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第63章 六十四章遇仇人 第(1/1)分页

第63章 六十四章遇仇人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夫妻二人到了府门之外, 顾夫人已经在等着了。

    苏蕴心底虽觉得迟到的缘羞耻,但面上却极为端庄正经。

    看了眼身侧面『色』坦然,衣冠整齐的顾时行。

    他本就是个清冷寡淡的, 只需寡淡着一张脸出在人,谁又能想到就在半刻, 他带着欲『色』地把她抱上了梳妆台濡吻许久?

    也不知他这是从哪学的,又是谁教的……

    苏蕴几乎可想象得出来顾时行向旁人请教时是如何一副正经的神『色』, 就好像是办案时听取证词么的严谨。

    衣冠楚楚,表里不一,说的约莫就是顾时行了。

    回过神来,也就上了马车。

    他们分两辆马车入宫, 苏蕴与顾时行一辆,顾夫人一辆。

    上一辈, 顾夫人也是认定了自己儿是遭苏蕴算计, 所以在儿成亲后便一直胸闷气短,浑身不舒服了一个余月,会也只是苏蕴与顾时行进宫。

    上午时分, 日头已经高升。

    在宫门处换了马车,然后入了慈元宫。

    在慈元宫外等了片刻,便宫女通传。

    进了殿中,行礼后坐下。

    皇后面上一直带着浅淡的意,话了些家常, 苏蕴也不曾被为难,后得了一对镯。

    在宫中用了午膳后,皇后道要与顾夫人聊一会,也就让他们小夫妻二人先行回去了。

    苏蕴从慈元宫出来,心底也暗暗松了一气。

    二人在离开后宫的宫巷处却是遇到了意料之外的人。

    ——皇和皇妃夫妻俩。

    自苏蕴在这一辈醒来, 无时无刻都想知道到底害了她的人是谁。

    她也明人只是想要害顾时行,而她不过是一颗棋,身败名裂,是死是活无关紧要。

    而她身份弱势,势力弱小,若是反击也只会以卵击石。

    便是在,她也无法轻易动害了自己的人分毫。

    上辈,她忍辱偷生,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朝一日知晓个害自己的人是谁,想看着人恶恶报。

    被诬陷年,忍辱过活。小娘也因她被人辱骂,被人诬陷而接受不了疯了,而这些祸端全拜眼的人所赐。

    远远见到人,苏蕴想起了今日早上的噩梦,袖中的手心握成了拳。

    身旁的顾时行这时伸出手,温热的手握住她泛着凉意的手,轻轻一握,低声道:“莫慌。”

    手背传来温热,让苏蕴回过了神。

    在还不是摊牌的时候。

    她暗暗呼了一气,把心头股气焰压下,面上挂上了一如既往的温婉意。

    顾时行侧目看了她一眼,见她极快的调整好了心绪,也就松开了手,与她一同走上,朝着皇夫妻行礼。

    皇李嵇面上带着温和的意,道:“今日进宫给母妃请安,不曾想会在这遇上顾世和顾娘,也算巧了。说起来两位新婚,还未曾恭喜。”

    顾时行是清冷的端方君,而皇表出来的则是温润如玉。

    若非是早早知晓了他就是害了自己的祸首,苏蕴也会被这么一副温润君的模样所欺。

    顾时行面『色』淡淡的,语气倒是带着恭敬:“虽未恭喜,但殿下送来的礼,臣收到了。他日若是机会,定然会还回这一份情。”说到后,顾时行抬起了目光,与对方对上了目光。

    话藏玄机。

    李嵇道:“顾世是太表兄,也算是的表兄了,也不客气了。礼还未收到,可在倒是些期待顾世会还什么礼了。”

    苏蕴在一旁也听得出一些弦外之音。

    此礼估计不是婚之时收到的礼。而是利用陈明阆从中再利用梁邕,让其对她生出兴趣一事。

    顾时行向来寡淡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意:“定然不会让殿下失望的。”

