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修罗场攻略指南 > 第4章 四 第(1/1)分页

第4章 四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从晌午走到日暮,待到日落时分,空青还没有走出这片苍茫雪原。入夜之后,日光减弱,正是妖兽活动的最佳时机。

    严格来说,花人也算是一种妖兽。再加上是专门为了双修改造出来的,到了夜间,空青反倒比起一般妖兽还要精神活跃。

    一轮硕大的银月如圆盘般高挂在天空上,疏朗的夜空之下,点点繁星落在空旷的雪原里,反射着微弱的银光。

    沙沙沙……

    荒芜雪原里,身形单薄的空青背着沐朝颜在阵阵朔风中行走。沉默的雪山遥遥地伫立在她们身后,仿若一尊高大的神像,俯瞰着她们渺小的身影。

    冷冽的北风苍劲,吹在少女娇嫩的脸上,却未刮出一丝一毫伤痕。月华明亮,空青背着沐朝颜,踩着如银沙般的细软白雪,在小金雀微弱的金光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行:“这雪原也太辽阔了,到底要走多久才能从这片雪原走出去啊。”

    小金雀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仰躺在手镯上,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地说:“苍山是中洲苍郡外最大的一座山脉,东西横贯上万里,无数妖兽潜伏其中。”

    “这里是雪原,应当是苍山山脉的中心。你背着一个人,又没有御空灵器,难得狠咧。”

    空青自有意识起便呆在万器宗旁那个深渊剑冢里,与一堆至少一百多年前的器物作伴,所得所闻与金雀有不少出入。

    比如百年前,五洲六大宗门围剿合欢宗,杀死大魔头应合欢之后,合欢宗就成为了六宗世家子弟双修到元婴的花人培育地。

    当时除了剑宗第一天才沐朝颜之外,几乎每个大门派的弟子都有一个合欢宗的花人作为双修的炉鼎。

    几日前空青阴差阳错,在跌入剑冢的一具花人身体苏醒之后,那些剑灵们就吵着嚷着要她去找沐朝颜。

    可等她好不容易借着剑灵们残余的灵力爬出剑冢时,却撞上了万器宗的弟子。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人打晕,再次醒来就到了珍宝阁的拍卖场。

    那沐朝颜也从剑宗的天才领袖,成为了渡劫期大能月流真人。而昔年的剑道第一,却成为了合欢宗的宗主。

    陡然发生了那么多变化,空青自知不能按照已知的过往来推论当下,因此一路走来,和小金雀交换了不少信息。

    听得小金雀又一次提到灵器,空青灵机一动,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哎,先前在师傅的指引之下,我不是成功地让天地灵气透过我的身躯,灌到你的体内了吗?”

    “要不我再试一次,调集周围的天地灵气,喂饱你之后,你化作灵舟载我们飞出去好不好?”

    小金雀翻了个白眼:“你自己把那个口诀心里暗暗念了几次,你心里清楚。你觉得这事要真的能行,你还会来问我吗?”

    空青叹了一口气,小身板像是被沐朝颜的身体压弯了一样,没精打采地往前走:“是啊,怎么就不能行呢?明明师傅一说,我就捉到那些灵气了……为什么到了自己,就不行呢?”

    “金雀啊金雀,你怎么那么贪吃,没有灵气你就一点活都不干,你算什么七品灵宝。”

    小金雀没好气地应了一句:“傻姑娘,我是个器灵,我就是靠灵气运行的。要想马儿跑,就得给马儿吃草啊。很简单的道理,你到底懂不懂修行!”

    “我不懂,我只是个平平无奇,一无所知的愚蠢花人罢了。”

    一人一灵在空荡的荒原里斗着嘴,在萧瑟的北风中逐渐远去。

    沙沙沙……

    呼啸的北风里,隐约夹杂着一丝怪异的声响。仿若一群灵巧的蛇爬过粗糙的砂砾,摇晃着响尾咻的一下往洞穴钻去。

    空青往前走了几步,直觉不对,停顿了下来:“金雀,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金雀一脸莫名:“有吗?我没感觉到有什么异样的灵气波动啊。”

    “不,有。”

    空青伸手,将原本背在自己身后沐朝颜转到怀中。她把沐朝颜横抱在怀里,让她冰冷的脸颊贴紧自己的胸膛,转身环顾着四周,眼神警惕:“你仔细听。”

    唰唰唰——

    朔风烈烈,吹开少女海藻般的长发,随着身上的红色法衣肆意而荡。空青抱着沐朝颜,像是一株在风中绽放的玫瑰,独立于冷月之下的银色沙漠中。

    她抱紧了怀中的女人,眼神透着野兽般的冷静,屏住了呼吸:“来了!”

