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第111章 一一二章顾侯夫妻真相了【番外二】…… 第(1/1)分页

第111章 一一二章顾侯夫妻真相了【番外二】……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顾时行坐了六七日的轮椅后,  倒是不需再坐了,只是每日不过度行走罢了。

    太医嘱咐了一些饮食面的问题,还有注意的事项。

    想了想,  还是多嘱咐了一句:“  房事的话,也算是过度疲劳,  近一个月还是避免房事。”

    顾时行沉默了片刻,神『色』淡漠地开了口:“娘子有孕,  这点不用再提醒了。”

    太医尴尬地笑了笑,心说这世子娘子是有孕了,男人多有控制不住下半身的,谁知除了世子娘子外,  还会不会有别的美娇娘?

    心底虽是这么想,但面也不敢表现,  只好赔笑:“下官也是尽责嘱咐。”

    太医心底所想,  顾时行怎会看不?

    但也没有拆穿,只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问:“大概何时才恢复以前那般?”

    太医:“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只是世子先前躺太久了,双腿经络略有堵塞,所以现在休养也就是为了恢复先前最好的状态,休养一个月也足以。”

    顾时行点了点,:“你今日既了,  也正好给我娘子诊一诊脉。”

    太医应下,顾时行便让婢女把娘子喊进。

    苏蕴从屋外进,太医诊了脉,脉象平稳,没有么问题。

    顾夫人也陪在身旁,  听太医所言,心里也宽心了。

    这是她的第一个孙子,怎不视?

    太医离开后,顾夫人问儿子:“近身子如何了?”

    见儿子消瘦了许多,心里还是心疼的,虽然还在怀疑自己儿子诓了自己,但一码归一码。

    怀疑归怀疑,心疼归心疼。

    顾时行笑应:“经没有么大碍了。”

    顾夫人还是心疼的:“昏睡了一个多月了,瘦了一圈了,定得好好补补才成。”

    苏蕴望了眼他,面容消瘦了许多,确实需要好好的进补了。

    自母亲与妻子目光的关怀,顾时行觉得心暖,点应:“便依母亲所言,补一补。”

    这时,外边下人通传,是苏家大公子探望世子。

    顾夫人闻言,垂眸微微思索了一息,然后:“既然长清了,我便回去了,晚些时候再让人炖些补品送过。”

    说罢,也就了屋子。

    见母亲听说苏长清过了,却是若无其事地了屋子,顾时行微微眯眸思索,心有所察。

    但这时苏长清经进了屋中,他也就没有继续深思。

    顾夫人从清澜苑后,吩咐贴身的婆子:“待苏家大公子从清澜苑后,请我的院子去,切记莫让世子知晓。”

    婆子虽疑『惑』不解,但还是应了声,转身安排了婢女在离府的必经之蹲守。

    苏长清在清澜苑待了小半个时辰便离去了,准备府的时候,却被顾夫人身旁的婢女拦下了。

    “苏公子且慢,夫人请苏公子凌轩苑一坐。”

    苏长清微微扬眉,思及前段时日顾夫人但凡见着了自己,似乎没有么好的脸『色』,他还怀疑是不是自己在么地得罪了顾夫人。

    还没想白自己是么地得罪了顾夫人,现在单独请他过去,总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

    虽有所警惕,但也没有拒绝,还是随着婢女过去了。

    入了厅子,苏长清向座的顾夫人略一行礼:“小侄见过夫人。”

    顾夫人:“不用多礼了,我喊长清你,是有几件事想问一问你。”

    苏长清:“不知夫人想问么?”

    顾夫人想了想,才问:“行儿是从何时开始爱慕阿蕴的?”

    苏长清愣了一下,有些疑『惑』:“夫人现在才问这事,会不会晚了些?”

    孩子有了,怎就想起问这些事了?

    而且顾夫人为人善,倒是不像是会为难儿媳的人,那突然问起这一事,是想从中打听些么?

    顾夫人笑了笑:“就是觉得好奇罢了,自两年前我与侯爷从陵川回,行儿去苏府就去得勤了,老是说要去寻你下棋,就是库房中的珍稀补品被他搬去了许多,听说是送去给长清你的,我那时还琢磨着行儿与长清你的关系怎就忽飞猛进了呢。”

    苏长清是个聪人,但这个时候还是有些没太懂顾夫人的意思。

    如说顾时行就是为了他去的苏府,送了他许多贵的礼物,好像有些奇怪。

    要是应时行是真的为了六妹妹而去的苏府,而那些贵的礼物也是借花献佛的话。会不会让顾夫人觉着六妹妹与时行早就私相授受了?

    顾夫人约莫知苏长清有后边的顾虑,所以继而:“他们俩成亲了,孩子有了,我哪还会在意那么多?只是我总是忍不住怀疑行儿那般清心寡欲的人,怎会喜欢别人,也怀疑他现在与阿蕴恩爱是装的。所以呀,才想找你过问一问,好定下心,不用再疑神疑鬼的了。”

    苏长清闻言,思及好友曾经为了自家妹妹失魂落魄的样子,忽然发笑:“夫人倒不用太过担心,时行是真的心悦六妹妹的,做不得假的。”

    顾夫人仔细打量苏长清脸的神『色』,见他不似说假话,便:“这么说,当初那些补品是借着你的由送给阿蕴的了?”

