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第119章 一二零章与君欢夫妻番外四 第(1/1)分页

第119章 一二零章与君欢夫妻番外四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清晨,  房外有人敲了好一会,是催起身去敬茶的。

    苏语嫣昨夜累了半宿,再者本就不喜早起,  所以在男人温暖的胸膛中蹭了蹭,带着浓厚的鼻音哼唧了两声,  撒娇似的呢喃道:“别吵,我困。”

    齐君谨早就醒了,  但并未吵醒怀中的女子。

    低头望了眼怀中的妻子,眸中有浅浅的意涌了上来,轻拍了拍妻子的背,低声哄道:“好,  不吵,你继续睡。”

    随后松开了她,  起了身穿上衣裳,  套了外衫后走到房前,开了房。

    房终开了,个婢女都松了一口气,  暗道自家姑娘终起来了。

    但只看到神清气爽的姑爷,并未到姑娘,都愣怔了一瞬。

    齐君谨语气平静道:“昨日我已与母亲说过了,今日敬茶改在午膳前。现在娘子还未醒,让她多睡会。”

    个婢女面面觑,  都心道姑爷这般纵容姑娘真的好吗?

    年长的婆子也愁呀。前,大娘子已经嘱咐过了,姑娘虽然是下嫁到齐家来,但也不能让姑娘太过随心所欲没了规矩,而这成婚的第二日更甚。

    现在的情况不是自家姑娘没了规矩,  而是姑爷主动纵容的……

    姑爷都这么说了,下人们也不敢再唤了。

    直到巳时正左右,苏语嫣才醒。刚醒的时候是懵的,一脸茫然的望着陌生的床顶,陌生的红帐,还有……半陌生的男人,缓了许久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昨日已经成亲了。

    望着身边闭着眼的齐君谨,拉上被衾盖住了半张脸,有害羞的不敢直视他。

    但下一瞬看到透过帐幔光亮,才蓦反应过来——

    前日晚上母亲叮嘱过,让她在敬茶的那日千万不要晚了,她也是拍胸脯保证过不会晚的。

    现在,显然已经晚了!

    苏语嫣惊觉的从男人的怀中挣脱,猛然坐了起来,然后推了推身旁的男人:“别睡了,敬茶要晚了!”

    语气很是紧张。

    她成婚第一日不尊敬婆母,晚了敬茶时辰的事情传到那金都贵眷的耳中,她定会被她们轮番嘲弄的!

    齐君谨并未熟睡,睁开双眸,新婚的妻子那一脸惊慌之『色』也就落入了眼中。

    他伸长臂,把她再次拉回了床榻,他的怀中。

    忽然被结实的手臂圈住,苏语嫣有恼,像是被捏住了后颈的猫一般使劲挣扎着:“别睡了!天都亮了,再不去敬茶就晚了!”

    那结实的手臂圈住她,任她挣扎也是徒劳。温润的嗓音因刚清醒多了分低沉:“已经晚了。”

    她急得瞪眼:“你都已经知道晚了,那怎么还不起来!?”

    这看着明明是个靠谱的人,怎么比她还不靠谱!

    男人忽然低沉一,在她发怒之前,低声道:“我已经与母亲说好了,等午膳前再敬茶。”

    “午膳敬茶,那都……”忽然一愣,眨巴了一下眼睛,似乎反应过来了,也放弃了挣扎,声音趋平静问:“你与婆母说好了?”

    他点头“嗯”了一声。

    “那就不会有人说我没规矩了?”

    齐君谨忽然一:“成婚前说好的,在齐家你过得自在。再者母亲与小妹的『性』子都温善,她们都不会在意的。”

    在娶她之前,关她的『性』子,他已如实的告知了家中的母亲与小妹。母亲与小妹倒是没什么担心的,只是让他好好待新『妇』,母亲更是嘱咐他,道新『妇』就是无理取闹了,也要多忍忍。

    苏语嫣对他的话半信半疑,又自暴自弃的想都已经晚了,也就不差这一会了。

    过了一会,她也就心安理得了,也没了什么睡意。

    “要不我们还是起来吧?”她道。

    “再躺一会,我与你说说家中的关系。”

    苏语嫣愣了一下:“你家中不就是只有母亲与小妹吗,还是说……你母亲欲找个老来伴?”

    齐君谨轻弹了弹她的小脑:“莫要胡说。”

    苏语嫣捂住自己的脑,瞪了一眼他,气道:“哥哥说弹脑会变傻的!”

