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第74章 七十五章剧情,大皇子府。 第(1/1)分页

第74章 七十五章剧情,大皇子府。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过数, 苏蕴到大皇子府登门拜访大皇妃。

    若是旁人,谢意冉不会见,但道是苏蕴, 便也就让人请进府中。

    因要在榻上休养,所以大皇妃让下人把顾娘子请到屋中。

    见到苏蕴, 谢意冉歉笑道:“抱歉,招待不周。”

    苏蕴忙道:“我明白的, 大皇妃不用感到抱歉。”

    下人挪来杌子,苏蕴坐在床外,略为谨慎,担忧地问:“皇妃的身子调理得怎么?”

    谢意冉淡淡一笑, 道:“顾娘子不用太小心翼翼,这屋外我都安排自己人。”

    说到这, 又轻抚抚肚子, 温柔地道:“最近气有不顺,但又不好寻大夫,只让自己心态好, 多休息不多动,按用安胎『药』。”

    这话落在苏蕴耳中,听着有心酸。

    想想,问:“大皇子殿下可道这事?”

    谢意冉笑容淡许多,微微摇头:“告诉他有什么用。”

    听着大皇妃的话, 苏蕴感觉到几分心死的态度。

    “可如今就是在屋子里头躺着,那陈侧妃总该会察觉什么不对劲,会想出别的法子,且……”苏蕴微顿。

    谢意冉抬眸,带着疑『惑』地望向她。

    苏蕴斟酌片刻, 才继续道:“且在那皇妃离去后,我想许久,那陈侧妃娘家权势不大,可为何收买得太医帮她?”说到这,苏蕴面『色』凝重的与大皇妃视半刻,才缓缓地道:“会不会有什么人在帮着她,又或是想借她的手来害皇妃呢?”

    谢意冉面『色』的『色』逐渐凉几分,但没有太多的惊讶,显苏蕴说的,她也想到。

    “等皇妃这胎安好,太医再过一段来诊脉,恐怕一下子就辨别得出来皇妃服用安胎『药』,届后边又会起新的幺蛾子。”

    谢意冉沉思下来。她若是想塌心的安胎一月,几乎不可。

    若真的是宫里头的那位婆母想要害她,那么以宫里的手段,数不胜数。

    苏蕴温声劝道:“这事不瞒下,一旦瞒下来,有一便有二。”

    说到这,又道:“那陈侧妃我虽尚未见过,可我也听到她为包庇自己的弟弟,目无王法的威胁殴打受害人的行径。再有她害我的嫌疑,我不仅不喜,甚至可以说是无比的厌恶她,我也等着看她的报应。”

    苏蕴脸上的厌恶和嫌弃,没有一丝的掩饰。

    谢意冉微微垂眸,轻声道:“她高兴不太久。”

    苏蕴琢磨一下这话的含义,晓大皇妃准备反击,她一开始的目的算是达成一小步。

    “可依皇妃在的身子,恐怕难以应对,不如便让别人来应对。”苏蕴提议道。

    谢意冉微微眯眸,不解地看向苏蕴:“你是建议我给殿下纳小?”

    苏蕴解释:“我并非是想要皇妃给大皇子殿下纳小,而是让陈侧妃误以为是如此,如此她定会找那人麻烦,再而在大皇子殿下的面前闹。”

    话语一停,苏蕴淡淡一哂,继而道:“曾心爱,怎么看都是美好的。可若是胡搅蛮缠,不讲道理的次数多,恐怕会让人心烦意燥,难以忍受,最后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哪哪不对。”

    苏蕴语声缓下来:“若是在不把麻烦去,继续放任下去一段,等那陈侧妃往后生出孩子,恐怕也是子凭母贵。小县和皇妃腹中的孩子,往后又该如何自处?”

