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第87章 八十八章想欺负我儿媳?做他的春秋…… 第(1/1)分页

第87章 八十八章想欺负我儿媳?做他的春秋……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苏蕴因吃错吃食而病了, 这事也传到了二房三房那边。

    二房大吵了一回,顾二叔昨晚就打算让人把妻子送回娘家去,她却哭着骂着不肯回去。

    然后一宿没人理她, 第二日一早她忽然听到清澜苑那边半夜急急请了大夫,好像是因世子娘子昨夜不吃错了什么东西, 昏『迷』了一宿。

    没确切听到是吃错了什么,但听到这里也道是吃食被人动了脚。

    顾二婶的心沉了下去, 这苏氏段可真狠呀,了让侯府休了她,竟然做出这等阴险段。

    昨日才在大嫂那处闹了矛盾,半夜就中毒了, 这不是摆着给她下套子么?!

    想要嫁祸给她,没门!

    但想了想, 又极担忧, 昨日丈夫责骂她,说要把她送归家的时候,竟然没一个女帮她的, 就是媳是默默地站在一旁,她心寒了。

    如此丈夫与女,还不如她娘家的外侄呢!

    但现在她心里确实有些怕,万一丈夫真的以是她想要毒害苏氏呢?一时冲动写了休书如何是好?

    不成,她得回娘家躲一躲。总归年底了, 等到春节,丈夫定会来接她。

    毕竟这个家要是辈不在,那岂不是丢死人了?

    她帮了娘家这些年了,娘家人自然会站在她这一边,不会那么轻易就让自己被欺负了的。

    一宿未眠的顾二婶收拾了行囊, 故意在自家丈夫和女嚷了一声“既然别人欺负我,连丈夫女欺负我,我不如就回娘家去了!”

    顾二婶嚷出这话,让顾二叔无言以对。

    昨日吓唬她要送她回娘家,她哭着喊着说不回去,怎今个一早就改变了注意,自己就嚷回去了?

    不多时,在听到院传来说世子娘子因昨夜吃错东西出了疹子,顾二叔隐约猜到了妻子什么要赶着回去了。

    她这是怕别人以世子娘子是她害的。

    同床共枕了近二十年的枕边人到底是个什么『性』子,顾二叔还是心肚的。

    脑子永远一根弦,虽然喊声大,却胆小怕事,她最大的胆子也就敢找借口从自家和大房那边讨来银钱送回娘家养白眼狼了,下毒害人这种事,她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既然她敢回,她就回。

    他不但不会去接,还会让她娘家以她要被休弃了,让她好好瞧瞧她娘家那是些什么人!

    世子娘子夜半昏『迷』,与顾二婶回娘家的事一同传到顾三婶的耳里。

    顾三婶梳妆时,皱着眉头与自己的贴身婢女道:“怎么就这么巧,莫不是那苏氏算计好的?”

    帮其梳妆的婢女应道:“苏氏能嫁入侯府,可见就不是简单的角『色』,娘子往后可要小心些了。”

    闻言,顾三婶看了眼镜中的自己,忽然嗤笑一声:“我懒得与她同流,她也对付不到我的头上来。只是今日这事她做的太过份了,那二嫂确实做了上不了台的事情,可她做的这事情,还不是半斤八两?”

    话到最后,皱起了眉头:“侯府门风素来极好,除了二嫂娘家的那些混账事外,二嫂也是不会做出这等害人的事情的。可苏氏倒好,才进府多久,就闹得侯府鸡犬不宁,现在还想着排除异己了?”

    话到此,顾三婶的『色』不大好。

    心想,得好好打压一下这苏氏了,不然只会得寸进尺,坏了侯府门风。

    *

    苏蕴如今吹不得风,日日在房中,只从初意那处听到了关于顾二婶回娘家的事情。

    顾二婶回娘家的原因,她也没有细究。

    顾时行原本今日要上值的,但因她的原因,所以告了假在家中陪她。

    大夫开了『药』浴的方子,让她泡澡。她起初不让顾时行进浴间,他却偏是要进来,还让下人退了下去。

    苏蕴因身上的红疹,有些不自在。

    扭捏道:“我说不用你帮忙了,你怎还进来了?”