    两人话语之间很是客套,可每一句话却似隐藏锋芒。

    一旁的皇妃适时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殿下,时候不早了,母妃该等急了。”

    李嵇淡淡的暼了她一眼,皇妃微微垂下眼眸,不再说话。

    李嵇与顾时行道:“下回再与顾世好好聊聊。”

    顾时行作揖。

    皇妃客套地与苏蕴道:“下回府里茶席,再邀顾娘过去。”

    苏蕴微微颔首:“是臣『妇』的荣幸。”

    两人相互温婉一。

    别了皇夫『妇』,随而离开了皇宫。上了马车后,顾时行握住了苏蕴的手。

    苏蕴抬头看向他,轻一声:“没什么,就是一瞬间失神了。”

    在马车上,到底不能说太,顾时行只道:“休息一会,到侯府便唤。”

    苏蕴心头虽因遇上皇而极为沉闷,但也确实是累了的。

    昨晚体感虽好,可被翻来覆去的磨了几回后,也是扛不住了。而早间被梦魇吓醒,一早去敬茶,接着又到宫中请安,维持了半日的仪态,怎能不累?

    头靠着车窗户,微微闭上双眸。

    顾时行转头看了眼她,没说什么,半晌后她的呼吸逐渐平缓,他才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把她的头靠到了他的胸怀中,揽住了她的身。

    低眸看了眼怀中皱着眉头的人。顾时行感觉得出来,今日见到害了她的人后,她的城防又垒起来了。

    苏蕴睡得浅,知道他把自己揽入了怀中,但不知是因知道他可靠,还是因为他的胸怀太过舒适,所以也没起来,就靠着他的胸怀浅眠。

    她原是浅眠,但逐渐沉睡,途中也没被颠醒,直至府门才醒来。

    苏蕴似乎缓和得很快,起码在面上没半点的破绽。

    她回来后,便让人把嫁妆收入库房。

    她的嫁妆与苏语嫣的嫁妆是一样的,拿出来也是极为风光的了。这是主母给她的体面,她也相当于是承了主母的一份情。

    顾时行原本还想与她说一说宫中的事,但见她忙碌了起来,也就打算晚间再说,随而转了步去了书房。

    苏蕴整理好嫁妆,放入了库房中后就回了房,吩咐初意,让她把清澜苑中的下人聚集到了院中。

    看着几乎陌生的一院人,苏蕴一瞬的诧异,但随即也明了。

    概是在成婚,顾时行换的。

    上辈刚嫁入侯府的时候,一批下人不敬,后面才让苏蕴全部换走了。

    在人全换了,倒也省得她碍眼。

    苏蕴慢条斯理的饮了一茶水,放下了杯,手放在了茶几上。

    抬起浅淡的眼眸,平静地扫了一眼,缓声道:“在这院的人,不允许人的心是向外的,一分也不行,若是发,没任何情理可言。”

    顿了一下,又道:“自然,分内之事若是办得好,也不会亏待,今日是作为们主的一日,也就每人送一份见面礼。”

    说罢看了眼初意。

    初意会意,便与浅草一同提着个钱袋走向清澜苑的下人,每个人都赏了一个银锞。

    银锞约莫一两左右。除却陪嫁过来的,清澜苑上到一等丫头,下到扫地丫头,还少数的小厮,共十八人。

    苏蕴陪嫁过来的人,除却初意,还之在小院伺候了半年的两个小丫头。

    除却之外,还主母安排的几个丫头,以及两个年长一些的嬷嬷。

    两个嬷嬷年长,才能镇住下人,不然以初意十五六的年纪来掌事,旁人心里也不服。

    分了银,苏蕴便让他们退下了,让墨台留下。

    “娘还什么吩咐?”墨台问

    苏蕴拿了一袋银,递给给他:“也不知世的些个暗卫到底少人,这些银便拿去与他们吃酒去。”

    墨台略一惊诧,没想到这新女主还记着些个只能居于人后的暗卫,心头一叹——世是真的娶对了!

