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第65章 六十六章侯府日常打脸 第(1/1)分页

第65章 六十六章侯府日常打脸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晚苏蕴沐浴回来, 梳妆台梳着长发,不禁想起今日苏府时苏语嫣说的话。

    几乎天天都做……

    那苏语嫣的小身板子是怎么承受得了的?

    想,苏蕴不禁个激灵, 暗暗的道——好顾时行克制,再次成婚三日来, 不是每晚都来,也就只有洞房那日。

    而且洞房那日也没有多狠, 两番之后也就歇下了,虽然他似乎未尽兴,好能克制住。

    转念想,若是他不克制的话, 也不会隐忍了那么多年,而且还是没几回泄出来的。

    想, 苏蕴莫名地呼了口气。

    “怎叹气了?”

    苏蕴方才想得入神, 没有察觉沐浴后回来的顾时行。

    转头看向从外走进来的顾时行,笑道:“就是想起今日四姐姐说的话,觉得无奈又好笑。”

    顾时行床边坐下, 问:“说了什么?”

    苏蕴抿唇笑,轻摇头:“女儿的事你就别打听了。”

    顾时行目光落她的笑脸,看得出来她并没有与那苏语嫣计较的意思。他微蹙眉头,问:“你曾险被你的四姐姐害了,就不计较了?”

    苏蕴放下了梳子, 起了身,走他的侧坐下,思索后道:“我就是计较也不可能把她也推下水次,再者四姐姐那人吧,就……”话语微顿, 微微皱脸思索了下,而后才道:“就是那股傻劲,让人实计较不起来。”

    话最后,又道:“而且我也承了母亲的情,总不能边承母亲的情,边还去记恨她亲女儿吧?再者回没有再发生那种事,所于理而言,那事算是翻篇了。”

    苏蕴也非常的清楚,她的敌人直都不是苏语嫣,而是那身居高位的人。

    顾时行听她么说,思忖了下后,道:“今日我与四姐夫说了,我向子殿下举荐他,明年开春随子殿下南巡。”

    苏蕴琢磨了下,而后赞同:“四姐夫能力是有,缺的不过是个机会。由父亲提携还是你提携也是有差别的。念不念好是其次,要是由父亲来提携,总归有限制,而你来提携,也不用走那么多弯弯绕绕的路。。”

    顾时行看着她析得条条是道,嘴角微掀,如是道:“若是我今日娶的是个只会琴棋书画,打理后宅的高门贵女,我今日所言,她约莫也是旁听着,并不知晓我说什么。”

    苏蕴轻笑道:“你是夸我?”

    顾时行把她拉入了怀中,让她背靠着他的胸膛,轻笑:“不然呢?”

    苏蕴的身子由僵硬逐渐放松。尽管认知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可身体依旧像是新婚的夫妻,尚未习惯亲昵。

    苏蕴觉得,顾时行似乎每日都变着法子给她说好听的。

    而且外人前那么不爱笑的个人,她前倒也多了笑意。

    她猜测他的背后定然有谁指点着,不然怎可能变化么?

    苏蕴还是没有把疑问问出来。前几日问他是如何做婆母心甘情愿接纳她,还迫不及待地门提亲的。

    他倒是实话实说了,可苏蕴却觉得被拽了贼船,下不来了。

    现侯府看婆母,心虚。娘看兄长,也心虚。

    若是再问,恐怕不是看谁又该心虚了,而是没脸见那人了。毕竟他问的事种风花雪月,闺房秘事。

    苏蕴衡量之下,不打算询问。

    耳垂传来濡润,圆润的耳垂似乎被他卷入了唇舌之中,苏蕴蓦地回过神来,尾骨跟着酥。

    玉石般的掌带着温热的热度腰侧来回轻抚。腰侧里衣的带子不知何时松散开了,那热源从侧探了进来,悄然攀了高处,力道适中的亵i玩。

    苏蕴觉着有酥酥麻麻的。

    他稍离了指距离,她的耳旁喟叹了声,“很软。”

    热息落了她的耳,红晕爬了两颊,她红耳赤的那紧实的腿打了记,恼了:“你莫要说出来!”

    顾时行嘴角略扬,长指轻扫慢捻着红玉,低沉着嗓音问:“身子可利索了?”

