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第125章 一二五章 第(1/1)分页

第125章 一二五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苏语嫣回娘家前, 还想着如何与母亲说她夫君是怎样黑心肠算计自己的,可见着了母亲,任凭母亲如何套话, 她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若是让母亲知晓齐君谨算计自己, 母亲定然饶不了他,严重些的话没准还会让他丢官。

    常言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他们好歹做了三个余月的夫妻,都有三个多月的百日恩了,他不仁,她可不能不义。

    再者……她也不能万分肯定自己所想的就是真相。

    因有这两个原因在,所以她愣是没说自己为什么跑回来,也是第一回, 嘴巴紧得像是河蚌一样, 怎么撬都撬不开。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柳大娘子还是了解的。

    她若是受了欺负,不用问也会让娘家人知晓, 给她撑腰。且女儿向来爱胡闹,性子又骄纵了些,说不定这也是因一些小事跑回来了。

    所以柳大娘子也就放弃了套话,让她自己憋着的同时,也避着女儿吩咐下人,若是四姑爷来了, 便直接让他进来。

    苏语嫣让下人扶着自己回了未出嫁前的小院。约莫是想到自己被哄骗,又被他欺瞒十年前的事情, 现在脚又崴得连走路都要人扶,所以她把自己关在了房中,躺在床上蒙头大哭。

    怕下人听到哭声, 告诉母亲,她愣是不敢哭出声来。

    她什么时候这么委屈过了?

    都是齐君谨那坏玩意的错!

    紧抿着唇,哭得更厉害了。

    她哭得伤心,丝毫没有在意被衾外边的声响。只顾着伤心了,所以连房门开了又关上了,却丝毫没有察觉。

    床上裹着被衾的那一小团一抽一抽的,显然是偷偷在哭。

    进来的人,缓缓走向大床,随后在床沿坐了下来。

    被衾中的人似乎察觉到了些什么,忽然不抽了,似乎僵着身子在感觉什么。

    被衾薄且透光,仔细瞧的话,还能瞧到床沿坐了个人。

    她偷偷掀开了一条缝,有淡淡清冽的气息拂入被衾中。

    好了,不用看她也知道是谁了!

    蓦地把那条缝遮得严严实实的。

    “娘子。”

    温润的嗓音透过薄衾入了耳中,她更委屈了——他到现在还装呢!

    “我不是你娘子!”

    齐君谨望着蒙头的妻子,温声道:“秋夏炎热,莫要闷坏了自己。”

    “我就要闷坏我自己,要你管!”

    语气带着火药味,极冲。

    齐君谨微微敛眸,思索了一瞬,有了些许线索。

    ——定然是她自己胡思乱想了什么,所以自己把自己给气哭了。

    沉吟了片刻后,他道:“你生我的气,可是我做了什么?”

    “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她的声音带着哭过后的鼻音,又委屈又凶悍。

    “娘子可否提示一二。”

    他竟然还有脸问她要提示!

    她气得直接掀开了一条缝,手伸了出来,把从脚脖子上解下的链子扔给了他:“我不要你这破玩意,拿走!”

    链子甩出来的时候,有轻细的铃铛声。

    链子落到了齐君谨的腿上。

    他拿起链子,略有所思地端详了几息手中的链子,心底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掌心微收,握住了链子,无奈一哂。

    “是因我隐瞒了你关于十年前我们见过的事情吗?”

    苏语嫣闻言,眼泪流得更狠了。

    “我并非有意隐瞒你,只是……”

    “只是你想要报复我,想要羞辱回来,想要折磨我!”她怒不可遏。

    齐君谨神色一滞:“……?”

    这什么跟什么?

    他沉默了。

    外边的人忽然不说话了,像是印证了自己所想一般,她哭得委屈:“被我说中了是不是,你就是想要让我喜欢上你,然后告诉我,你一直讨厌我。你就是想要掏空我的身子,让我怀不上孩子!”

    听到她的话,齐君谨顿时觉得好气又好笑:“你就是因为自己瞎想,才跑回了娘家?还把自己气哭了?”

