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第93章 九十四章别开了目光,轻声一斥:“不…… 第(1/1)分页

第93章 九十四章别开了目光,轻声一斥:“不……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人是现在陵川守的女婿, 郑知敬。”

    周镇说完这话,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向面的年轻男人,却发现眼的男人面『色』平静, 连眼神都无波无澜,好似他言皆在男人的意料之中。

    现在即便是去怀疑男人的身份, 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毕竟他的命都在对方的手上, 也就只能选择相信。

    顾时从袖中取出了一份让人誉写的文书,也就是大寺存放着的,关于许通判一案的陈述文书。

    他手一抬,递给周镇。

    周镇茫然, 看情况也知道男人是要他接过纸张。掌心皆是紧张沁出的汗水,两掌慌『乱』的在自己身上的衣衫擦拭, 待擦拭了汗水后, 上几步步,双手接过了纸张。

    纸张四对折,他双手发颤的把纸张打开, 从头往下看,越看,面上的不解之『色』就越是明显。

    顾时观察着周镇的细微表情,他脸上只有不解,并未有惊惶。

    对此, 心里隐约有了答案。

    看完了上边的内容后,周镇抬起头,茫然地看向年轻男:“不知大人这是何意?”

    “这是写的陈述文书?”

    周镇摇头:“虽然四年许通判的陈述文书是草民执笔,这修简过后的陈述文书并不是草民写。”

    说着,他叠好, 恭敬地把文书捧还。

    顾时取回文书,放回暗袖中,再而抬眸看向周镇,平淡地问:“执笔写的陈述文书,还记得多?”

    周镇一愣,隐约知晓年轻男人要查的是四年许通判与匪勾结的案,他细细索过后,谨慎道:“这案是草民执笔的最后一个大案,以尚记得六七成。”

    虽然周镇已是知命之年,既能做得了府衙主簿,记『性』自然不能差。若说全部都记得,是不能的,大概也能记得个八成左右,只是为了谨慎起见,会说了个比较稳妥成数。

    顾时颔首,转头朝着密室吩咐:“准备纸墨笔砚。”

    约莫半刻,有两人依次把东西拿了起来,除却纸墨笔砚,还有一方小桌。

    室内空『荡』『荡』的,周镇只能席地而坐,绞尽脑汁的把当年记得的细节都复写一遍。

    大概是焦急,汗水不仅汗湿了背脊,更是从额头滑落。生怕汗水滴落在案,紧张得一边擦汗,一边颤颤书写。

    侍卫搬了凳和小桌进来,后边更是端了茶水进来,顾时撩袍坐下,淡然的等着,没有半分的催促。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废了好几张纸后写好,认真检查有无遗漏,有遗漏的话又在另一张纸上做补充。

    好半晌后,抬起头看向数步之坐姿挺拔,饮着茶水的男。已经一日滴水未进,以眼巴巴地看着,连连吞咽唾沫。

    不敢耽搁,干哑的道:“大人,复写好了。”

    想站起,腿脚坐久而麻了,蓦地又瘫软在地。

    顾时翻了个新杯,倒了一杯已凉的茶水,站起,至他的面,略一弯腰把茶水放到了桌面上,漠声道:“润喉。”

    说着,把周镇写好的供词拿了起来,目光落在陈述文书上,浏览了一半,眸『色』一敛。

    周镇忐忑的抬头望了一眼在阅的男,端起茶水一饮而尽。

    顾时把周镇复写的陈述文书看了一遍下来,或有细节遗漏,也足够了。

    放下陈述文书,冷声道:“画押,签字。”

    周镇一愣,又听男说:“如若有弄虚假,罪连一族。”

    周镇忙道:“草民以项上人头做保证,绝无弄虚假。”

    顾时暼了一眼他,随后收起陈述文书,转身朝密室走去。

    周镇见状,强忍着腿麻站起,忙问:“大人,草民何时能回去?”

