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第78章 七十九章大皇妃求助苏蕴 第(1/1)分页

第78章 七十九章大皇妃求助苏蕴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顾时行宫中出来时, 已是乌金西坠的时分。

    行至宫门外,脚步稍停,面『色』冷肃的回头看了眼皇宫, 沉思了瞬,转身上了马车。

    顾时行回到侯府, 苏蕴迎上前,见他脸『色』似乎不大好, 中明白似有事发生。

    她没有立即询问,而待回到房中,帮他把身上的官服脱下之际,轻声问:“是大皇子的事情有什么变故?”

    顾时行低头“嗯”了声, “倒是没料到陈明阆是个嘴硬的,不承认是大皇子唆使的梁邕抢人。”

    苏蕴的动作略停顿, 抬头望他:“那便是他不定会离开金都?”

    顾时行径自把官服脱下, 放到了架子上,拿起锦袍穿上,神『色』带着几分思索。

    待穿好了外衫, 顾时行:“几个皇子分藩是早晚的事情,便是回不会离开金都,但因今日事,他的权利也会被限制住。”

    话到,顾时行面上的神『色』没有那般的肃严了, 继而:“此前他伪装得好,圣上对他有器重,今因个女子而欲让梁邕对付我,行径落在圣上的眼中,只觉得他不堪重用。”

    “圣上又怎他让梁邕看上我, 目的是为了让梁邕与你积怨成仇?”苏蕴不解。

    顾时行走到洗漱架旁净手,随后拉下帕子擦拭手上的水渍。

    “李嵇出之前,无人我悦你,圣上必然不会到点。但在梁邕犯事后,我承认早已经悦于你,那定淮王尚且会认为李嵇早已经,所以会行种阴损的招来让我与梁邕仇怨加深,圣上又何不到?”

    到,顾时行肃严的神『色』松了些:“圣上为了给那定淮王个交代,不会那么轻易地就把此事揭。”

    苏蕴思索了下,问:“那圣上又该怎么处理梁邕?”

    顾时行牵着她走出外间,平静:“那要看定淮王怎么做了,梁邕虽是被利用了,但他确实动用了定淮军假扮悍匪欲抢人,又欲对朝廷命官出手,此等罪行。”顾时行微摇头:“不轻。”

    话到最后,眸『色』凉薄。

    虽不轻,但不至于伤及要害。

    苏蕴不李嵇与梁邕的后续会何,但顾时行的话语中听得出来,虽不会轻轻松松的揭,但也不会有重罚。

    些事弯弯绕绕,最后怎么来出来,尚且看皇帝怎么做。

    “先用膳吧,些事也是急不得的。”苏蕴底叹了口气,温声。

    顾时行点头。他非是急,只是怕她,但见她没有那般失落,里头也松了口气。

    二人也到了隔壁膳厅用了膳。

    用膳回来后,婆母果不其然地又让人送来了炖汤。

    婆母不她来月事,不然汤也不会隔差二送来回,白白让自己儿子上火。

    前两回,回招待了窗台下的盆栽,回顾时行喝了,大半夜的股子邪火,她好不容易助他泄了出来。

    若是现在送来的炖汤份量加重了,她不敢下半夜该怎么度。

    苏蕴瞧着有些惊,便主动开口替顾时行解围:“刚刚用完晚膳,夫君喝了好些汤,该是撑了,汤就先放着吧,等晚间就寝前热热再喝。”

    婆子微微蹙眉,思索了下,又端起了汤,:“那奴婢晚些时候再送来。”

    苏蕴:……

    她不是个意思呀……

    等人走了,顾时行似笑非笑的看向她:“怕了?”

    苏蕴恼地瞪了他眼,然后拿起团扇颇为用力地摇晃着,好让凉风消火。

    静默了会后最终没忍住,了屋子,吩咐初意再熬大碗消火的凉茶,料加足些。

    苏蕴边忧愁着,她婆母那边也是忧愁不已。

    ……

    顾夫人倚坐在罗汉榻上托着腮,眉头不展,派忧愁。

    时顾侯回了房,脸上无甚表情,但头里却是事重重。

    在屋中的椅子坐了下来,看向罗汉榻上的妻子,紧抿的唇动了动,像是要什么,但到底什么都没。

    他皱眉思索起今日见到傅太医时,傅太医的话,给的东西。

    傅太医,人到了中年,腰肾确实会逐渐随着年岁老了,汤补不是长久之计,还是得『药』膳滋补行。

    顾侯脸的疑『惑』,随后傅太医又取出了个盒子递给了他,话里有话:“先前侯夫人在老夫取的方子,不能喝,毕竟咱们年纪摆在那了,比不得年轻人了,还是悠着来的为好。”

