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第48章 四十九章他的妻,岂能容旁人觊觎!【…… 第(1/1)分页

第48章 四十九章他的妻,岂能容旁人觊觎!【……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年三, 宫中办了除夕宴,忠毅侯府一府被邀宫中赴宴,四品以的京官也有参加年宴的资格。

    还有一些地三品以的官员也可以赴宴的, 再有就各地藩地亲王或藩王世子。

    宴席的位置由亲到疏,由高到低。

    侯府皇后亲眷, 位置自然也比旁的几家侯府高一阶。

    忠毅侯府的位置,只稍抬抬眼便会对那斜对面的定淮王世子。

    当年顾侯为了儿子带人围了行宫, 可谓闹得满金都城都道了那定淮王世子的荒唐,定淮王世子丢了脸,所以也有好些年未曾过金都了。

    如今这两家共在一个大殿,仇人相见眼红, 也不会不会闹出什么不愉快。

    但旁人仔细观察后,才发现那顾侯父子竟然没太把那定淮王世子当一回事, 一眼都没有往那边看去。

    定淮王世子, 年纪约莫二七八,相貌倒也算英俊,只眼底有些遮掩不住的乌青, 脸『色』更比旁人多了几分苍白。

    道这定淮王世子如荒唐的都道,这很明显就纵欲过度了。

    啧,听说这定淮王世子才到金都半个月,就把这各大青楼的头牌花魁睡了,也怪不得会这么的虚。

    只身虚, 没有得花柳之疾算运气好的了。

    那边席的定淮王世子烦闷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用力地把杯子放到桌面。目光从舞姬翩跹飞舞穿透而过,落在斜对面的顾时行身,眼神里倒没有半点的兴趣,有的只隐藏的冷意。

    犹记得七年前自己如从金都逃回韶州的, 这奇耻大辱怎么可能会忘记?