    听到他的话,苏语嫣躺不住了,蓦地把被衾掀开,红着眼眶瞪他:“你取笑我?!”

    眼红鼻子红,瞪圆的眼眶中还蓄满眼泪,眼尾也都还挂着一串泪珠。

    又凶又可怜巴巴的,让人瞧着有些心疼。

    他伸出手,在她避开的时候,另一手按住了她的肩膀,然后指腹轻柔地放在了她的眼眶下边缓缓抹去她的眼泪。

    她扭头:“你不要假好心,你什么坏心思我都知道了。”

    齐君谨不语,下一瞬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臂,在她惊得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把她从床榻里侧拉了出来。

    苏语嫣眼眸瞬间瞪得更圆了,显然没想到完全不占理的他竟然会敢这么的强势。

    只见他眉目低敛,面上没有什么表情。

    下一瞬,他摁着她的后脑勺,直接攫住了她的双唇。

    他们还在吵架呢,他竟然亲她?!

    他是要堵住她的嘴吗?!

    苏语嫣开始挣扎了起来,使劲地捶打他的胸膛和手臂。

    可他却是把她禁锢的死死的,她抿紧了唇瓣,不让他的唇舌探进来时,她的唇瓣一疼,疼得她下意识地张开了嘴巴。

    他竟然咬她?

    他竟然敢咬她!

    她都还没咬他呢!

    被卷了软舌,搅\弄间,泪珠顿时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哒哒哒的落下。

    泪水浸湿了他的脸颊。

    齐君谨稍稍离开了她的唇,见她哭得狠,既无奈又心疼。

    舔.舐去了她脸颊上的泪珠,嗓音低沉地问:“哭什么?”

    她开始锤打他,哭道:“你欺负我,你欺负我,你还咬我……”

    等她打累了,齐君谨才把她环抱进略微生疼的怀中,无奈地叹息了一声:“你至少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给你机呃、机会狡辩吗?!”她边打着哭嗝边恼道。

    哭得再狠,她的嘴巴一点却是一点都不饶人。

    “那你容我狡辩完,你再决定要不要原谅我,可好?”

    “你狡辩,最好狡呃,狡辩得让我心服口、呃服!”打嗝声一直断。

    他放轻力道轻顺着她的背脊,缓声道:“我若是要瞒你,便不会让母亲送你那个金镯子,若是想瞒你,更不会把那两只小铃铛还给你。”

    她推搡着他,梗着脖子道:“你就是想要告诉我笨,笨得没认出来是不是!?”

    ……

    与她而言,似乎是真的有理也说不清。

    齐君谨没有放弃与她解释,而是继续道:“我承认,过去有过一小段时日记恨着你的羞辱。”

    她瞪眼:“你!”

    他望着她“嘘”了一声,意思是他还没说完。

    苏语嫣抽了抽气,吸了一下鼻子,闭上了嘴巴。可依旧瞪着他,似乎在等他还有什么可说的。

    他见她安静了,才继续道:“但随着时间流逝,你在我的印象中已然不一样了,我时不时想起你,想着若是见面了,必然会好好的报答你。若非没有你当年的那一个小金镯子,母亲与我,还有小妹或许都会被饿死,冻死,你是我们齐家的救命恩人。”

    苏语嫣仔细想了想,虽然有这个可能,但——

    “你报答我的方式,就是娶我?”

    齐君谨摇头:“其实我们不止是十年前见过,在两年前我们也见过。”

    苏语嫣轻抽了一下,抬起水眸望向他,有些疑惑。

    他笑了笑:“你自是不记得了,但我记得,你那日一袭石榴红裙子,笑容明媚,那日回到了家中,晚间我做了个梦,你可知道我梦到了什么?”

    话到最后,他把她额前的那一缕发丝撩到了耳后,低声缱绻的询问。

    不知为何,以她对他这几个月的了解,总觉得他做的不是什么正经的梦……

    “我梦到了与你共度巫山,翻云覆雨好不快活,而我第一回梦I遗,也是因你,我日思夜想都是想把你娶回来,与你做尽梦中的荒唐事。”他不待她回应便径自地把梦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茫然了一瞬的苏语嫣:……?