    说这,顾夫人才恍然想起,燕窝,雪蛤,当归等这些补品多为女子食用。苏长清个大男人就是再精细,也精细不用这么多调理身子的补品呀!

    苏长清笑而不语,意思是很显了。

    顾夫人面半点也不显,佯装松了一口:“知行儿与阿蕴是真的恩爱,我心里也安心了些,也麻烦长清你走这一趟了。”

    苏长清应:“不过是几步路,不麻烦的。”

    顾夫人笑了笑,随后让婆子把他送了院子。

    苏长清离开后,却还是捉『摸』不透顾夫人的心思。

    说是担心儿子与儿媳是假恩爱,倒也不必特意请他过去一问,而且才顾夫人的话,他怎么听着有些别扭呢?

    如当初顾夫人真以为那冷清的儿子频频苏府是为了寻他,以为不爱送礼的儿子送了那么多贵的礼苏府,是为了送给他,顾夫人也确实会多想。

    但会怎么个多想?

    了侯府,了马车的苏长清紧紧皱眉。他忽然想起自顾时行频频寻自己,陆续不断的送礼过后,顾夫人看他的脸『色』就变了。

    莫不是……

    以为他与时行有么不告人的关系吧?!

    想这,苏长清忽然瞪大了双目。

    顾夫人会这么怀疑,那不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

    像时行那般聪的人,怎会不知自己屡屡拒绝成亲,再他走得越发的近后会让他母亲误会。

    若是知还不解释的话,恐怕这憋犊子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打的就是让他母亲最后放低身份与成见的主意!

    时候估『摸』着只要是个姑娘,顾夫人同意了,更别说是自家那么好的六妹妹了!

    想起顾时行在顾夫人面前老是莫名对他笑的事情,苏长清便知自己真的被利用了!

    苏长清直接笑了,一拍大腿骂了声:“真是个会算计的王八羔子。”

    顾夫人等丈夫回房后,直接嚎了两声,一脸的难过。

    顾侯关了房门,前环住了站了起的妻子,问:“怎了?”

    顾夫人拍打了几下他的胸膛,委屈难过的:“侯爷,你儿子欺负我。”

    闻言,顾侯了,她查清楚了。

    轻叹了一声,试探地问:“若不然我现在去训一训他?”

    顾夫人摇:“他病没养好……不要训他了,且我瞧你儿子那般消瘦,我既觉得心疼觉得人。”

    顾侯想了想,提议:“也罢,若不然我们回陵川住一段时日,免得看他们夫妻,心里有。”

    顾夫人闻言,连忙推开了他,抹去了眼角憋的两滴眼泪,:“我不回去,我要在金看着孙子生。再说了,阿蕴那般乖巧,怎么会与你那儿子合起伙诓骗我。”

    想了想,她:“你儿子连我敢诓,我现在怀疑阿蕴是受他诓骗才肯嫁给他的,不然一开始阿蕴一直不同意嫁给他,后怎么就同意了?”

    “想开些。”顾侯劝慰着她的同时也轻拍着她的背。

    听这话,顾夫人得继续絮絮叨叨的:“起初没圆房,肯定也是骗我的,就为了不让我发现他误导了我,害得我还腆着老脸进宫问傅太医开了些补男人身子的『药』……”

    轻拍着妻子背脊的手一顿,顾侯微微眯眸:“开了补男人身子的『药』。”

    顾夫人恼他:“你有没有听我说的话呀?!”

    顾侯点:“听了,你说你进宫问傅太医开了起阳的『药』。”

    顾夫人瞪他:“你的点怎就放……”似乎察觉了么,话语倏然一顿,试探『性』地问:“是傅太医与侯爷说了么?”

    顾侯挑眉:“夫人觉得呢?”

    顾夫人沉默。

    许久后,她低下,小声:“那还不是因为你儿子诓了我,不然我也、也不会……”

    “也不会以我为借口,说我年纪了,不行了。”顾侯面无表情帮她补充完。

    顾夫人:……

    小半晌后,她再而小声:“夫妻二十几年,你总不因这一点小事生我的吧?”

    顾侯不语,沉默地走榻旁坐了下。

    原本还觉得委屈的顾夫人自知自己错了,便去倒了一杯热茶,然后送丈夫的面前,柔声:“想开点,我总归是你的亲娘子,那也总归是你亲儿子,除了原谅,那你还怎么办?”

    顾侯一时语噎。

    她倒是把他劝慰她的话全给还回了。

    沉默了许久,顾侯抬看向她:“行儿既然为了娶儿媳而废此心思,感情之深厚,应是如我待你那般。既然如此,待他下地行走后,你便与儿媳去庵里祈福,顺小住几日,等他白了自己所犯了何错,么时候认错,你就么时候带着他的妻儿回。”

    顾夫人闻言,思索了片刻,忽然笑了:“对呀,他不认错,我便不让他见妻儿,总归让他知晓诓骗自己的母亲是要付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