    苏蕴微微咬唇,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是询问她的意见,洞房那日体甚好,再者现也被他撩拨得了趣,低低的“嗯”了声,算是回答了他问题。

    顾时行抬起另手,把边的帐幔放下。把人放下后,再把另外头的帐幔也放了下来。

    苏蕴躺床,咬着唇『色』潋滟的唇瓣,眉梢处泛着抹绯意。

    苏蕴视野朦胧的望向方的顾时行,意识『迷』离之际,依旧没有忘记顾时行说过要装装。

    装作尚未圆.房,所她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原本天『色』也才刚暗,离平日就寝的时辰还有个多时辰,可今日苏蕴却是两个时辰后才得就寝的。

    累了极致,睡过去之际,心想自己莫要成为第二个苏语嫣才好。

    *

    翌日清晨,朝阳初升,有微弱光亮透过纱窗进了屋中。

    苏蕴悄悄地起床,打算去给婆母请安,顺道去学规矩。

    那光滑的手才从帐中伸出,就被温柔的拽回了帐中。

    苏蕴恼道:“莫闹了,母亲还等着呢。”

    顾时行的嗓音带着晨刚睡醒时的沙哑:“我不闹你,天『色』尚早也不着急请安,你再歇会。”

    二人不着片缕,温度逐渐升高,苏蕴察觉不对劲,还是挣开了他的怀抱。抱着薄衾坐了起来,神『色』正经的道:“新婚不过几日就赖床不起,不合适。”

    说着,还是裹着被衾下了榻,拿了衣衫屏风后穿。

    穿戴好衣裳,顾时行也已经下了榻穿着衣衫了。苏蕴思索了下,还是前给他整理衣襟。

    顾时行微微低眸看向她,眸『色』和熙。

    半会后,他道:“我虽有假期,段时日还是需每隔几日去理寺处理杂事,所今日我需去趟理寺,你府中可有问题?”

    苏蕴整理着他腰的玉珏,听他话后轻笑了声。

    弄好了玉珏,苏蕴才抬起头望向他:“我又非真的是新『妇』,自然不会慌得手足无措。”想了想,又道:“后宅中事,我应付得来,哪怕是那两个婶婶,我也有套应对的法子,夫君便不用担心了,还是顾好公务吧。”

    顾时行点了点头,随而道:“前我想再娶你,没有深想理由,只觉得你把侯府打理得井井有条,有条不紊,你继续做侯府的子娘子就很合适。”

    苏蕴疑『惑』的望着他,听他把余下的话说出来。

    “现倒是不把你困侯府辈子。”

    闻言,苏蕴中浮现疑『惑』,道:“可我的职责便是个。婚前我也应允过你,你帮我,我也会尽责的帮你把侯府打理好,是说好了的。”

    她理所应当的神『色』落入顾时行的中,他心下生出了丝无奈。昨夜还浓『潮』.迭起缠着他的女子,今日下了榻后,温柔体贴虽尤,可却没有掺杂多余的情。

    她与他样,都过清醒和理智了。

    心底轻叹了声,思及总归日子长久,急不来时,也就心宽了

    “只是不想让你直接扎杂务中辈子,偶尔外出游玩也是可的,下次清明回淮南老祭祖,我与你同回去。”

    苏蕴倒不觉得有什么,也就轻点头,应了声“好”。

    两人用完早膳后,苏蕴便去婆母那处请安。

    顾夫人也是刚用完早膳,净手之际看儿媳来了,便抬起了手擦拭,随口问道:“昨日回门,你母亲父亲,还有老可都还好?”

    苏蕴颔首:“多谢母亲挂念,中切安好。”

    顾夫人点了点头,思索了下,又问:“你兄长与行儿聊得如何?”

    苏蕴心头“咯噔”了下,还是维持着浅淡的笑意,应道:“昨日夫君与哥哥,还有几位姐夫同闲聊,似乎聊得都挺好的。”

    听儿子没有与苏长清单独相处,顾夫人也就松了口气,随而道:“前几日敬茶的时候与你说了,等你回门之后就开始教你打理后宅,今日我便看看你都会什么,再决定从什么地方教起。”

    别高门嫡女因是从小就培养打理后宅中馈的,所就算是嫁相等门第的,有所底子,婆母也不会亲手来带,只交付身旁年长的婆子旁指点。

    可顾夫人总觉得心中有愧,再者对个新媳『妇』印象也好,她也就亲手来教导了,莫要让人看轻了新媳『妇』才是。

    擦了手后,顾夫人走出厅子,苏蕴陪旁。

    顾夫人问她:“你可会看账算账?”

    虽然中无妾室,也无庶女,顾夫人却也是知道的。

    官宦之的母,多只会用心教导自己的亲女儿,而那个妾室所生的又该如何来教导,还得看母是什么样的人。

    若是极好的母,如何教导嫡女就如何教导庶女。

    若是般的母,也就只是会让婆子教导规矩,成亲前再教基础的管本事。

    而刻薄的母,恐怕连吃穿用度都会克扣,又怎可能费半点儿的心思来教导?

    苏蕴点头,谦虚的应:“倒是都会。”

    顾夫人思索了下,苏母应就是中的那种,再者儿媳出嫁前的几个月定然是给其恶补了,所听苏蕴会,倒没有什么可意外的。

    回了侧房,顾夫人让身旁的婆子去把早已经准备好的账册拿了出来。

    几本账册,顾夫人都随意翻了下,从中抽出了本比较简单的递给了苏蕴:“你整理本,个时辰够不够?”