    想到这又愤愤的饮了满满一杯酒。

    顾时行眸『色』浅淡的观着舞,但心思却不在那曼妙轻舞之,而远在那苏府的妻子身。

    辈子过去的几年,每年宫赴年宴的时候,身边都不了苏蕴,而今年身侧却空的,所以时下虽然观着歌舞,但却觉得索然无味。

    兴致乏乏的饮了一杯酒,放下酒杯再抬眼,就对了那定淮王世子阴鸷的视线。

    顾时行那浅淡的漆眸渐渐泛出了冷意。虽君子端,举手投足皆从容雅致,可周身散发着冷漠且不容侵犯的气息。

    那定淮王世子明白自己在金都,而不在自己的地盘韶州,所以对顾时行的视线,也只能垂下头饮酒。

    憋着火气的止这定淮王世子,还有前不久被顾时行摆了一道的大皇子李嵇。

    李嵇心尖的人陈侧妃,所以对其素来纵容。

    而陈侧妃那双胎胞弟陈郎君在金都城大街纵马害死了童后,她不仅威胁了那童的双亲,还派人把那一家打了一顿。

    李嵇也在事情发生之后才晓的。

    暗中解决这事,口头也训斥了陈侧妃几句。

    原想这事就这么了了。可不承想在年前,这事不仅传了出来,还被人一个折子弹劾到了到了父皇的跟前。

    李嵇被皇帝重叱,而皇后也派了宫里的嬷嬷出宫,去到大皇子府就径自把陈侧妃摁在了长板凳之杖责了二板子。

    站在一旁,手紧紧握成了拳,咬紧了牙根才没有前阻止。

    陈侧妃被打了二杖,也没了半条命,府医说起码得休养半年才能恢复元气。

    虽然憋着火气,但比起那喜怒外显的淮王世子,李嵇更会遮掩,面带着温和的笑意,一点也看不出来的真实情绪。

    宫宴过半,已到了放烟花的时辰,殿中的人都出殿外看烟花。

    烟花在高的城楼点放,所以整个金都城都能看到。

    别人在看烟花,顾时行却在看着苏府的向。

    苏府。

    苏蕴随着嫡兄嫂嫂,还有庶兄,姊妹一同在院中看着那绚烂的烟花,脸笑『吟』『吟』的,很开心。

    但看了一会,不自觉的望皇宫的向望去。

    往年她都陪着顾时行一同宫,每年这个时候都她难熬的时候。那一双双眼睛饱含着深意在她的身扫过,虽不明说,都会让人坐立难安。

    但现在,她有了新的开始,一个好的开始。

    *

    月之后,初意每每出一趟门,或者苏蕴也偶尔出去一趟,那墨台就似个闻到肉味的狼狗一样,回回都能被堵了个着。

    墨台每回都会把顾时行吩咐的东西转交初意。

    若她不收下,就一副可怜至极的模样盯着初意瞧。

    今日苏蕴与初意一同出门,也那一副可怜样,且甚委屈可怜地说:“若苏六姑娘不收下,的就一直在苏府的暗门外守着,守到下回初意,或苏六姑娘再出来。”

    苏蕴忍无可忍:“你家的主子不中邪了?”

    不中邪,怎么频频送姑娘喜欢吃的零嘴?!

    顾时行也不怎么回事,不再送她贵重的礼,而送各式各样的吃食,或者一些不值钱的玩意。

    墨台表情扭捏,地回:“就中邪了,中了对苏六姑娘的相思邪。”

    苏蕴:……

    初意:……

    苏蕴呼了一口气,不想听墨台胡说八道,再者怕旁人看到,忙说:“东西我,你回去告诉你家主子,别再我送东西了,这后一回,若再送,我便拿去喂狗。”