    顾时行用襻膊束缚着宽袖,继而拿了棉巾,在她的后背轻柔擦拭,看到那点点红疹,擦拭的动作更加的温柔。

    他缓声道:“我到底不放心旁人来伺候你。”

    听到这话,再感觉到背后轻柔的力道,苏蕴心头似有落叶落入水中,漾起一圈圈浅浅的涟漪。

    眼里不禁染上笑意,也就没有再赶他出去。

    泡在热水中,身上那种似有似无的痒意也渐渐消了。

    她舒服的闭上了双眸,索『性』趴在了浴桶的边缘上,略慵懒的问:“二婶今早怎么就突然回了娘家?”

    “我猜测是因听说你昨夜吃错了东西,以你是被人下了毒,怕这罪名落到她的头上,心里更害怕二叔一气之下真把她给休了。”

    苏蕴一愣:“她不会是想我陷害的她吧?”

    顾时行淡淡一哂:“还真有这个可能。”

    她喝了婆母送来的汤后,昏『迷』不醒还生了疹子的事,苏蕴让婆母与道这事的人莫要说出去。毕竟谣言只会越传越离谱,最后没准还能传出个婆婆谋害媳的说法来。

    顾夫人晓媳是自己着想,心头更是感动不已,今日回院子睡了两个时辰,醒来后又急急的来了清尘苑。

    见媳比早上醒来的时候多了些精神,心里头才稍稍得松了一口气。

    苏蕴又疑『惑』道:“她怎就想到我会害她,我在她眼中怎就成了心计深沉的人了?”

    她寻思了一会,觉得应是昨日的事情才会让二婶有了这种错觉。

    顾时行舀起热水淋在了她的肩头上,过了一会后,才语重心地道:“我听说二婶与三婶常给你脸『色』看。”

    苏蕴一怔,睁开眼,扭头望向他:“谁与你说的?”

    顾时行继而往浴桶中加热水,望了她一眼,轻声叹息:“我若不问旁人,你也不会与我说。”

    苏蕴理所当然道:“可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后宅小事,我能应付,也就没有与你说。”

    顾时行倒了热水,再探了浴桶中的水温:“倒不是说你要寻求我帮忙,就与我多说一说平日里的事,我想听。”

    苏蕴心想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夫妻见话家常,也就点头应:“往后我会与你说的。”

    他轻点头:“我不希望你委屈,她们若是真给你脸『色』了,你也不必给她们好脸。”

    苏蕴忽然轻笑,饶有兴味地问:“你这事怂恿我放火呢?”

    顾时行伸在她的发顶轻轻一『揉』,淡然一笑:“你往后闹腾些也无所谓,我给你撑腰。”

    因水热,满浴间是雾气。顾时行又一身白袍,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俊不已,再加上这一句话,苏蕴心头怦然一跳,只觉得这热水更烫了。

    转回了脑袋,小声嘟囔:“我才不是那种闹腾的人。”

    但想了想,又觉得这话有些站不住脚,毕竟昨日自己就间接让二房闹腾不已,顾二婶还回了娘家呢。

    泡了约莫有小半个时辰,苏蕴泡得有些头晕,顾时行直接抱她起来,半点也不在意那带了些许褐『色』的水沾染上了他那白袍,污渍很是显。

    苏蕴有些在意,他只道:“脏了换一件是。”

    把苏蕴抱出来,擦拭了身子后穿上了里衫后,才把她抱出了耳房,入了屋中,把她放到了床上。

    苏蕴在泡『药』浴的时候就已困了,如今沾了床,打了个哈欠,入了被窝后不久就睡了过去。

    顾时行换了一身衣服,坐到床边的时候,苏蕴已熟睡。

    他看了眼床头的佛串。思索了一下,还是拿起佛串,伸进了被衾中,把她的拉了出来。

    苏蕴睡意极浓,但也被他的动作扰到了,半张眼眸,困乏无力地问:“怎么了?”