    谢意冉明白苏蕴的意思,只怕等那陈侧妃的孩子生下来,庶出不像庶出,嫡出不像嫡出。

    没有什么意外,往后丈夫是要封藩为王的,有爵位世袭,若是陈侧妃也生出一儿子来。若她这怀中的也是儿子,还未出生就被她如此加害,要是出生,为爵位,她指不定更会变本加厉。

    话到最后,苏蕴也不否认:“我说的这自是有我自己的私心的,我便是再厌烦那陈侧妃,但也没有由头也没有资格去应对她,只干看着,可皇妃有这由头,也有这资格,为何要忍她?”

    原本,谢意冉怀疑陈侧妃与婆母有什么勾结,她想把她的事情拿出来,或许婆母为撇清关系,自会把所有过错都推到陈侧妃的身上。

    谋害皇家子嗣,罪名不小,可架不住丈夫对她还有感情,万一又被她侥幸躲过呢?

    还有婆母,这一次害她不成,会不会还有下回?

    这天下来,谢意冉也把以往与婆母有关的细节逐一仔细想一遍。

    但凡每次按照子与丈夫进宫请安,婆母娘家的嫡女都会在,每回都会让丈夫和表妹出去,与她这儿媳有提及话要说。

    有她都隐约感觉得到婆母语气中对她的不屑,还有眼中隐约透出的瞧不起。

    她也想起出嫁,父亲与她说过的话——德贵妃估『摸』不会太满意她这儿媳,让她嫁给大皇子后,谨慎。

    如今过去五年,依旧还是不满意……

    收回思绪,谢意冉看回苏蕴,淡淡道:“顾娘子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考虑的。”

    就在这,屋子外边传来一声脆生生的“娘亲”。

    听到声音,谢意冉轻笑一声:“是若儿。”

    她朝着外边喊声:“让若儿进来吧。”

    不一会,一约莫三岁左右,梳着两小头包的小姑娘走近屋中,迈着踉跄地小步子跑向母亲的床榻。

    小姑娘停在床边。谢意冉『揉』『揉』女儿的脑袋,温柔地道:“若儿,喊顾娘子。”

    若儿很听话的转过身来,甚是有礼貌地唤一声:“顾娘子。”

    小姑娘白白软软的,就是声音也软软糯糯的,很是讨人喜欢。

    苏蕴也早已想到可会在大皇子府遇上小县,便把准备好礼物的小盒拿出来。

    谢意冉见此,忙道:“顾娘子怎如此客气。”

    苏蕴笑道:“一次见小县,还是得送的。”

    说罢,把礼物递给小姑娘,小姑娘看自己母亲一眼。见母亲点头她才接过,打开一看,见是一双『毛』绒绒的蝴蝶头饰,一张小脸上满是惊喜。

    “娘亲,好漂亮的蝴蝶。”

    谢意冉看眼女儿捧在手中的头饰,温柔一笑,随而看向苏蕴:“顾娘子有心。”

    因也言尽,再者小姑娘在这,也不好说什么,苏蕴便起身告辞。

    谢意冉让人把苏蕴送出去后,垂眸看向自己的女儿,轻轻抚『摸』着女儿的脑袋,心思是复杂起来。

    她明白顾娘子此行的用意,且顾娘子也完全没有遮掩,顾娘子就是明着想与她合手让那陈侧妃遭报应。

    也罢,她们二人的目的已是一致的,而且顾娘子所言有理。

    她如今的身子确实不宜费心思太在意那陈侧妃,必须把陈侧妃的一半注意力引走才行,且若是让丈夫厌烦也是好事。

    她不需要什么他的宠爱,他爱谁都无所谓,可她的孩子不委屈,所以他不爱上任何人。

    *

    苏蕴从皇妃的院子出来。

    院子外边,她离去的必之道上站面容艳丽,打扮更是张扬的女子。

    若是没有猜错,这人就是陈侧妃。

    会在大皇子府中见到陈侧妃,也在苏蕴的预料之中。

    陈侧妃对自己的弟弟千依百顺,疼爱弟弟的名声早就在这金都城传开。

    上一回陈明阆被打,很多小道消息都说是顾行打的,估『摸』着陈家也是认定凶手是顾行。

    而这一回又莫名其妙地被打,陈明阆怕李嵇怪罪,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肯承认自己当都说什么,什么都闭口不说,反而更让陈家人怀疑忠毅侯府。

