空青连忙伸手,连挖带刨,将沐朝颜从雪地里拔了出来。鲜血染红了沐朝颜的身躯,空青将她抱在怀中时,雪地里又多了一抹红。

    空青嗅到沐朝颜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血腥味,心中似有什么在蠢蠢欲动。她俯身,将头颅埋入沐朝颜的脖颈,有些困惑又有些着迷一般说:“师傅,你流了好多血……你好香……”

    少女的体温落在了她常年冰冷的肌肤上,激起了一番惊涛骇浪。意识之海再一次翻涌,沐朝颜好不容易压制下的雷劫之力又一次肆虐。

    她软着身体,靠在少女怀里,忍不住轻咳了起来。细微的血沫从沐朝颜嘴角沁出,空青连忙抬头,俯身去看沐朝颜,满眼震惊:“师傅……你怎么又吐血了?”

    “你伤哪儿了?怎么那么重,为什么还没好?”

    沐朝颜没力气回答她,她摇了摇头,极力从空青怀中抬眸,望向雪白的天空,虚弱的开口:“无妨……只是……”

    “空青,祭起你的灵器,它们要来了。”

    空青一脸疑惑:“它们,是谁?”

    话音刚落下没多久,空青就察觉到一股肆虐的冷冽之气从西北天空而来。她抱着沐朝颜,与金雀一起抬眸,看向了西北方。

    只见遥远的百里之外,十几只硕大的雉雷张开翅膀,伸出利爪朝她们飞掠而来。

    作者有话要说:注1:来自《阴符经》

    看起来很1实则强弩之末的大佬,以及看起来很话痨可爱实则……

    评论抽三十位小可爱赠送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