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第97章 九十八章共同进退才是顾家的祖训。…… 第(1/1)分页

第97章 九十八章共同进退才是顾家的祖训。……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郑知敬对年陷害许通判的事情供认不讳。他交了事情的因,  也交了又如何蒙混过关的。

    他因通匪被许通判怀疑,所先下手为强,让在通缉令上的山贼假意被捕,  待指认了许通判后再李桃僵,寻了死囚来假扮他们。

    而许通判之所会认罪,  皆家都已经落狱,郑知敬便家老少的『性』命相挟。

    许通判知晓他不认罪,  也难活着出,如此不如保住家人一命,所最后只能含泪认罪,背负着污名而逝。

    郑知敬也承认自己所谋算,  而一些衙役或有小有权势的人也因受他贿赂而参与到了其。

    郑知敬被游街的时候,被砸了不知道多少的烂菜叶和臭鸡蛋。

    郑知敬被判秋后斩首,  其父母流放北境。

    而吴太守知道自己已经有失察之责,  已经向朝廷送了检讨,及辞官的折子。

    最击吴太守的不因为失察之责,而自己看错了人。这个人不仅通匪,  还陷害了朝廷命官,让自己晚节不保,更重的他把自己的掌上珠许给了他。

    顾时行与苏蕴这两日也准备金都了,所院都理行礼的下人,把准备好的物什抬前院放着,  明日也好装车。

    院抬着,或捧着行李的人从月门处鱼贯而出。

    苏蕴在旁嘱咐:“小心些,里边有七婶送的陵川瓷器,别弄坏了。”

    顾时行从外进来,看了眼鱼贯而出的行李,  收目光望向院的妻子。

    近后,才趣地:“你这把整个陵川都搬吗?”

    苏蕴轻瞪而来他一眼,与他进了屋子,才解释道:“这还算少了的,那些陵川贵眷知晓我金都了,一个个都送了好些礼来,我都没收。而族亲眷知晓我不会收太过贵重的礼,所只送了陵川的特产让我带,也有好些托我带给母亲的。”

    顾时行略微诧异:“都她们所赠的?”

    苏蕴给他倒了一杯温茶,递给他:“那倒不,有些我今早挑选的。毕竟难得来陵川,也不好不给府的姊妹,还有苏家的兄弟姊妹带些礼,还有哥哥的小闺女也准备了许多。”

    顾时行接过茶水,轻笑:“你倒什么都想到了,若礼不够的话,下午我与你外出一同挑选。”

    苏蕴摇头:“你尚有杂务未处理完,我与七婶她们就好。”

    说到这,苏蕴才:“你方才寻七叔都说了什么?”

    顾时行饮了茶水,才道:“审郑知敬才得知他这四年来依旧有给与他通匪的那一伙山贼通风报信。每每有剿匪都会事先给他们消息,让他们撤退,这些年来岭南的山贼虽然收敛,但岭南几乎所有的抢掠财物都这一伙山贼所为。”

    闻言,苏蕴紧蹙眉头,担忧道:“若不管,只怕过个几年,山贼又会继续猖狂来。”

    “那郑知敬可有供出山贼藏匿之处?”

    顾时行放下杯盏,摇头:“那些人虽从他这里取得信息,但同时也提防着他,郑知敬只知大概位置,不知准确的位置。”顿了顿,又道:“这事不归我管,我已经让七叔留意,若探得所在,便立刻派人剿灭。”

    现今太守虽然还未卸任,但心都已经不在政务上了,所现在陵川大多事务都身为知州的顾七叔在管。

    苏蕴轻呼了一口气:“不过好在许通判能沉冤昭雪了,原本被流放的许家人也能到陵川了。”

    说到这,苏蕴:“那郑娘子如何处理?”

    这两日她一直忙碌,也没有他。

    顾时行道:“郑知敬招供前还提了一个求,不牵连他的妻子,我思索过后,便让她姑子庙,十年不得出庙。”

    苏蕴闻言,叹了一口气,心里总觉得堵得慌。

    上前一步,双手从他腰侧穿过,抱住了他,贴近了他的胸膛,叹息道:“若那郑知敬不那种心术不的人,与郑娘子而言他确实个难寻的良人。”

    话语到这,语气带了许多的感叹:“往后便遇上再大的风浪,你也不能把我推开,我们同进同退。”

    她信顾时行的为人,他不会做像郑知敬那样泯灭良心的事情。但遇上困难,他恐也会做出像郑知敬一样的选择。

    顾时行环抱住了她,贴着她的髻,低声给了她承诺:“好,同进同退。”

    听到他应好,苏蕴松了一口气,埋在他的胸膛之汲入属于他的清冷的气息,舒心且安心。

    她似乎越的眷恋独属他的气息了。

    晚间,族亲眷做了践行小宴,来时的接风小宴热闹欢喜,时的践行小宴却多了几分伤感。

    毕竟都在陵川相处了一个余月,相处来也舒心,苏蕴自然也不舍的,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只能期望下一的再聚。

