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第4章 时下怀疑过去与现在 第(1/1)分页

第4章 时下怀疑过去与现在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夜里,苏府嫡子的院子遭了贼,所以下半宿,护院搜查了整个苏府,其中也搜寻到了苏蕴所在的小院子。

    可搜遍了苏府上下,都没能搜到贼人的踪影。

    厢房之中,在收拾床铺的墨台一脸的复杂之『色』。

    收拾着床铺之际,目光还时不时的瞟一眼坐在桌前的主子。

    主子坐在桌前已有一刻了。手放在桌面,骨节分明的长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这桌面,面『色』寡淡,垂眸沉思,也不知在想什么。

    视线落在了主子的脖子上,有女子的抓痕,心里边更是复杂了。

    再看这混『乱』的床铺,便是他还没碰过姑娘家的小手,也约莫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人趁着主子醉酒之际,玷污了主子的清白。

    墨台擦了竹席,再把床上的薄衾卷在了一块,踌躇了一下,才小声的问主子:“世子,可知道那个人是谁。要不要……把人提来?”

    沉思许久的顾时行转头瞥了眼墨台手上的薄衾,黑眸深沉得让人琢磨不出一丝情绪,几息后,声音清冷的道:“今夜之事,不许泄『露』。”

    “可这明显是有人想要攀附世子,若是过了数个月,有人挺着个肚子闹到侯府去,可该如何是好?”墨台一脸的担忧。

    顾时行面『色』沉静,微阖长眸:“这种事情不会发生,且我自有打算。”

    转了头,看向窗台旁高脚桌案上的香炉,思索了片刻,吩咐:“把香炉里边的香灰取一些,送到香韵阁去,看能不能查出来是什么香?”

    墨台一怔:“世子是怀疑这香有问题?”

    顾时行“嗯”了一声。

    他便是醉酒,也不会糊涂至要了旁人的身子。

    待墨台取了些香灰从屋中出去后,顾时行端起桌面上的倒好的茶水饮了一口,随而起身走到了窗台前,负手而立。

    望着一轮明月,眉头紧蹙,脑海中不禁想起了曾看过的一本《杂谈志异》。

    《杂谈志异》是一些文人异士所撰写的奇谈故事。其中有一则,写的是蜀地有女名唤卿卿,十六出嫁秀才,可所嫁非良人,被夫妾毒害而亡。亡故后,却在十六岁出嫁之前醒来,故称为重生。

    可作夜他与苏氏早早便歇下了,什么意外都不曾发生,他又怎会忽然重生在这一日?

    且看那苏氏的反应,好似与他一样,也回来了。

    只是,苏氏不惜自毁清白嫁给他,如今为何要跑?

    思索了半晌,顾时行约莫也揣测出了答案。

    虽能嫁入侯府,但却无人真心敬重她,她估『摸』是生出了悔意。

    至于他,从二十七岁回到二十三岁,倒也没有什么难以接受的。

    便是苏氏生出了悔意,但顾时行也没有换一个妻子的打算。

    苏氏便是做下了算计他的荒唐事,但她的身子确实是给了他。况且她为世子娘子的四年,做得极为称职,上能侍奉长辈,下能打理侯府,从未出过差错。

    世子娘子,继续让她来做便极好。

    只是,当初真的是苏氏自己不惜毁了清白也要嫁予他?

    可一个无权无势的后宅庶女,怎能得一个苏府上下都抓拿不了的贼人相助?

    四年前那晚,混『乱』之后,他与苏尚书提出会娶苏氏为妻。而这也是最好的选择,若是不提,侯府的名声必然有损,且那苏氏也活不了了。

    后来他谨慎回到厢房再做检查,可房中已经被收拾过了。

    时下,目光看向小桌上的香炉,狭长的眸子微阖,多了几分怀疑。

    顾时行心思慎密,观察入微,记『性』也极好。那时他再回房中,细细检查过,也曾留意过香炉,自然记得香炉是怎么样的。

    可那时的香炉与如今案上放着香炉不是同一个。

    香炉只需清理香灰便成,何须再换一个?

    况且苏氏与他的事已成,苏氏又怎会费心思去换一个香炉?

    *

    苏蕴父亲是户部尚书,为朝廷重臣。府中有一妻三妾,两个儿子,七个女儿,苏蕴排行第六。

    苏家规矩,府中嫡女嫡子,庶子庶女每两日都要去给苏府主母请安。

    昨夜府中遭贼,『乱』了半宿,今日早上去请安的大家伙,都有些许的憔悴。

    而苏蕴憔悴最甚。

    不仅神『色』憔悴,便是身子也酸疼得紧。

    她神『色』恍惚之间,有人在她身旁小声的道:“昨晚做贼的是旁人,怎你也一副做了贼的憔悴样?”