    话音落下,空青一卷法衣,裹住怀中的沐朝颜,在月色之下拔腿就跑。

    唰!

    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一根粗长的荆棘藤蔓从她原先站立的地方猛地窜出,向柄利剑,朝着她后心刺去。

    利剑破空之音响起,空青抱着沐朝颜,如怀中无一物那般矮身一闪,躲过了藤蔓的攻击。

    刺啦!

    坚硬干枯的藤蔓在空青闪避之后,直直戳向了前方的雪地,深深地扎了进去。哗啦一声,藤尖从雪地拔起,扬起一片飞雪,骤然调头,有意识一般朝空青刺去。

    空青抱着怀中的沐朝颜一路狂奔,口中不断大喊:“啊啊啊啊啊啊!”

    “救命啊!救命啊!救救孩子啊!”

    月夜之下,一根藤蔓像是有意识一样,追逐着红衣少女,掀起一波又一波的雪花,在雪地里朝着一个方向笔直地逃窜。

    生死存亡之际,空青仗着花人超高的身体素质,将闪避运用到了极致。在不知名的藤蔓攻击之下,空青一边狂奔,一边在急速的奔跑间满脸焦急地望着怀中仍旧昏迷不醒的沐朝颜,不断地催促:“师傅……师傅……师傅快醒醒……”

    “别睡了师傅……要没命了!”

    “有怪物追着我跑啊师傅,救命啊师傅!”

    可是任由空青怎么喊,她怀中的沐朝颜都像是一座冰雕一样,闭着眼睛,就连纤长的睫毛都没有一丝随风所动。

    手腕上的小金雀抬手打了打哈欠,语气极为懒散:“空青,这根藤蔓身上没有任何灵力波动,我刚看你跑了一路,脸不红心不跳的,你体力这么好,不如和它肉搏试试呗。”

    空青疯狂提升速度,气急败坏道:“你说得倒好听,它追的又不是你,你倒是停下来和它肉搏啊!”

    话音刚落下,身后的藤蔓又猛地加速,一发劲刺向空青后心。空青抱着沐朝颜身子往下一躬,整个人失去平衡,倒在雪地上,沿着斜坡一路翻滚下去。

    哗哗哗……

    两人抱在一起,在陡峭的雪坡上留下一道长长的雪道。

    那根藤蔓沿着雪道一路戳刺而下,掀起阵阵雪花。翻涌的雪浪间,空青怀抱着沐朝颜跌落在坡底,两人身形稳住之际,空青抬头,却见那根藤蔓化作一道利刃朝着她怀中的沐朝颜直戳而去。

    银月之下,粗糙干硬的藤蔓闪烁着漆黑坚硬的光芒。空青猛地一抬手,在藤蔓戳下来之时,握住了它粗硬的藤条,咬牙切齿道:“你不要逼人太甚啊!”

    “我也会生气的!”

    空青伸手,一把拽住了藤蔓,用尽了全身力气将它的藤身往天空一甩,拔萝卜一样,将藤条埋在厚重积雪中的身躯一把拔了出来。

    哗啦!

    磅礴的雪一瞬崩溃,如浪一般不断往下汹涌。漫天飞雪之中,一个人形的枯藤人偶从雪中飞跃而出,如一道流星划过了天际。

    空青仰头,透过漫天的飞雪,在一轮圆月之下,似乎看到了一朵开在人偶耳畔的小小雪莲。

    粉边黄瓣的雪莲柔软,在飞雪之中轻颤了一下,可爱又可怜。

    空青怔忪了片刻,那破雪而出的人偶便咻的一下落在了远处的空地上,直挺挺地站着,隔着一根藤条与她对峙。

    身旁的积雪仍旧在崩塌,却未曾影响空青周围的地界。空青拽着藤条,将昏迷的沐朝颜护在身后,警惕地望着站在五丈开外的枯藤人偶。

    月色之下,空青望着人偶身上缠绕的藤蔓,以及那张由藤蔓缠绕而成,满是沟壑却仍旧透着一股秀气的脸,呢喃了一句:“树人吗?”

    有风吹来,晃动着人偶鬓边的小小莲花,让人心底无端地起了怜意。

    空青连忙摇了摇脑袋,甩掉了自己不适宜的想法,辩驳道:“不不不,树人多在南洲的囚笼森林里,是一种妖物,善水木土……面前这个怪物,身上没有灵气,只有一身蛮力,也不知道是靠什么驱动的……”

    “难道是器师的傀儡吗?”