    墨台顿时笑逐颜开,忙把东西拿了出来,递苏蕴。

    苏蕴扫了一眼,个长盒。在她犹豫,墨台把盒子了初意,然后飞快地逃开了,生怕她后悔。

    苏蕴:……

    看着的背影,无奈摇头。

    回了苏府,回到院,了屋子后,苏蕴才把盒子打开。

    一封信,还有一枝梅花。

    苏蕴把梅花拿了起来。看着梅花发了一会呆,随后才放到了一旁的桌面,把信拿了出来。

    打开信件,看到信的内容,眉头多了几分凝重。

    信,顾时行告诉了她,关辈子差些害了她一辈子的真凶。

    还道,在年前就已查到了,但为了她有个好的心情过年,所以才会在年后告诉她。

    在信后,道——清澜苑的梅花开了,你往年都会折几枝放在屋里,今年我也就你折了一枝过来。

    苏蕴再看向桌面的那枝梅花,思索了一下,还放入了从嫡兄院中折来的梅花的花瓶中。

    嫡兄院中的梅花鲜艳,而顾时行送来的梅花颜『色』偏浅一些。红艳中一抹清雅的,很显眼。

    苏蕴多看了一眼也就转回了身,再而面『色』凝重地望向桌面的信。

    不出所料,幕后的人她应对不了的。

    苏蕴把信放到炉子里边烧了,看着那慢慢的燃为灰烬的信,发好一会的愣。

    不道谁害的她之前,她想道。可当道了之后,却又不该如做了。

    *

    出了元节,大理寺卿告老卸任,大理寺卿邵析继任,而空缺的大理寺卿由顾时行补。

    许忙碌至极,顾时行很长一段时没有来寻嫡兄,可却还没让墨台跑腿。

    初意再提起那忠毅侯府的墨台,一脸的无奈之『色』,俨然已完全气不起来了。

    苏蕴也跟着麻木了。

    日子渐渐过去,入了阳春三月,冰消雪融,气也暖和了起来,草地也绿了,一年打马球好的时节。

    而三月也春闱开考,在春闱未结束之际,马球赛不敢大肆『操』办。

    洛家郎君也今年参加春闱,苏蕴只作为东家多分了一些红利,让去采购些好一点的笔墨纸砚,算送的礼。

    春闱结束后,第一场马球赛由郑国公府的国公夫人来『操』办的。

    苏府也收到了帖子,还特意说把府中其的姑娘都喊。

    这其的姑娘,说的自然苏府的庶女。

    柳大娘子也没多想,让人把这消息告诉了两个庶女还有六丫头。

    至那大刘氏院子的庶子,她也喊了。

    虽然大刘氏和她的女儿都个不堪的,但却生了个好儿子,敬重兄长,不骄不躁,学识也不差,日后说不定也能入朝为官,她自然会施几分情让记着。

    苏蕴听到主母说要去看马球赛,也就应了。

    而被关了几个月的苏语嫣也一同前去。

    苏语嫣的亲事已定下来了,父亲底下一个官员之子,在户部也有一个差事,个的。

    这亲事还苏尚书提的。苏尚书原本以为妻子不会同意的,毕竟这妻在把大的女儿高嫁之后,就一直想着把女儿也嫁入高门。

    可自从苏雯在嫡子大婚前回来闹了那么一出之后,苏尚书越发觉得这四女儿不适合嫁入高门大户,容易惹事。

    以为妻子不同意的,但妻子考虑了一个晚后,竟然也同意了。

    或许被关了几个月,苏蕴再看见苏语嫣的时候,她似乎有些棱角被磨平了,眼睛也没了昔日的神采。

    苏蕴没有过多在意她,也不会主动去关心她。她虽姊妹,但很难处到一块去,各不打扰才好的。

    一行人到了马球场,好遇同时到的顾夫人,还有其儿女。

    顾时行也来了,这让苏蕴有些意外,在她的印象中,可从未来过这马球场的。

    苏蕴低垂着眼眸,安静地站在主母的身后。

    许儿子在自己的眼前提起过这苏府的六姑娘,顾夫人下意识地多看了一眼那娴静的姑娘,然后才与柳大娘子说笑。

    “听说四姑娘定亲了,等成亲的时候一定要提前通,我好送一套头面她做嫁妆。”

    原本见到了顾夫人和顾世子的苏语嫣又燃起了星星之火,但一听到这话,那星星之火瞬被扑灭了,脸『色』黯淡。

    柳大娘子笑应:“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侯府的。”

    这时,站在母亲身边的顾时行开了口:“怎不见长清?”

    顾夫人心里一个“咯噔”,她让来相看姑娘,怎一开口就寻长清!?

    柳大娘子应:“长清在家中陪媳『妇』,也就没来。”

    顾夫人听到说陪媳『妇』,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话中有话地问:“可有喜事了?”

    柳大娘子笑而不语,但大家都明白了她的意思。

    顾夫人承认自己酸了。

    这才成亲五六个月就有好消息了,她可怜得媳『妇』的影子都没看到呢。

    顾时行大概也听出来了什么意思,再者辈子这个时候再过八个月,苏长清有了第一个闺女。

    偶尔见面之时,苏长清三句不离的那个闺女,还道若有了女儿,冷淡的『性』子肯定会改变。

    会不会改变,顾时行不道,只道这辈子对儿女这一事有了期待,仅限与苏蕴的儿女。

    想到这,清幽的目光似不意地落在苏蕴的身。她今日一袭杏『色』衣裙,打扮得素雅,可依旧难掩姝『色』。

    几个月不见,她的气『色』越来越好了。

    许许久未见,心头似有只手轻柔地抓着,想要多看几眼,但时下情况不允许,所以只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顾时行不怎的就想起了一句偏俗的话——饱汉不饿汉饥。

    现在连看一眼都要斟酌一二,一想到辈子自己就那饱汉,这辈子饿汉,眼中多了一丝无奈。

    这时顾夫人与柳大娘子说了一会话,也就一同往观台走去。

    因两家交好,也就同坐在一个观台。

    侯府的两个姑娘很端庄,且也比她这个年纪的姑娘要沉稳得多,素来不爱与骄纵的苏语嫣有交集,其几个又庶女,自然不会与她说话,所以辈分开而坐,没有什么交集。

    顾时行为避嫌,坐在了观台远的地。

    因这开春后的第一场马球赛,所以来的人很多,就太子也来凑了热闹,还有公主和皇子。

    其中大皇子和大皇妃也在其中。

    除却这几位,还有那常常流连美人乡的定淮王世子。

    有人惊疑这郑国公夫人怎连这一号人都请来了?