    苏蕴闻声,抬头望去。

    说话的人是比她大两个月的苏府五姑娘,名唤苏芩。

    苏芩『性』子较苏蕴来说,要活泼一些。

    看见苏芩,苏蕴想起了往事,她嫁入了侯府后不久,苏芩也嫁了。

    嫁的是一个进士,那进士模样端正,看着也斯文有礼,后来还进了翰林院为修撰,前途光明,而夫妻二人也很是恩爱。

    苏蕴轻声回:“听到府中遭贼后,我便半宿没睡。”

    昨晚梳洗之后,苏蕴去见了小娘,扑在小娘的怀中哭了许久,小娘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抚慰了她许久。

    在她回房后,躺在床上久久未眠。

    她逐渐反应了过来,她兴许不是在做梦,而是一觉回到了十五岁。

    想到这个可能,心里头隐隐激动了起来。

    哪怕回来之时,她已然失身给了顾时行,但能回到被众人发现『奸』情之前,也能够让她觉得庆幸的了。

    起码有一些事情,还来得及制止。

    哪怕这次没有抓『奸』一事,她也不想再嫁入侯府。

    一则高门规矩让她行尸走肉,二则她若是嫁了,小娘怎么办?

    主母是想让自己的亲女儿嫁入侯府,若是被小小的一个庶女抢去了亲事,便是对付不了嫁入了侯府的庶女,却也能把气撒在一个妾室的身上。

    哪怕没有闹出『奸』情,有些事情还是一样会发生的。

    一样会有人认为她用了下作的手段,从而有流言蜚语,也依旧是孤坐冷凳。一样的,小娘会被主母针对,被磋磨。

    嫁入侯府,于她而言,百害无一利。

    昨晚,屋中黑暗,顾时行应当没有发现那个人是她吧?

    没有发现是她便最好,那样他也不会因要了她的身子而负责,她也不用嫁入侯府。至于她已经不是处子之身的事情,只怕再嫁,也会在婆家备受奚落,那还不如不嫁了,等过些时候,再仔细寻个法子,与主母说去姑子庙带发修行。

    她在苏府本就没有什么存在感,她若是修行几年,苏府指不定也想不起她。

    总归能拖一时是一时,也能有更多时日来见机行事。

    想到这,压在心头石头,似乎稍稍挪开了一些。

    只是一想到落在了那厢房里边的小衣,心头又是一紧。

    时隔四年,她也不记得自己到底穿的是什么样的小衣了。

    “六妹妹,六妹妹?”

    身旁的苏芩忽然轻推了推她,她才回过神来,压低声音问:“怎么了?”

    苏芩疑『惑』道:“你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

    苏蕴摇了摇头:“没想什么,只是没睡好,有些恍惚。”

    苏芩也没有多疑,不悦道:“那个贼闹得大家都睡不好,我还听旁人说那贼闯入了顾世子屋中,惊扰了顾世子呢。”

    听到顾时行的名号,苏蕴呼吸一窒,便是心头都紧绷着,生怕别人看出什么端倪来。

    心中忐忑许久,她问:“除了贼的事情外,你可还听到了别的事?”

    苏芩疑『惑』不解的道:“除了那贼,还能有什么事情?”

    “那顾世子呢,走了?”苏蕴问。

    顾时行昨夜遭人算计了,怎一点风声都没传出来?

    苏芩道:“听我那婢女说连早膳都没有用,一早就走了。”

    人走了……

    那混『乱』的床铺,还有她的小衣呢?

    若是这些被人发现了,定然会传出闲话的。但也总归不会拿着小衣一个个女眷来排查吧?

    便是排查,也就只有初意知晓那是她的小衣。初意机灵,就算认出来了,也绝不会把她给供出来的。

    如今知道她与顾时行发生过什么事情,估『摸』着就只有她意识不清之时,听到谈话的那两个人。

    到底是谁把她送到那张床上的,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她虽不知他们的目的,却能踩得到他们是冲这顾时行去的,而她很有可能只是那些人用来陷害顾时行的把柄而已。

    她最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是生是死,那些人根本就不会在意。

    朝中皇子夺嫡纷争,各种算计层出不穷。那些算计顾时行的人或许身居高位,是她一个无权无势的庶女招惹不起的。

    至于这个哑巴亏,她只能受着。

    好在她与顾时行也成过亲,故而对这一回与他的鱼水i之欢,倒是看得淡了,没有什么可在意的。

    且她没有那本事探寻真相,所以只想与小娘过上普普通通,安安稳稳的日子。

    苏芩不想再说顾世子,便转了话题:“后日就要发月银了,六妹妹你可答应过我,要陪我一同去胭脂铺子挑胭脂的,你可别忘了。”

    时隔多年,苏蕴哪里还记得什么约定。时下『乱』糟糟的,她最好是深居简出,正想寻个借口拒绝之际,她忽然想起苏府有规矩,嫡女庶女一个月只能上两次街。

    因分到她们院子的月银和吃穿用度都极少,而小娘身子又弱,所以以前她都会与初意做些绣品和香膏,每个月送到说好的铺子中去,以此来补贴用度。

    这个月也只剩下一次出府的机会了,那些做好的香膏也得早些送去,以免香味淡了。

    既然有机会重新来过,那便要存些银子,好为往后打算。

    想了想,苏蕴还是点了头,轻声说:“我没忘,后日我与你一同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