    齐君谨道:“那往后就少弹。”

    “不是少弹,是不许弹。”她义正严词的纠正。

    望着她那多变的表情,不禁的在她的额头上轻啄了一下:“不弹,只亲。”

    ……

    苏语嫣:……

    这人好不正经!

    她不欲搭理他,推开了他,然后起身跨过他下了床。

    齐君谨心情显然极好,也随着她一同下了床。

    意渐淡后,才继续方才的话题:“除却母亲和小妹外,还有大舅一家。”

    苏语嫣缓过神来,抬头望着他:“他们怎了?不好处?”

    齐君谨点了点头。

    苏语嫣不当一回事道:“就这事呀?我还当什么事呢。不好处的话,我不搭理他们就是了,他们要是敢为难我,先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本事。”

    说着话的时候,微微抬着下颚,丝毫不忧虑。

    齐君谨轻哂,道:“对,你是尚千金,身高贵,何须看她们的脸『色』。”

    苏语嫣闻言,小胸脯一抬,好不神气:“我本就身高贵,也没必要给他们好脸『色』。”

    *

    因为身子不怎么舒爽,苏语嫣泡了澡。

    待看到自己身上的痕迹,她又羞又恼。还说她以咬他,她还没咬,他却不知道咬了多少下,分明他才是狗!

    半个时辰后,他们才梳洗完。

    因是新人,所以今日穿的也还是红『色』的衣裙,是发饰也是一套红『色』的宝玉,装扮艳丽而明艳。

    在晚起后,虽然齐君谨说不要太在意,她心里到底是没有底。

    这里已经不是以无私包容她的苏家了。齐家对她来说,是一个全然陌生且完全还没有感情的方。

    她没有任何的安全感。的时候,苏语嫣忐忑不安抓住了齐君谨的衣服。

    齐君谨低头望了眼拽着他衣服的小手,眸中流转着意。她是个心底藏不住事的,她高兴与不高兴,忧愁与无忧无虑都会表现在脸上。

    他伸手拉过了她的手,握住那软滑的手。

    她低声询问:“你母亲真的不凶人?”

    齐君谨轻声了一声:“是我们的母亲。”

    而后又道:“母亲『性』子温和,不会凶人。”

    苏语嫣将信将疑,暗暗呼了一口气,与他一同了房。

    了房后,她才小声嫌弃道:“你的院子怎就这么小?”

    齐君谨却也不恼,只道:“往后再给你换一个大的院子。”

    “我才不信你,等你给我换了再说。”看着院子,她已经在琢磨着等过时候,自己拿一部分银子来换间大一的宅子,毕竟她还要住许久,自然是按照她的喜好来。

    夫妻二人过到齐母的院子,正巧与一个约莫十四五岁貌美姑娘一同院子

    姑娘眉眼间与齐君谨有分似,苏语嫣想了想,大概也猜到了是齐君谨的小妹。

    小姑娘似乎是个羞涩的,望了眼自己的哥哥,又看了眼新嫂嫂,随即羞涩的唤了一声:“嫂嫂。”

    声音软软的,喊了一声后,害羞的低下了头,然后又悄悄的抬头望了眼自己的新嫂嫂。

    她小小声的道:“嫂嫂还是那么好看。”

    说着就飞快的跑开了,留下茫然的苏语嫣,她转头望向新婚的丈夫,懵懵的问:“我什么时候与你妹妹过了?”

    齐君谨温润的了,道:“母亲在等我们了,我们先厅中,别的事之后再说。”

    苏语嫣虽然骄纵,但想到晚了那么多,还让婆母等着,也没有在意方才小姑子的话了,催促他:“那快去。”

    入了厅中,原本在唠嗑的人都停了,齐齐的往口望去。

    厅中除却上座的一个『妇』人外,还有一对中年夫妻坐在一旁。他们应该就是齐君谨的舅舅舅母了,而其他年轻人则是表亲。

    苏语嫣望向座上的『妇』人。

    『妇』人四十多的年纪,慈眉善目,看着是个好与的。

    『妇』人着了媳,眼神一亮,脸上的意更灿了。

    苏语嫣却是有纳闷,她怎觉得这婆母到她的第一眼,似乎很是惊喜?

    苏语嫣琢磨了一下。觉着是因自己是尚府的嫡女,能帮助到她子才如此。

    小夫妻二人才走到厅中,还未开口,有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终看新媳『妇』的面,这都快晌午了吧?”