    顾时只扔下“等着”二字,便出了室内,密室也随之被关上,徒留惶惶不安的周镇。

    顾时出了密室,吩咐身旁的大寺评事:“先把周镇关几日再送回去盯着,警告他,让他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

    话语顿了顿,再到:“另,派人去探许昊到了何处。”

    许昊——许通判之。

    评事领令,然后转身离去。

    顾时去寻了七堂叔,把周镇复写的陈述文书给他看了。

    七堂叔一看,征愣:“怎会修简了这么多的细节?!”

    复写的陈述文书上有写对许通判严刑『逼』供过,且许通判还是概不认罪,在许通判入狱后一个月,想通后认了罪。

    而在修简的陈述文书上,并没有写严刑『逼』供一事。

    上边有许多杂七杂八的细节,或许在当时有人故意想要陷害许通判,以抹去了这些细节,现在看来却是初初透『露』着端倪。

    比如被擒的山贼为证人来指认许通判的人数,有五人。而在指认之后不久,牢房着火,部分犯人越狱,这五人也在其中,在抓捕之时,犯人反抗,也就当场『射』杀了五人中的三人,有两人在逃,而被『射』杀后的尸体皆被丢弃『乱』葬岗。

    而修简文书上并未写出究竟『射』杀几人,意就是全已『射』杀。

    顾时索半晌,随后到:“七叔且帮我去各个县衙调查,调查在四年,也就是许通判被指认后,各个县衙的牢中有死刑犯失踪或被押走。”

    七堂叔愣了一下,顿时反应了过来,肃然道:“世是说李代桃僵,移花接木?”

    顾时颔首:“与匪勾结另有他人,么当时指认许通判有能是真的是山贼,也有能不是山贼,先在陵川各个县衙寻找一番。”

    七堂叔点头,然后想起旁的事情:“周镇当初为何要辞去主簿一职,毕竟这能进府衙当差是极好的好差事,且只要没犯错,做到五十五岁荣退时还会有一大笔告老银,周镇还有几年就□□退,怎就忽然辞了?”

    顾时淡淡道:“按照周镇交代,他执笔写了这文书不久,就被郑知敬发现自己贪污受贿的事情,郑知敬便要求他辞去主簿一职,不会告发他。”

    七堂叔闻言,眉头紧蹙:“么便说明许通判的案与郑知敬脱不了关系。”说到这又是讥讽一笑:“他当初大概怎么都想不到许通判的儿虽然被流放北境,也能立下功劳,请求为父翻案。”

    顾时唇角淡淡一勾,淡然道:“许通判的儿许昊会在近段时日回陵川。”

    七堂叔双目一睁,『露』出诧异,又听侄说:“过几天,陵川会有人议这事,七叔届时也不必过惊讶。”

    七堂叔细细索侄的意,半晌后,狐疑地问:“放饵垂钓?”

    顾时淡淡一哂,点头:“放了饵,自然会上钩的。”

    *

    数日过后,陵川通判被流放在北境的儿竟然抓住了他邦的『奸』细,立下了功劳后不求去贱籍,反而请求为父翻案,而且朝廷还允了!

    这通判之不日也将回到陵川!

    这一时,整个陵川都在议此事。

    听到此事,郑知敬让妻从世娘口中探听信息,看看这案是怎么个翻查,又是谁来查。

    郑娘脸上满是担忧:“许通判家的儿回来了,当年的事也被再次提起,若是让旁人知晓以与些山贼有往来,这如何是好?”

    说到这,她不免埋怨道:“做什么不好,为什么偏要走邪门歪道?竟敢与山贼勾结抢官银,我看是不想要命了!”