    空青心中念头百转千回,最后轻咳几声,清了清嗓子,对着那头的怪物大声道:“喂,你是个什么怪物,你要吃我吗?”

    “你要是有意识的话,我们商量一下,你能不能别追着我跑了,我们就这么算了吧!”

    她话语刚落下,拽在手里的藤条忽然剧烈挣扎了起来。空青睁眼一看,却见月光下,那树人一样的人形怪物如筛糠般抖了起来,震得四周雪花飞扬。

    怪物张开干枯枯的嘴巴,发出粗粝的声音:“花……”

    “花……”

    “花……”

    唰啦!

    怪物腾空,在空中旋转了三圈半,破风而动,朝空青直扑而来。

    “花花花!”

    怪物干枯的嘴巴开开合合,不断地发出单字节的声音,在空旷的雪原中显得凄厉又可怖。

    三丈,两丈,一丈……

    当怪物窜到空青身前时,空青一手抓住藤蔓,一手攥拳,闭上了眼睛用尽了全身力气猛然朝前轰去!

    吼!

    空青出拳,一拳轰穿了树人怪物的胸膛,拳头贯穿干枯的藤枝直直插在了怪物的心口。

    怪物合拢着藤蔓一样的双手,轻轻地搭在了空青的肩头,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字节:“回去……”

    衣料之中的攻击没有到来,空青睁开了眼,迎着月光向了身前的树人。只见明亮的月光下,干枯泛青的树人脸上,出现了一抹微笑,它睁着黑漆漆的眼洞,望着空青呆板又机械地重复了一句:“花……回去……”

    空青心头一颤,望着它鬓角的雪莲摇晃着身子,歪歪扭扭地随风而落。

    等雪莲坠落怪物鬓角的一瞬间,怪物高大的藤蔓身躯自上而下地幻化为一阵光雨,随着风朝空青身后散去。

    空青下意识地往前抓了一把,妄图抓住坠落的雪莲。可指尖却在触碰到花瓣的那一刹那,那朵柔软的雪莲如同受到震击的宝石玉器,化作片片银光,消失在她的指尖之上。

    一阵风吹了过来,银光四散,如同死人最后的磷火,彻底吹散在这辽阔的冰天雪地里。

    空青呆呆地站在原地,愣了许久,都没有缓神。

    这是……什么情况?

    她呆站了一会,并未注意到之前的金光绕过她,星星点点地冲向了躺在她身后雪地的沐朝颜。

    如同溪流汇进大海一样,当所有的光亮消失在沐朝颜体内时,一直在识海中沉浮的沐朝颜,陡然睁开了眼。

    沐朝颜睁眼的一瞬间,察觉到身后异动的空青即刻转身,朝她望了过去。

    四目相对,空青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瞪大了眼睛死死地望着地上的沐朝颜。

    银月之下,白沙一样的雪地里,满头白发的修士,穿着一身褴褛的红衣,半跪在地上,仰头看向了空青。

    黑暗之中,沐朝颜那双原本如深潭般的眼眸此刻泛着红光,如同一头嗜血的妖兽仰头死死望着空青。冰天雪地里,修士急促地呼吸着,周身漾开一圈圈白气,像是饥饿的野兽般可怖。

    空青心中一阵胆寒,冷静了片刻,根据本能直接转身就跑。

    在她转身的一瞬间,半跪在地上的沐朝颜抬手往身下的地面重重一拍,便如最迅猛的猎豹一般,朝前弹射,一瞬间把空青扑倒在地。

    飞扬的白雪之下,空青就如同最弱小的猎物一样,被沐朝颜两手掐着肩膀钳在身下。她的脸埋在雪地里,口鼻呛了一堆的雪,在察觉到压在身上之人剧烈的呼吸洒在脖颈处时,空青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挣扎着,在沐朝颜的压制之下,极力从雪地里抬起头,强撑着身体趴在地上,喉咙里发出惊惧的声音:“别……”

    “师傅别吃我!”

    她一点也不想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作者有话要说:可恶,记得多留评论,我们空青难道不配被吃吗?(不是)

    抽三十位小可爱赠送红包,么么哒。感谢在2021-11-25 20:33:37~2021-11-26 13:09: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不动 9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迷上百合文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噼里啪啦小毯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平朔言 179瓶;原味鸡 80瓶;我家的啾啾君、wzz 10瓶;凉拌黄瓜不要黄瓜 5瓶;噼里啪啦小毯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