    顾侯接盒子,打开看了眼,是五颗『药』丸。

    傅太医压低声音,意味深长地:“只需颗,保准侯爷夜都能大展雄风。”

    听些话,还有手中的『药』丸,顾侯听出了几个意思,自己的夫人寻太医,要了那等起阳补肾的方子。

    回到,目光复杂地望向自己的妻子。

    妻子在屋中未有在外头那般稳重端庄,现下坐姿随意。约莫四十出头的年纪,但看着只像是三十出头,本就貌美,虽比年轻姑娘少了青春,却了成熟风韵。

    看着妻子,顾侯不管是眼神,连思也复杂了起来。

    她傅太医那处问了起阳补肾的方子,是嫌他不够卖力了?

    但仔细,房事上边除却没有那么频繁,倒也不至于还要用到什么补『药』的程度。

    顾侯认真的思索了起来——或许,她是自己频繁些?

    顾夫人不自己那素来面『色』严肃,不苟言笑的丈夫竟然了么,要是晓,只怕是愁了。

    ……

    翌日,顾夫人起得晚了,腰酸背痛,是蔫蔫的,但听儿子与儿媳成事了,夜里还唤了两次水,整个人顿时爽利了,腰不酸背也不痛了。

    忙吩咐厨房炖老母鸡汤给世子娘子送,整日都眉开眼笑的。

    里暗暗的着定然是自己让人送的炖汤起效了,不然以儿子先前的行径来看,怎么能么容易就圆房了?

    她得等段时日再送几回行!

    保准不了久就能抱孙子了!

    *

    因在婆母那处,她与顾时行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圆房了,所以在婆母面前少了几分虚,里边也相对地轻松了许。

    婆母的院子回来,就有婢女送来了信件。

    信件上没有署名,但却是写了世子娘子亲启。

    苏蕴思索了下,把信拆开了。

    头往下看,面『色』也逐渐沉了下来。

    信是大皇妃让人送来的。

    信中,大皇妃主动请她帮忙。

    她信上写着刘太医只她有月余的身孕,还已经快保不住了,而接下来些天必然会法子让她小产。

    她也已然不信丈夫能护得住她与腹中的孩子了。而大皇子府有诸的眼线,她吃穿用度都受制于人,容易出事。

    而现下她旦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让人晓。她也是冒险试,让婢女把信送出来的,希望苏蕴能皇后娘娘那处寻求帮助。

    苏蕴阖起了信纸,神『色』凝重。

    依着大皇妃所言,那大皇府中应有不少德贵妃的人,故而连请个大夫都成了问题,也难怪那刘太医敢把月份小了。

    上辈子大皇妃小产之后便病倒了,必也是因为孩子月份不符,再有就是被『药』物加害,身子会垮了。

    到,苏蕴的头堵得难受。

    她曾被作棋子害顾时行。而那害她的人不会在意她会何,是会名节尽失,还是会没了命,都不会在意。

    而大皇妃何尝不是此?

    德贵妃只着自己的儿子,只着自己的地位会不会加的尊荣。儿媳没了,换人便是,孙子没有了,再让旁人生就是了。

    苏蕴在思索了片刻后,拿着信出了房门,寻了婆母。

    苏蕴把信给了婆母。

    顾夫人看了信上的内容,皱着眉头,抬起眼眸看向儿媳:“你确定要淌趟浑水?”

    苏蕴轻抿了抿唇,思索了两息后,回:“大皇妃能寻到儿媳处,显然是极为相信儿媳的。且大皇妃也是没办法了会寻到我处,我若是视若无睹,大皇妃腹中的孩子恐怕也就保不住了,长此以往下,便是大皇妃也不定能保得住。”

    以德贵妃的狠辣,只会做得绝,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而大皇妃能寻她帮忙,就已经明了她要与德贵妃,也就是她自己的婆母站在对立面了,她已经被『逼』得没有了回头路了。

    顾夫人长叹,随后朝着苏蕴笑:“能进得了我侯府的人,你也是个善的。”

    顾夫人阖上信件,思索了片刻,:“罢了,你现在与我进宫趟,问问皇后娘娘的意思。”

    皇后素来与德贵妃不对付,若是晓此事,不为大皇妃,也会为了对付德贵妃,以此拿捏住德贵妃的七寸,重伤她的元气。

    苏蕴应了声,与婆母同进了宫。

    皇后看了大皇妃的信,艴然不悦的拍桌子,疾言厉『色』的骂:“肠此歹毒,连自己的亲孙子都敢谋害!”