    郑知敬眼中也是出现了懊悔,忙安抚妻:“我时爹娘都在山贼手中,我也是被『逼』的,而且这也是在与成亲之犯的错,后来为了,我也已经和些人断了,谁知许通判会咬着我不放,时不是他亡便是我亡,我也只能出此下策。”

    闻言,郑娘也不说话了,转了身坐下,双手掩面哭泣。

    她比谁都清楚,这事要是被捅了出来,不仅他夫妻俩会遭殃,便是她娘家也会被无辜连累。

    一步错,接下来步步都是错的。

    郑知敬安抚了好一会妻,随后出了屋,喊了下属。

    眼神透『露』着寒意,隐隐带着杀气:“拿银买通两拨杀手,一波去截杀许昊,再伪装成山贼凶。还有一波去寻周镇,让周镇隐姓埋名有多远走多远,若是不服,便与他道我会拿着他贪污的罪证到守处告发他。”

    下属应了声,随即退下去安排。

    *

    翌日下午,苏蕴午睡起来,在梳妆时有下人来通传,说是郑娘来访,是特地来送难得的冰蚕丝布的。

    苏蕴不用做他想,也知道这郑娘的来意。

    苏蕴让初意把艳丽的衣裙取出让她换上,再把些华丽的簪簪上。

    初意给主上妆时,疑『惑』道:“娘以都不爱这般艳丽的打扮,怎来了陵川后反倒是爱上这样的打扮了?”

    苏蕴淡淡一笑:“这样的打扮好呀,如此会让人不设防。”

    说罢,继而在眼尾增添淡淡的红凤尾,原本艳丽却不失婉约的样貌,这淡淡的红凤尾顿时没有了平日的婉约,全然是妩媚娇慵。

    苏蕴对着镜盈盈一笑,而后起了身去见郑娘。

    郑娘在厅中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忽听到小厅传来下人喊的“世娘”,便站起身,朝着门口而立。

    当看见粉光脂艳,柔媚艳丽的女带着款款笑意走入厅中,身为女,还是不免望出了神。

    心中更是再次感叹,能让顾世不看身份也要娶的女,这样貌确实不俗。

    苏蕴带笑入了厅,让郑娘坐下。

    她也坐下后,道:“听说郑娘是特意来给我送冰蚕丝料的,这也客气了,我都有些不好意了。”

    郑娘笑着道:“这不是些日听世娘说起陵川的冰蚕丝料么,我忽然想起这先得了一块极好的料,也就送了过来。”

    说着看了眼身旁的两个婢女。

    婢女会意,一人端在手中的长形锦盒,一人打开,随后呈到苏蕴的面。

    苏蕴看见锦盒中放着的妃红『色』的冰丝料,适时的『露』出了惊喜之『色』,再而上手抚『摸』,感觉到了冰凉丝滑的触感,笑意更浓了,便连声音都带着喜意:“这冰丝『摸』着比我在侯府中的冰丝料都还要来得冰凉丝滑,若是在夏日做衫,肯定会凉爽舒适。”

    郑娘看出苏蕴是极喜欢的,心底也暗暗的一松。她虽然不舍,为了平了丈夫祸事,莫说这冰丝料了,就是让她散尽家财都舍得。

    交谈了一会,郑娘饮了茶水,把杯盏放下后,斟酌一二开口:“听说许通判之立了功,提出要翻他父亲的案了,这事是真的。”

    苏蕴看向她,轻笑道:“这不都传出来了,还能有假的不成?”

    郑娘叹气道:“许家郎君也是的,何不趁此机会去了自家罪臣的罪奴贱籍,竟反倒想着翻案,当年的案人证物证俱在,哪里么容易翻案成功,到时候查了一遍,发现他父亲真的还是与匪勾结了,罪奴的贱籍是会影响到孙孙呀。”

    苏蕴倒是『露』出了几分天真,道:“我看着这翻案有望。”

    郑娘心头一跳,假意『露』出好奇之『色』:“世娘说这话,是听到了什么消息?”

    苏蕴似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忙捂住嘴唇,苦恼道:“夫君不让我说的,我怎就这么嘴快?”