    再到陈侧妃这处,陈明阆被打的那,她恰好与大皇妃见过面,十有八/九会被陈侧妃怀疑与她有关。

    以打听到这陈侧妃的『性』子来看,晓苏蕴来寻大皇妃,必会来堵她。

    这也是苏蕴的目的之一,特意挑一大皇子不在府中的间来皇府看望大皇妃,再而让陈侧妃寻滋挑事。

    苏蕴走近,浅笑地唤一声“侧妃。”

    陈侧妃虽为大皇子侧妃,总该是妾,苏蕴为侯府正妻,互皆不必行礼。

    陈侧妃面上没有什么笑意。自己曾求而不得的,让眼前的女子轻而易举的得到,让她如何笑得出来?

    陈侧妃皮笑肉不笑地道:“前不久姐姐去侯府,今顾娘子又来看望姐姐,不顾娘子与姐姐的交情怎忽这般好?”

    苏蕴笑道:“大皇妃贤良淑德,待人和善,不管是我还是旁人,都极想与大皇妃结交的,难道侧妃不是这么觉得的吗?”

    陈侧妃那虚假的笑意轻抽,随而意有所指的道:“我自也是这么觉得,这不是担心姐姐『性』子太好,看不穿那别有用心的人,所以也就多关心一。”

    苏蕴笑问:“侧妃可是觉得我别有目的?”

    陈侧妃微挑眉:“我可没有这么说。”

    苏蕴想想,浅笑不语,片刻后,问:“听说陈小郎君在春风楼被人打,今可好?”

    听到她提起自己的弟弟,陈侧妃那假笑维持不住。

    这话不像是好心的询问,听着倒像是挑衅。

    “不劳顾娘子担忧,我弟弟很好,关于打他的人,我一都不会放过。”说到最后一句话,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苏蕴微微皱眉,故作担忧:“可我听说是陈家郎君得罪权贵,所以才被打,侧妃还是不要太冲动的为好,善就善。”

    陈侧妃脸『色』沉下来,目光沉沉地看着苏蕴,一字一字地道:“管他是什么权贵,打人也是犯法,所以此事绝对不善。”

    苏蕴不劝说,淡淡一哂:“既如此,我便不说,先行回去,告辞。”

    说罢,正欲从陈侧妃的身旁走过,捏着帕子掩唇轻咳两声,在与其并肩的候,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两字。

    ——是我。

    陈侧妃一没怎么听清她说什么,略微怔忪,可待她走远,才逐渐反应过来。

    瞳孔一缩,蓦地转身,想都没想便朝着苏蕴喊道:“你说什么?!”

    苏蕴脚步一顿,转回身,疑『惑』看向她,道:“我并没有说什么呀?”

    陈侧妃快步上前,面容阴沉:“不对,你说,你说是你!”

    送苏蕴离府的皇妃女婢在一旁道:“侧妃,这是皇妃的客人,请尊重一。”

    陈侧妃瞪她一眼,骂道:“子说话,可有你这奴才说话的份?”

    苏蕴『色』微愠,似乎不想与她继续纠缠,道:“不侧妃在说什么,我便不久留。”

    说着正要转身,陈侧妃蓦地拉住苏蕴的手臂,急声道:“你方才说是你,是不是你让顾世子暗中派人去打我小弟?!”

    苏蕴低眸看眼被抓着的手臂,再抬眸看向陈侧妃,面『色』冷下来:“我是忠毅侯府的世子娘子,皇后娘娘是我夫君姨母,太子殿下是我夫君表亲,不陈侧妃是何等身份,如此有失礼仪的待我?还如此的污蔑我?”

    苏蕴提起皇后的候,陈侧妃顿想起年前被打那二十板子,心下一慌,连抓着苏蕴手臂的动作也微微颤颤。

    一旁的女婢急起来,再而道:“侧妃,若执意如此,奴婢在就回去禀告皇妃!”