    苏语嫣不喜欢这语气。

    她往说话的人望去。是一个约莫四五十岁的『妇』人,『妇』人的脸有长,头上都『插』满了金饰。她也不怕那珠钗簪子压歪了她的脖子。

    最主要的是那双似非的眼神。这眼神让苏语嫣想起了那个一直把她当做刀子使的苏雯。

    想起一直利用自己的苏雯,原本挂在脸上的微微意也渐渐消失了。

    气氛一时有僵硬。

    这时坐在上座的齐母忽然声道:“我方才已经说过了,谨与语嫣会晌午的时候过来,嫂嫂就不要再重复一遍时辰了。”

    声音温软,似乎『性』子就如同她这新婚丈夫所言,是个好与的。

    苏语嫣望向婆母,脸上又挂上了意。

    她听得来,婆母在帮她说话。

    舅母的面『色』变了变,捏着帕子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齐母。

    齐母身旁站着的婆子提醒:“大娘子,该敬茶了。”

    随后有婢女端了茶水来,苏语嫣她也就没把那『妇』人当一回事,她很利索的就与身旁的新婚丈夫跪了下来,毫不扭捏就唤了一声:“母亲,喝茶。”

    齐母脸上的容顿时更深了,欢声应了一声“诶”,然后喝了子与媳的茶后,从一旁拿了个盒子过来,打开盒子,从中取了一个金镯子。

    镯子上边的雕花甚是精细漂亮。

    齐母拉过媳的手,把金镯子戴入了她的手腕中,温声道:“我们齐家没有什么传家宝,金镯子对我们齐家意义深重,若是当年没有金镯子,我们一家人估『摸』着……”话语一顿,道:“现在是大喜之日,那话不吉利的话就不说了。”

    估『摸』着怎了?苏语嫣有好奇,但婆母不说,她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

    齐母望着媳,略为愧疚道:“礼轻,你莫要嫌弃。”

    苏语嫣什么好东西没过,所以她倒也没有太惊喜,她已然把婆母归类为自己人,『摸』着手中的金镯子,道:“媳喜欢得紧,多谢母亲。”

    谢过婆母后,起了身,再认屋中其他亲戚。

    走到那对中年夫妻的身前。齐君谨淡淡介绍:“这二位是舅舅舅母。”

    苏语嫣想起方才『妇』人的暗讽,脸上没了意。

    她脾气向来不大好,这『妇』人敢阴阳怪气自己,她也不憋着自己。她脸上恢复了意,不解问身旁的丈夫:“第二日不是只有夫君家中亲戚在吗,为何舅舅舅母也会在?”

    那夫妻二人的面『色』顿时不太好了。齐家确实没有邀他们过来。

    如今齐家飞黄腾达了,又娶了尚千金,他们自然巴结了上来,所以也就过来了。

    中年『妇』人忙开口道:“新媳『妇』这就有所不知了,我们家是齐家的恩人,十年前要不是我们收留了齐家,估『摸』这君谨今日也不会当上官了。”

    苏语嫣望了眼身旁的齐君谨,他面『色』平静,没有什么意,再想起今日他说的话,心理隐约猜到了这舅母的话夸大其词了。

    收留是真,没准没收留日,就是收留了也没什么好日子过。

    而且有恩的是齐家,又不是她,她为何要忍受这『妇』人的阴阳怪气?

    想到这,她也没喊舅舅舅母,只问身旁的人:“什么时候以用膳,我肚子饿了?”

    苏语嫣只是方才的话上带了声舅舅舅母,却是连一声正经的都没有喊,让舅舅舅母俩人的脸『色』变了又变。

    这不知最主要的,主要是那脸『色』平静的外侄在听到这话,也不训斥,反倒是面『露』温和的意,与自己的新婚妻子道:“那现在开席。”

    说罢,往母亲望去:“母亲,开席了。”

    被忽视了的舅舅,暗恼的瞪了眼自己的妻子,似乎怪妻子方才在人一来就给得罪了。

    那中年『妇』人被丈夫瞪了一眼,也有不爽,暗暗的瞪了眼齐母。

    齐母对上那带着凶意的视线,忙避开了,不敢直视。

    与苏语嫣厅的婆子把厅中每个人的细微表情都望在了眼中,她心底依然在细细琢磨,等想应对的法子,再给自家姑娘支招来应付婆母,还有那婆家亲戚。

    婆子是柳大娘子身边信得过的心腹,此番最闹心的女嫁了,她自是放心不下的,所以才让这婆子陪嫁过来,往后在齐家护着女,帮女谋划策,莫要叫人欺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