    幸亏世没放弃!

    墨台上接过钱袋,谢道:“娘竟还惦记着他们,替他们谢过娘。”

    *

    苏蕴一日就对院的下人恩威并施,这事落入了顾二婶的耳中,蹙紧了眉头。

    微微密谋思索了一下,与自己的女儿道:“堂嫂不是个简单的,别人家的新『妇』在成婚几日打理院的时候,为蹑手蹑脚的,的还需要丈夫撑场呢。她倒好,一日就这震慑了下人。”

    二房的嫡女三姑娘吃着干,不在意道:“是个厉害的,娘也别想着再从房里占便宜了。”

    顾二婶一听,斥道:“以为想占便宜么?也不想想的两个表兄还未成亲,还等着聘礼呢,偏生舅舅又早早去了,舅母一人怎能筹备得出来?”

    二房三姑娘轻嗤了一声:“还筹备呢?娘这些年不知给他们补贴了少,就拿出一部分来,也够他们成亲的了。再说了,等表兄成婚后,倒是又该是养孩了,娘总不会连孩都帮忙养了吧?”

    顾二婶用扇敲了一记女儿的脑袋:“说什么呢,这么埋汰亲娘的吗?”

    二房三姑娘『摸』了『摸』脑袋,讥讽道:“说得没错,就是一个无底洞,再银都不够补贴的,一群吸血的蚂蟥,就等吸干娘呢!”

    这话,顾二婶更加不爱听了,骂道:“胡说什么呢,要不是当年舅舅救了弟弟,弟弟在怎么能平安长?”

    “娘,恩情可以,可别把自家的情分弄没了才行呀。之是伯娘不计较,可如今院的新堂嫂是个厉害的,要是过分了,往后不相往来了就高兴了?”

    “呸呸呸,她一个新『妇』,还能管到这个婶婶来了?再说了,她又不是立刻掌家。”

    二房三姑娘放下了干,轻拍了拍手,揶揄一:“早上伯娘都说了,几个月后若是能熟悉,就把掌家的权交给堂嫂了。而且娘都说了堂嫂是个厉害的人,几个月后还不得让人刮目相看?”

    说到后,她继而道:“娘可别把面搞得太难看,往后出嫁了,在婆家说响话还得倚靠堂哥呢。”

    说着,二房三姑娘从她娘的屋走了出来。

    留在屋中的顾二婶却是紧皱着眉头,暗道就算苏氏要管家,也得到她两个外甥成婚了再管。

    但几个月时间是不够的,小侄还差不两年才及冠呢。

    *

    时至傍晚,乌金坠,外头的庭院洒落了一地金辉。

    苏蕴因疲惫,便早早沐浴了。

    沐浴过后,屏退了初意,自己一个人坐在窗台后。将手支在了窗台上,手撑着额头,一下没一下的轻摇着团扇。

    窗户半开,带着湿气的长发就这么披散在肩后。她似看庭院外,但目光却是无神,好像是在想些什么。

    正失神间,温热的身躯贴了上来,手臂从她腰间穿过,揽住了她。

    人贴到了她的耳廓旁,嗓音清冽:“在想什么?”

    身后的人显然也已经沐浴过了,淡淡的水汽,还沐浴之后的清爽雅香。

    可概是亲近得少,苏蕴不适得身僵了一瞬,但很快便适应了。

    她看着窗外的落日光辉,轻声说道:“今日在宫中,差些失态了。”

    顾时行目光落在她略忧愁的脸上,随而把她的发丝撩到了耳后,低声道:“做得已经很好了。”

    苏蕴转回头,轻推了开他,道:“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蕴没把皇的称呼说出来,但顾时行也明她在问什么,

    顾时行微微扬眉,略诧异的问:“没问长清?”