    账册很薄,若是熟练的,估『摸』着连小半个时辰都不用。

    苏蕴接过账册,翻看了,随而浅笑道:“足够了。”

    桌摆了算盘和笔墨,苏蕴把账册放桌旁,轻捋衣裙坐了下来。

    顾夫人看了那翻开账册,准备开始算账的苏蕴,她收回目光坐了旁的软塌,手放了茶几。

    苏蕴正欲开始算,门外就传来顾二婶的声音。

    “嫂可里边?”

    顾夫人微微蹙了蹙眉头,然后看向已经停下来的苏蕴,道:“你算你的,莫要走神。”

    苏蕴颔首,随而转回头,低首开始拨弄算盘。

    不会,顾二婶和顾三婶从外边走了进来,看了坐桌旁算着账册的苏蕴。

    顾二婶故作诧异:“呀,子娘子已经开始算了?”

    说着,走了苏蕴身旁。

    苏蕴思索了下,还是起身朝着两位长辈各唤了声:“二婶三婶。”

    顾二婶转着扇子,看了桌的账册。

    账册是简单的那种,也是她女儿十二岁时教的那种。

    看等简易的账册,顾二婶嘴角压抑不住的扬,心中轻嗤。

    顾二婶虚伪的道:“子娘子若是有什么不会的,我便唤我那三姑娘过来,我那三姑娘自小就聪慧,第次碰账本,也是种账本,不过是小半个时辰就算完了,唤她过来或许也能帮点忙。”

    苏蕴年纪快十七了,也嫁为了人『妇』,而侯府二房三姑娘,年纪不过十三。

    让十三岁的小姑娘来教嫂子,看不起谁呢?

    亏她敢说得出来。

    顾夫人眉头轻蹙,没有出声,就看苏蕴是怎么回的。

    苏蕴笑了笑,应道:“还好,我都会,就不劳烦芊妹妹了,再者芊妹妹过来,许我都已经算完了。”

    二房院子边的院子,不过刻多的脚程。

    听苏蕴的话,顾二婶微微挑眉,随而笑道:“听话,子娘子应该也很熟练,那我倒是要瞧瞧子娘子的本事了。”

    那边顾夫人开了口:“那便让阿蕴开始吧,莫要再打扰她了。”

    顾二婶和顾三婶从苏蕴身收回目光,朝着顾夫人走去。

    顾夫人也就让她们坐下了。

    今日早,顾二婶就去寻了顾三婶,道今日嫂肯定会教导那苏氏管,她们不如来瞧瞧苏氏是真有本事,还是假把式。

    顾三婶因是县,自恃清高得不把苏蕴看中,原本不想去的,却还是被顾二婶给磨了过来。

    刚刚听苏氏言不惭的话,神中浮现了抹讥讽,斜睨了那坐得挺直的苏氏,随而收回了目光,不甚意的饮茶。

    屋中静谧,只有那快速拨动算盘“噼里啪啦”的声音。

    苏蕴的手指轻快,几乎是运指如飞,除却提笔账册计数的时候停顿下,其他时候却是没有什么停顿的。

    那熟练的动作,看得顾二婶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约莫刻余,苏蕴把笔放了笔搁之,拿起旁的小扇轻扇了几下账册还有湿润的字迹,而后才起身,把账册拿起给了顾夫人。

    “母亲,算好了。”

    顾夫人有诧异,还是接了过来,翻开账册查阅。

    看着前边数页时,『色』没有什么变化,越看后边,脸也随之『露』出了浅淡的笑意。

    当看完之后,把账册放了桌,看向苏蕴,语态轻松:“你哪里叫会,明是熟练得很。”

    旁的顾二婶心头微跳,把账册也拿了手翻看,越往后看脸『色』便越发地挂不住了。

    她姑娘虽然能小半个时辰内算完,也不能保证每条数目都对,最后总数或许还会有差数。

    可她看了,数目没有条是有错的。

    顾夫人时看向顾二婶,笑道:“有空便唤芊丫头过来坐坐,有什么不懂的也可向她堂嫂请教请教。”

    顾二婶的『色』险挂不住,干巴巴地笑:“下回定让她过来多多请教子娘子。”

    顾夫人笑而不语,随而当着两个妯娌的与媳『妇』道:“再过十日就是明国公府的满月宴了,那满月礼该怎么准备,你今晚想想,明日想好的时候便与我说下,我若觉得可,便由你来准备。”

    苏蕴应了声好。

    顾夫人看了那账册,心里愉悦的同时又多了几愁。

    多好的个媳『妇』呀。能从容对那夹枪带棒的暗讽,也是有本事的,且『性』子又好,不骄不躁的,底是他们侯府捡宝了。

    只希望儿子能快发现娇妻的好,莫要再想旁的了。

    再看向儿媳的时候,笑意更显,心里也生出了更多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