    也不这定淮王世子来看打马球的,还看别人家的姑娘的。

    家中有女儿的大娘子,都叮嘱她不要靠近那定淮王世子的观台,生怕被这浑人看。

    那定淮王世子梁邕坐在观台,暗中往各个观台打量着望去。

    昨日听与一同喝花酒的陈家郎君提了一嘴这金都城的美人。

    那陈家郎君就说起了户部尚书苏启年家有一个记名嫡女,自苏家嫡子大婚『露』了脸之后,不招了多人的惦记。

    『性』子端庄温柔,可偏生了一副娇艳动人的样貌,又纯又媚。

    梁邕在听到“又纯又媚”这形容,便立马来了『性』/致——又纯又媚,在榻为带劲。

    晓得今日马球赛,便过来瞧瞧,看能不能遇这苏尚书家的记名嫡女。

    视线在各个观台中扫了一圈,美人也有不,但梁邕王府中像这样的美人多了去了,所以也没什么兴趣。视线环视了半圈后,目光落在了忠毅侯府的观台。

    看到顾时行的时候,眉头紧皱,眼神阴恻恻的。目光再微转,在目及杏『色』衣裙,素雅打扮的姑娘身之际,视线倏然一停。

    手肘往桌面一放,半身往前半伏,微眯双眼仔细打量着,眼神『露』出了几分『淫』/邪。

    听陈郎君说这苏六姑娘虽为记名嫡女,但却不得苏府重视,一直住在苏府偏僻的院。

    倒有人动过想要门提亲,让其为良家妾的想法,但那些人家的主母怕那样貌会让自家儿子做出宠妾灭妻的荒唐事来,所以没允。

    就一般人家,也不敢让自己儿子娶这等样貌的为妻,就怕耽美『色』之中,没了的心思。

    梁邕心想自己也不得在金都待多久,若有这样的美人儿作陪,日子倒也不会那么无聊。

    离开韶州之际,把府中的两个侧妃废了,如今侧妃之位空着,也就为了便到金都后,若看中了哪家京官庶女,也可以此位为诱。

    至京官嫡女,梁邕也有数的。官家嫡女,怎可能那么容易做妾,虽说侧妃,到底不如妻。但庶女便不一样了,侧妃之位的荣华富贵与她来说,远比嫁到门户做妻要好。

    梁邕心底已开始打起了主意,看着远处观台中的貌美女子,眼中的『淫』邪更甚。

    忠毅侯府的观台之中,墨台因那梁邕与自家世子有过节,所以一直暗中注意着梁邕的举动,当察觉到那梁邕盯着苏六姑娘瞧的时候,脸『色』一黑,暗骂了一『淫』/棍。

    随后立刻弯腰附到自家世子耳边,低提醒:“世子,那定淮王世子一直『色』眯眯地盯着苏六姑娘瞧。”