    ……!

    她惊吓似的望着他,红着脸憋了好一会才憋出了声音:“你、你个登徒子!”

    齐君谨轻笑了笑,下一刻后敛去了笑意,黑眸深邃,望着她的眼神很是认真。轻摸了摸她的脸颊,语重心长地道:“我确实图谋不轨,但图的不是报复你,而是图的是你的人,你的美色,莫要再胡思乱想了。”

    听到那句“我日思夜想都是想把你娶回来,与你做尽梦中的荒唐事”的时候,苏语嫣已经确定他说的话是真话了。

    他竟然这样来惦记她,还惦记了这么久!

    意识到这点的第一瞬间,她有些害怕,但紧接着又觉得很受用。

    他惦记了她这么久,那必定是很喜欢她的,喜欢到非她不可的地步。

    想到这,今日自己给自己受的委屈好像消了一些。

    尽管如此,她还是紧抿着唇不语。

    委屈绝不能白受了,谁让他瞒着她,他要是不瞒着她就不会有今日的事情!

    错的就是他!

    是的,就是这样的,她没错!

    她的心思很简单,齐君谨一眼便看破了。

    他捧起她的脸颊,与她相视,直白道:“我极为心悦你,所以才会费尽心思娶你,往后余生也会尽我所能待你好,娘子可愿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

    第一次被人如此表述情意,虽然对方已是自己的夫君,但她还是羞赧地低下了头。

    心软了,可却还是嘴硬道:“那得看你表现。”

    齐君谨心底也暗暗呼了一口气,若是知晓她会这么胡思乱想,当日便不想着让她自己想起十年前的事情。

    苏语嫣偎在丈夫的怀中平复心情,平复了许久才缓过来。

    缓了情绪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今日做了丢脸的事情,她竟自己吓自己,还跑回了娘家,幸亏她没有与母亲说出原委来了,不然只怕是更加丢脸!

    但今日她一个人跑回娘家的事情肯定是传出去了,若是在娘家过夜,定然会被人看笑话。

    想到这,她忙推开他,道:“我们赶紧回去,再不回去天就黑了。”

    她的脾性来得快,去得也快。

    很是好哄。

    齐君谨道:“不着急,一会回去也行。”顿了一下,问:“听下人说,你崴到脚了?”

    听到他这么一问,她顿时又委屈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把崴到的脚移到了他的面前,红着眼委屈道:“可疼了。”

    白嫩的小脚上裹着纱布,约莫瞧得出比另一只脚肿了些。

    齐君谨眉头紧皱了起来,低声道:“回去后,我给你重新上药。”

    她点头:“那我们现在就回去。”

    不然等她母亲来了,肯定还得问发生了什么事。

    齐君谨小心翼翼地给她套上鞋袜,然后在床前半蹲下了身子:“马车在外院,我背你出去。”

    望着那宽阔的后背,不知怎的,她的小心肝乱颤。

    她想,她其实也已有一点点,一点点喜欢他了。

    嘴角偷偷噙着笑意,然后爬上了他的后背,搂着他的肩颈,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带着糯糯的鼻音问:“你当真会一辈子都待我好?”

    齐君谨起了身,背着她稳步朝着门口走去,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会,会一辈子都对你好。除了亲人外,一辈子就对你一个人好。”

    “这可是你说的呀,我没逼你。你要是对我不好,那我就不要你了。”

    他轻声应道:“不会。”

    他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他费尽一切心思去娶她,又怎会给她机会不要他?

    她只能是他的。

    而他也只会是她的。

    不会再有其他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陪伴到这里的你们,这本书到这里完结了!

    感谢你们的陪伴,所以这章留言送红包,下本接档暂时确定《失忆后与刺杀对象好了》再见了~

    12号晚上9点开文,开文的后几天会有红包,记得来留言呀~

    ——————————

    感谢在2022-01-05 21:14:43~2022-01-05 23:54: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个好吃的洋芋、我吃蜂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青山见我 20瓶;喵、krabs 10瓶;V-I-X-小 7瓶;腱小宝 6瓶;婷婷 2瓶;今天有加更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