    苏蕴摇头:“不知怎么开,其实一直避免与兄长说起们个晚上的事情,所以……也尽量避免谈起。”

    顾时行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思索着怎么开。

    看了眼她还湿润的发丝,随而把一旁的擦发的棉巾扯了过来,裹着她的长发,轻『揉』着擦拭。

    “其实也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事。”说到这,他问:“上辈,对皇妃了解少?”

    苏蕴想了想今日在宫中见到的个女,面容温婉,好像听人说品也很温和。

    “上辈很少与些贵眷往来,所知道的不。也就只知道她平温和,知书达礼,很得皇生母德贵妃的看,但后来不知怎的就病得卧床不起了,听小道消息说,是陈侧妃害得她小产,所以她便积郁成疾了。”

    顾时行很细致地给她擦拭着长发,点头:“确实这么一回事,不过积郁成疾不是只因这一事,而是长久以往的。她与皇成婚五年,可终究抵不过一个陈家女。在府中,陈家女不给她好脸,她这个皇妃当得只是个摆设。”

    “皇妃只孕了一个小县主,而后两次孕,两次都是因为个陈家女而小产的。”

    这些后宅隐私,苏蕴上辈,连听都没听说过,所以面『色』很是惊愕。

    半晌后,疑『惑』的看向他,问:“两次嗣都因陈侧妃而没了,皇就没过表示?”

    顾时行面『色』淡淡的“嗯”了一声:“听说皇对陈侧妃早年生情,但因陈侧妃早心上人,屡屡不畏强权的拒绝了皇……”

    说到这,顾时行一顿,抬起眼眸与苏蕴对视:“或许这就是话本上说的,得不到的永远是好的,所以一直念念不忘。直到皇成亲两年后,陈侧妃父亲落狱,她便服软了。失而复得,自然待如珍宝。”

    失而复得,自然待如珍宝,这一点顾时行再也明不过。

    苏蕴对其中内情惊愕不已,但好半晌反应了过来:“什么话本?”

    顾时行低下头,温柔的擦拭发丝,不动神『色』地说:“先看到墨台偷懒,才知道他在看这等读物,闲来无事便取来看了几眼。”

    闻言,苏蕴也没太怀疑,毕竟像顾时行这样清冷的高岭之花,不是等会捧着话本看得入『迷』庸俗,再者也与等俗物格格不入。

    不过一息,苏蕴也没再在意,而是问旁的。

    “这些事情,又是怎知道的?”

    顾时行无奈一哂:“概不知道的兄长在鸿胪寺任职,不是太的节日,平日闲暇时间了,也就和别的官员喝喝酒,饮饮茶,故而什么都打听到了。”

    上辈,顾时行与苏长清在私底下依旧往来。

    听到顾时行的话,苏蕴也无奈地了:“兄长真真的是包打听,连这些事情都知道。”

    了一会,她问:“今日见皇妃,面『色』还算好,她小产好像就在不久之后,无可能在就已经孕在身了?”

    顾时行摇头:“或许吧,不清楚。”

    苏蕴微微垂眸思索了一息,似乎在思索些什么,不过一会后又抬头问:“小产的原因是什么,这个知道吗?”

    顾时行抬眸看他,微微眯眸:“想知道这个做什么?”

    苏蕴伏入他的怀中,手贴在了他的胸膛上,柔声问:“好奇。”

    怀中温香软玉,难得她温情,顾时行心头一软。

    虽不觉得她只是好奇,可思索后,还是轻抚着她柔软的腰侧,道:“也罢,想做什么也会分寸,若是困难,便与商量。”

    苏蕴脸上『露』了,柔声应:“好。”

    “小产的原因,好似是因受了气,气积于心,长久也就小产了。”

    苏蕴点了点头,思索了一会后,不知怎的忽然回过了神来,再次推开顾时行,坐正了身,微微眯眸的看向他。

    “问,他针对的原因是什么,却与说了这些……,陈侧妃的心上人总该不是吧?”

    顾时行无奈一叹:“所以才让问长清,让来说,实在不太恰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