    翌日辰时初,旭日初升,天『色』清亮。

    有来时多少人迎接,时也多少的人相送。

    挥别了这陵川热情的族人,马车也渐渐地离开了众人的视野。

    直到看不到后,苏蕴才放下帘子,轻靠到了身旁男人的肩膀上。

    顾时行什么都没有说,只握住她的手。

    他们从陵川出,出了岭南的地界,大概五日时间,而出岭南,有一条约莫十多里地的峡谷。

    行入峡谷,外边的马车忽然停了下来,在眯眼假寐的顾时行睁开了双眸,听到有马蹄声出现在马车一车,他挡住靠着她休息的苏媛,掀开了一侧窗户的帘子。

    马车旁的暗卫低声道:“世子,附近鸟兽似乎有些不对劲,过于躁动了。”

    顾时行『色』肃然凝了来,沉『吟』了一息,吩咐:“立即让人前边与原路返探路。”

    暗卫颔首,随而骑马到前边安排人探路。

    苏蕴也醒了过来,听到他们二人的话,从顾时行的怀身,略有担忧:“出什么事了?”

    顾时行的暗卫受过严酷的训练,对周遭的环境很敏锐,若他们觉得有什么题,那十有八/九了。

    顾时行也放下了帷帘,知晓苏蕴也不好哄的,便直接与她说:“鸟兽躁动,一则有可能天气或地动,二则有极多的人聚集在一处。可时下晴空万里,且陵川极少地动,一个可能几乎排除。”

    苏蕴闻言,脸『色』也瞬间肃然了来:“人多聚集……会不会与郑知敬勾结过的山贼?!”

    顾时行『色』严肃,他也这个想法。

    静默片刻,他道:“若真的山贼,只怕后方的路也被堵死了,若一会有什么危险,我会尽力把你先护送。”

    苏蕴闻言,立即抓住了他的手臂,紧皱眉头:“你说过的,同进同退。”

    顾时行轻拍了拍她的手:“我知道,护送你了,我才不会有后顾之忧。”

    说罢,他让她在马车内先坐着,他出安排人看周围的地形,看看有没有可退之路。

    苏蕴在他出前,拉住了他的袖子,顾时行转头望向她。

    苏蕴道:“你记住你应过我的话。”

    顾时行淡淡一笑,随之点头,温声应:“不会忘的。”

    再次得到他的保证,苏蕴才松开了他的手。

    顾时行下了马车,安排暗卫在方圆一里内搜寻其他出路。

    她们所在的峡谷,两边山势陡峭,无路可攀爬,但仔细寻一寻,应能寻到出的峡谷狭路。

    不一会,前前方探路的与在方圆探路的暗卫一同到顾时行面前禀告。

    前方探路的暗卫面『色』紧急:“世子,前方有埋伏!”

    说话的时候,后方探路的人也骑马赶了来:“世子,后方也有人追来了,约莫小半刻就来到了!”

    这时地面隐隐有震动,还听到了远处传来的马蹄声。

    岭南的山贼许久未有这么大的动静了,可却在他离开岭南的时候似乎倾巢而出,其目的绝不可能只为了钱财。

    山贼多为无恶不做,但因近年剿匪频繁,恐怕多受窝囊之气,此次想擒住他来和朝廷谈条件。

    只一息,顾时行就有了答案,面『色』倏然一寒,沉着脸方圆一里探路的暗卫:“可有找到狭路?”

    那人语速极快的道:“前方半里有一条被树木所掩的小狭路,因狭隘,所马车无法通过,只能一人一人的通过。”

    顾时行没有迟疑,机立断的道:“安排两人护送女眷离开,再立即寻人来支援!”

    若部人都了,山贼熟知地形,恐怕不稍片刻,便会赶上且围了他们,届时只怕一个人都不了。

    苏蕴听到初意传来顾时行的命令,再而下了马车,急急的到顾时行身前,:“你呢!?”

    情况紧急,顾时行与她解释不了太多,只道:“山贼目的我,大抵想擒住我与朝廷谈条件,不会伤我『性』命,但若你与其他婢女都被抓了,后不堪设想,赶紧先。”

    山贼□□掳掠,无恶不作,女眷若被擒,后可想而知。

    说罢,顾时行看向夏珂,命令:“立即把娘子带!”

    夏珂立即拉上苏蕴,苏蕴知晓自己留下累赘,累己也会连累旁人。

    她咬了咬唇后,面『色』认真地与他说:“你小心,莫违背对我的承诺。”

    说罢,转身便与夏珂快步离开,但却还频频头望向顾时行,眼眶逐渐婆娑,眼前也雾蒙蒙的一片。

    顾时行深呼吸了一口气,为了让她不头,直接转了身。

    再首,她已经没了人影。

    两面皆有马蹄声传来,顾时行冷着脸拿了一柄枪尖泛着银光的长枪,继而伫立在峡谷之间,目光锐利而凛冽的望着前方,与近百人的侍卫与暗卫严阵待。

    他自然也可一同,但顾家的子孙不会做出抛弃自己的下属而逃跑行径。

    共同进退才顾家的祖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