    顾时行摇头:“无事,你继续睡。”

    苏蕴闻言,也就不管他有没有抓着自己的,继续睡了过去。

    顾时行动作温和的把佛串戴入苏蕴的中,缠绕了圈。

    苏蕴睡得『迷』糊,但也晓有人在她的腕上戴了微凉的物什。

    费力的思索,隐约反应过来了是佛串。

    佛串护平安,她昨日昏『迷』不醒,或许真的吓到他了……

    伴随这想法,意识渐渐地消散,陷入了沉睡中。

    苏蕴身上的红疹第三日消了,但直至第五日,顾时行才让她出房门。

    被闷了日,是外边下雪了,也阻挡不了她出门的心思。

    离春节就剩下十日了,听初意说,二房那边愣是没有人去接顾二婶,也没有人提起这件事。

    二房要怎么处理这件事,苏蕴也不打算掺和进去。

    苏蕴今日出门,是去婆母的院子请安,不曾想却在半道上遇上了顾三婶。

    往苏蕴见了这顾三婶,只是略一颔首,对方也是点了点头,然后井水不犯河水。

    今日苏蕴刚颔首,要走开,只听顾三婶冷冷的喊了声:“世子娘子。”

    苏蕴听到这语气,隐约觉得来者不善。

    转头望去,还在一丈外的顾三婶朝着她走了过来。

    在三步外停下了脚步,依旧是那么一副高傲的神『色』,下垂眼睑的看着苏蕴,冷声道:“侯府不兴那种下作的段,你若还想平平静静的做世子娘子,就别想着用那些不入流的段排除异己,搅得侯府家犬不宁。”

    苏蕴微一挑眉:“不三婶是什么意思?”

    “你我心肚,我也不把话说透,话尽于此,好之之。”

    说罢,顾三婶微抬下颌,从苏蕴身边走过。

    “三婶这说教的语气,我不中听,甚至有些生气。”她想,顾时行说得没错,她还是要闹腾些的好。

    背对着苏蕴的顾三婶脚步一顿,眉头紧皱,又听她说:“三婶好似过于自以是与自恃清高了。”

    顾三婶脸『色』微沉,转回身,看向苏蕴。

    苏蕴也抬起下颌,目光中也『露』出了分看不起,也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高傲的人,往往最容不得旁人不把自己放在眼中。

    “从我嫁进侯府,三婶就从未给过我好脸『色』,三婶凭的是什么?”

    顾三婶身旁的婢女轻翻了一下眼,低声嘀咕道:“我家娘子是县主出身,有些人不过出身不高,却心比天高。”

    苏蕴脸『色』顿时一沉,眼神锐利扫了一眼那婢女,再而望向顾三婶,沉声问:“三婶就是如此教导下人的,还是说是三婶故意如此吩咐的?”

    顾三婶『色』不变,也不斥责下人,只冷着脸看着苏蕴。

    苏蕴在她的目光之下,冷笑了一声:“既然三婶不会管教,那我替三婶管教管教!”

    “下人不敬主子,出言侮辱,浅夏张嘴!”

    顾三婶与婢女皆一愣,在浅夏上,顾三婶脸『色』一沉,怒斥:“你敢?!”

    浅夏是有分腿脚功夫的,那婢女压根不是对,浅夏直接一拽,就把人从顾三婶的身旁拽了出来。

    踉跄两步,一巴掌重重的落在了她的脸上。

    “啪”的一声,在回廊下响起,惊了许多的人,包括顾三婶。

    她不敢置信,这平时装得温温柔柔的苏氏竟然真的敢当着她的,教训她的人。

    被打了的人被浅夏紧紧地抓住了腕,头上的发髻也因那一巴掌歪了,脸也很快的肿了起来,可见浅夏的劲有多大。

    “娘、娘子奴婢做主呀……”因被打了一巴掌,话语囫囵不清。

    顾三婶气得颤抖,怒视苏蕴:“你打我的人?”

    苏蕴『色』冷冽:“三婶口口声声重规矩,可三婶的规矩又在何处?”

    许是苏蕴气势十足,她朝着顾三婶『逼』近一步,顾三婶退一步,散步之后,顾三婶身后是凭栏,苏蕴停下的步子。

    “难道三婶是凌驾于规矩之上吗,别人需得遵守,而三婶就不用?”

    “你胡吣什么,我何时不遵规矩了?”

    苏蕴忽然一声轻笑:“遵规矩就是纵容下人以下犯上?遵规矩就是从未拿眼来瞧侄媳?”

    苏蕴自问后又自答:“我白了,因三婶是县主出身,出身高贵,所以哪怕我现在是世子娘子,将来的侯夫人,在三婶眼里依旧低贱。我低贱,在三婶眼里,我夫君是不是一样低贱?我婆母与公爹是否也入不了县主的眼?”