    顾时行原本浅淡的神『色』,一瞬冷却了下来,面无表情的转头往梁邕的观台望去。

    平静的目光却透出细碎的寒意。

    苏长清说得对,不触及的逆鳞,也懒得与那些不相干的人计较。

    但若触及的逆鳞,就不可能简单的善了了。

    那边的梁邕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视线一偏,与顾时行对了视线。

    对的眼神冷漠得似淬了冰霜一样。

    ——呵,当真气,竟还记恨着七年前的事情。

    当初看的四五岁的年郎,可不现在比还高的男人。现在不仅对顾时行没了半点兴趣,也因当年的事情,对那些个俊美的年也彻底没了兴趣。

    撇了撇嘴,把视线挪开了,心里已想好了,明就去苏府提亲。

    已迫不及待的想拥着美人儿入怀了。

    顾时行凛冽的目光从梁邕的身收了回来,低吩咐墨台:“有三件事要你去做,第一件事暗中派人在苏六姑娘每次出门的时候暗中保护。第二件事,调查一下梁邕在金都的这段时日与谁走得近。第三件事,你现在就去苏府寻长清,把今日的事情告诉,让守好苏六姑娘。”

    那梁邕的眼神,『淫』邪得顾时行生出了把那双眼珠子扣下来的想法。想法出来的时候,捏着茶杯的力度徒然一紧,手背的手筋凸显出来,茶杯发出细微的碎裂音,在杯体也隐隐出现了一条裂缝。

    ——的妻,岂能容旁人觊觎!

    顾时行微微侧头,视线的余光落在了安静观着赛事的苏蕴身。

    不过就看了一会,在收回目光的时候,恰巧与母亲的视线对了。

    母亲的目光中带着探究,顾时行约莫道母亲所想,不动『色』地收回了目光,往赛场看去。

    道的,母亲以为好男『色』。

    晓的,这里边也有故意引导的成分在。

    去年母亲从岭南回来后,就有些奇怪了起来。不仅时常提醒莫要太叨扰长清,更询问过与长清怎忽然亲密了起来。

    再有就急切的想让成家。

    顾时行做了四年的大理寺卿,揣测的度也更加的大胆了。分析加以揣测后,隐约也猜到母亲误会了什么。

    明白之后,并没有解释,反倒加以引导,顺势而为。

    重来了一辈子,也得为再娶苏蕴做些准备。或许可以顶住双亲的压力娶了她,但母亲对苏蕴的印象依旧不会好到哪里去。

    如此,不如把母亲对的看法改变了,从而去接受阿蕴,更生出一种苏蕴嫁,反倒委屈了苏蕴的想法。

    只稍稍误导母亲,可却不想母亲比所预料的想得还要多,这点倒出乎了的意料。

    捕抓到儿子偷瞧苏家六姑娘,可顾夫人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她现在满脑子都年前儿子与自己说的话。

    ——比起苏四姑娘,苏家六姑娘与长清更为相像,『性』子也相似。

    儿子不会在睹妹思兄吧?

    顾夫人满心担忧。比起儿子喜欢那个兄长,还不如喜欢身为庶女出身的妹妹,好歹还个女子,她也更容易接受。

    想到这,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口气。

    实在不行,肯娶,就苏家庶女,她也可以考虑的。更可以在父亲,还有皇后那里说一说。

    *

    马球赛的第二日,定淮王世子梁邕身后跟着一众随从,随从抬了两抬礼随着一同去了苏府。

    不过一刻,梁邕就黑着脸带着两抬礼从苏府出来了。

    梁邕走后不久,苏长清的妻子沈氏神『色』匆匆地从前边院子去了苏蕴的院子。

    苏蕴见到嫂嫂第一回过来寻她,心中很诧异,出院子外迎接:“嫂嫂怎么过来了?”

    沈氏拉过她的手,吩咐其婢女:“我与六姑娘屋说些话,你别打扰。”

    听到这,苏蕴便察觉到了不对劲。

    沈氏把苏蕴拉回了屋子,转身把房门关了。

    “嫂嫂,可发生什么事情了?”

    沈氏回头看向她,脸『色』凝重,压低了音说:“就在才,那定淮王世子来府提亲了。”

    苏蕴一时没反应过来,面带疑『惑』:“那定淮王世子不早就娶亲了吗?”

    沈氏一脸的肃『色』,“想纳侧妃,此次到府提亲,提的六妹妹你的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