    陈侧妃不怕皇妃,但怵皇后娘娘,在苏蕴冷静的目光之下,她还是咬牙松开手。

    苏蕴没好脸『色』,沉声道:“素来听说陈侧妃骄纵蛮横,连皇妃都不放在眼中,如今一见,我是信,他入宫面见姨母,我定如实禀告。”

    陈侧妃听到这话,心下一沉,满是恼意,可不敢发作,生怕真的被告到皇后那处。咬碎牙往里吞,微一欠身:“我方才也是听恰,一为亲弟的事情着急。方才多有得罪,还望顾娘子海涵。”

    苏蕴面无表情的瞧她一眼,冷哼一声,拂袖转身离去。

    待离开大皇子府,上马车后,冷沉的脸『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浅浅的一抹笑意。

    陈侧妃父亲虽是小官,可未嫁,在家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这两年更是被大皇子宠得脾『性』大。

    她想过陈侧妃恐不会上当,可如今看来,倒也真的是急脾气的。

    大皇子府外,目送马车离开后的婢女转身快步回院子,把方才发生的事情告大皇妃。

    谢意冉听到婢女的话,思索片刻后,似乎明白什么,淡淡一笑:“也罢,顾娘子送的机会也不白费。”

    ——今晚,苑恐怕不会安生。

    思及到此,望向外间,把女儿喊进来,后『摸』着她的小脸蛋,温柔地问:“若儿,想不想爹爹?”

    若儿皱着眉头轻点点头,后委屈道:“爹爹只陪侧妃,不陪若儿。”

    听到这话,谢意冉心里酸涩,但还是带着笑意的嘱咐:“若儿若是想爹爹,那今晚若是爹爹过来,记得在见到爹爹的候,要把自己想爹爹的事,还有委屈告诉爹爹,道吗?”

    若儿似懂非懂地点头。

    当晚,李嵇到苑,准备与陈侧妃用膳,但到苑,是冷桌冷凳。

    听下人说是侧妃受委屈,所以没让小厨房做晚膳。

    李嵇怕她这几一直缠着他,要他为她小弟做,他不胜其烦。

    与下人说声好好安慰侧妃后,便打算离开。

    可一只脚才踏出去,身后就传来哭声:“殿下,我被欺负。”

    李嵇听到的声音,心头一跳。

    待细细听她说今的事情,他眉头紧蹙:“你抓那苏氏的手,还当着所有的面质问她?”

    陈侧妃抱着他的手臂,恼道:“是她故意挑衅我的,她也承认小弟被打的事情与她有关,我一冲动才如此的,她竟还说要把此事告诉皇后娘娘!”

    李嵇脸『色』沉下来,冷着脸把自己的手臂抽出来,站起身。

    “殿下?”陈侧妃哭意一顿,仰头看向他。

    只见他脸『色』冷冷冰冰的,陈侧妃心头“咯噔”一下,有害怕的扯扯他的袖子:“殿下,我、我错。”

    陈侧妃虽骄纵,但也会看丈夫的脸『色』,识务者的认错。

    “不,你没错,是我错。”

    错在以为只要自己喜爱的,再胡闹都无所谓,可这两年她的胡闹越界得太厉害。

    今之事,一看便是那苏氏特意挑起的,但凡有脑子的人都会道,可她依旧上当。

    他喜欢的是她那鲜活灵秀,而非是在的愚蠢冲动。

    他没有再说话,径直走出屋子,徒留哭得我见犹怜的侧妃。

    那哭声曾让他心疼,可下是让他觉得无比的烦躁,烦躁得头疼。

    李嵇离开苑,往东苑而去。

    李嵇大概道那苏氏为何突要与皇妃交好,原来在这等着呢。

    她渐渐的与皇妃交好,也有正当的由头上门拜访,再来府上让他堵心!

    苏氏应是道当初把她送到顾行床上的人是他,可她也因此嫁入侯府。她不感激也就罢,竟还想让搅『乱』他的后宅?!

    他倒是要看看,算是他送到顾行手上的这苏氏有几分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