    “你血口喷人,我何时说过这样的话了?”顾三婶素来高傲的脸上出了分错愕,随后才反应过来她胡『乱』扣帽子。

    “那三婶敢发誓否认不曾看低我,没有不把我放在眼里?”

    顾三婶忽然梗着脖子一笑:“你值得我把你放在眼里吗?”

    苏蕴点头,“县主既然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我何须把县主也放在眼里。在县主眼里我不配做世子娘子,在我这眼里,县主也不配做我的辈,往后我也不会再唤一声三婶。”

    闻言,顾三婶脸沉了沉,道:“你这等没教养的,我与你多说做什么,今日你打了我的人,此事不会善了了。”

    苏蕴看到了远处急急赶来的婆母,看向顾三婶,淡淡一笑:“真巧,我也不打算善了。”

    不多时,顾三婶后边传来顾夫人的声音:“这是怎了?”

    看了眼被浅夏抓着的婢女,再看那脸,顾夫人看向苏蕴:“怎打起人来了?”

    顾三婶道:“大嫂,苏氏不仅打了我的人,还假意中毒『逼』走了二嫂,如此还不重罚,有失侯府的规矩。”

    听到那“假意中毒『逼』走二嫂”的话,顾夫人略一愣,随即白了是什么意思。

    还未开口,那边的浅草就开了口:“我家娘子是谁县主出身,有些人不过出身不高,却心比天高。”

    顾夫人不解地看向浅草,浅草却看向了自己身边吓得低着头的不敢示人的婢女,道:“这话是她说的,三大娘子不仅不训斥,还纵容下人如此含沙『射』影地侮辱娘子。”

    顾夫人脸黑了,扫向顾三婶:“有没有这事?”

    顾三婶素来要强,但现在对的是大嫂,也是侯府主母,服软的低下了头,僵硬的回:“有。”

    顾夫人气急反笑,也不隐瞒了,直接道:“阿蕴心比天高?我直接与你说,她是行看上的,也是我认准的媳,就是皇后娘娘夸赞她稳重,事理,谁不敢质疑,反倒你敢质疑了?!”

    顾三婶从未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责骂,一时脸红脖子粗。

    又听顾夫人继续道:“阿蕴中毒?谁与你们说的?以讹传讹的话你也信?!”

    冷哼了一声,直接说了实话:“阿蕴是因喝了我送去的炖品,她不里边有一味滋补的『药』她是吃不得的,所以服用后生了疹子,昏『迷』了一宿,差些没了半条命。她不仅没怪我这个婆婆,还了不让旁人非议我,才不让人把这事说出去,现在反倒成了你污蔑她的理了?”

    听到顾夫人的话,顾三婶神『色』一僵,心绪也开始惊惶了起来。

    方才她斥责苏氏的话,顿时成了笑话,也打了自己的脸。

    一时无比的窘迫。

    苏蕴看了眼惊『乱』了的顾三婶,无语至极。

    她也没说错,自以是,自恃清高。

    苏蕴走到了婆母身旁,轻声道:“母亲还是回去再说吧。”

    顾夫人对她微微摇头,然后看向顾三婶,开口道:“我今个把话撂到这了,管你是县主还是什么更加尊荣的身份,若是欺负了我这媳,我也不会容忍。”

    话到最后,她走到顾三婶身旁,看着顾三婶。

    丝毫不顾妯娌关系将来会变得如何僵硬,依旧道::“你县主,身份是高贵,但阿蕴是世子娘子,将来的侯府夫人,行的发妻,更是皇后的外甥媳『妇』,太子的表嫂,论起身份,她比你还要尊荣,你何来的脸瞧不上我媳?”

    顾三婶微微收紧了心,羞耻地低下头,全然不敢看身的大嫂,还有那苏氏。

    她笃定是苏氏用苦肉计『逼』走二嫂,所以才会出言训斥苏氏,让她消停,可不承想竟然是因大嫂送去的炖品才置苏氏昏『迷』,而跳梁小丑竟是自己。

    顾夫人气势凛冽的说完这话,拉着媳就走了,懒得再看一眼三弟妹。

    一个两个觉得自己是辈,就能欺负她的媳了?

    做他的春秋白日大梦去!

    苏蕴目光落在被婆母牵着的上,心里不仅感动,还觉得很暖很暖,眼里不禁流出了浅浅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