    听到这,隐约猜得出来这案能与顾世有关,郑娘心头紧绷着,还是佯装好奇地轻晃了晃苏蕴的手臂:“世娘,都勾起了我这好奇欲了,赶紧与我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与发誓绝不与旁人说。”

    苏蕴为难地看了眼郑娘,又看了眼盒里边的冰丝,看似在心中拉锯了半晌。

    半晌后,看向了郑娘:“与我保证,不与旁人说。”

    郑娘忙点头。

    苏蕴微微倾身,压低声音道:“两日金都来了信,说是夫君在陵川,便顺道把许通判的案一同翻查了。”

    “我夫君在大寺是最年轻的卿,这不是为他是忠毅侯府的世升上去的,这都是凭着他真实力升上去的。且在年,夫君还给几宗冤案翻了案,若是这许通判的案真的有什么端倪,我夫君肯定能查出来。”

    说到这,苏蕴的眉眼与言语之皆是对自己丈夫满满的崇拜与喜欢,毫无收敛,看上去也看不出半点的破绽。

    说起去年顾时给冤案翻了案,苏蕴还好奇地问过他,为何时这么拼。他望着她看了许久,与她说了实话——时想放过,不让自己去寻,也就让自己忙得没空多想旁的。

    想起这话,苏蕴的脸上虚假的笑脸也多了几分真。

    苏蕴抬眸看向有些发愣的郑娘,笑意未变,唤了声“郑娘”。

    郑娘恍然回过神来,忙维持面上的表情,笑道:“顾世本就是青年俊。人虽在金都,名声却是在陵川传开了,就是旁人问起顾世是哪的人,我都很是自豪的说顾世是咱这陵川人。”

    苏蕴似自己的丈夫被夸了的小娇妻一般,别开脸,捻帕掩唇羞赧一笑,软声道:“以我说这案到了我夫君的手上,只要有问题,定然能查出个以然来。我夫君不仅有能力,待我也事极好的,平日里我要是想要什么,他都会想着给我找来。”

    苏蕴这做派极为符合她现在十七年纪的小娇妻,丝毫看不出在金都时种温柔婉约。

    许是来到陵川,娘的戏就多了起来,以一旁的初意与夏珂早已经习惯了。

    郑娘心底慌了,哪里还有什么心听她炫耀。

    多寒暄了几句,也坐不住了,便起身告辞了,说是还要回娘家看母亲。

    苏蕴也就送她到门口,在门看到了顾时。

    郑娘一怔,手心微微一收,强迫自己镇定,对着顾时敛衽礼:“官『妇』吴氏见过顾世。”

    顾时面『色』平淡的略一颔首。

    苏蕴盈盈一笑,对着他就是清脆且欢喜的一声“夫君”。

    笑容与嗓音从未有的娇俏。

    顾时眸『色』微敛,后腰上的手,拇指指腹不自觉地摩挲了几下食指侧。

    苏蕴收回目光,然后与郑娘说道:“送到这我便不送了,待下回再去寻郑娘。”

    郑娘点头,略一欠身便转身离去了。

    待人没了影,苏蕴娇艳的笑意敛去,呼了一口气后,面『色』恢复了一贯的平静,转眼看向顾时,却见他望着自己,黑眸中带着些审视。

    顾时在回味方她的笑颜,还有一声清脆婉转的“夫君。”

    苏蕴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忽然生出了抓弄他的意。下一瞬挽上他的手,『露』出盈盈笑意,再用着方的语调唤了一声“夫君~”

    顾时望着她过分艳丽的妆容,还有过分娇艳的笑颜,只觉着心头像是被人轻轻地抓了一下又抓了一下,同时还不忘在上边撒了一把糖。

    喉略一滚,别开了目光,轻声一斥:“不正经。”

    苏蕴难得看到素来淡然从容的他也有这么不自在的一面,不禁掩唇低声笑驳了一声:“假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