    大皇妃信上没有德贵妃的不是,但明眼人也那太医是为谁在效力。

    那陈侧妃什么德行,谁人不?

    她还能收买太医不成?

    若是谁都能随随便便的收买个太医谋害皇家子孙,那早就『乱』套了。

    皇后看向苏蕴,问她:“确定大皇妃已有孕三月了?”

    苏蕴应:“先前傅太医诊脉,确定是三个月,今算是三个余月了。”

    皇后闻言,沉默了下来,也没有询问傅太医为何会给大皇妃诊脉。

    垂眸思索,半晌后,抬起眼眸,:“事得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刘太医欲害皇子子孙。”

    苏蕴:“是把月份小的事情。虽然寻常的普通大夫会出错,但宫中太医也出错,理不。二是先前刘太医开的『药』方子中,有味『药』为五行草。”

    正欲下,见皇后脸『色』微变,苏蕴便明白皇后晓此『药』,也就停了下来。

    旁的顾夫人补充:“月份小了,就已经不合理了,还在大皇妃有孕的期间开了那的方子,不是凑巧了,其中猫腻显而易见。”

    皇后了,随后吩咐嬷嬷:“你太医院把刘太医,傅太医请来,就是……”目光看向顾夫人,再而:“忠毅侯府侯夫人身有不适,让他们来趟。”

    嬷嬷得令,退出了殿外。

    约莫刻余,两个太医都来到了慈元宫。

    刘太医纳闷皇后为何要请他,但无论怎么都不到是因大皇妃的事情。

    殿中,两个太医轮番给顾夫人诊脉,都未察觉有什么问题。

    “侯夫人身子健康,无问题。”刘太医。

    皇后饮了口茶,悠悠问:“你们二人入太医院少载了?”

    傅太医应十五年。

    而刘太医应十七年。

    “么刘太医还比傅太医早了两年,无论经验还是医术应也不会差到哪里,那么普普通通的孕诊也不会出错是呀。”皇后慢悠悠地。

    听到“孕诊”二字,刘太医脸『色』微微白。

    皇后底轻嗤声,径直问:“大皇妃是有孕了?”

    刘太医迟疑了瞬,应:“回禀皇后娘娘,大皇妃确实有孕了。”

    皇后拨弄着杯盏,又问:“到底是什么情况,仔细。”

    刘太医虽然有忐忑,怀疑皇后是不是了什么,但尚不傅太医已经为大皇妃诊脉了,因此抱着侥幸的思。

    应:“大皇妃有孕月余了,但因两年前小产,身体直不是好,许是近来忧虑重,脉象滑胎的迹象是明显,若是执意要留着孩子,恐怕『性』命难保。”

    傅太医听到话,眉头皱,思复杂的侧眼望了眼刘太医。

    皇后轻笑了声:“那巧了,听傅太医也给大皇妃诊脉,但他诊出来的月份是三个月,个脉诊出了两个不同的月份,真是稀奇了,是吧?”

    罢,皇后看向了顾夫人和苏蕴。

    刘太医脸『色』蓦地白,额头上约有层细细的汗溢出、

    苏蕴温声:“小半个月前在金月庵偶遇大皇妃,大皇妃有所不适,臣『妇』问了几句,得大皇妃请太医了。而那时诊不出来脉象,今诊出的喜脉却与傅太医的有出入,也不两位太医,哪个是对的。”

    皇后笑:“那还不简单?派另外的太医再诊脉不就了。”

    闻言,刘太医的手微微颤抖,连着语声都带着轻抖:“或是臣诊错了也是有能的。”

    皇后冰冷的目光刘太医的身上扫,然后冷声吩咐嬷嬷:“再请个太医,拿着我的令牌大皇子府,若是有人敢拦,不用旁的,直接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