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第40章 梦到前夫梦到了上辈子 第(1/1)分页

第40章 梦到前夫梦到了上辈子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许是再回到生活了四年的侯府, 旧地重游的苏蕴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上辈子的事情。

    那是与顾时行成婚的第二年,也是婚后第一次同/房的那。

    婆母不知怎么就知道了虽和丈夫同睡一张床上, 但却未圆房的事情,就把喊了过去。

    顾夫人面『色』严肃地与儿媳道:“往的事我不拿出来说了, 可你既已嫁入侯府,要为侯府开枝散叶, 时下你与行儿竟还未圆房,这是要闹哪般?”

    苏蕴低下头不语。因与顾时行只有过一次夫妻之实,所这时听到这话,心下羞赧, 羞臊不安得紧紧的捏着中的帕子。

    顾夫人又面无表情的道:“给你三时间,若不成, 我从宫中请教习嬷嬷来教你如何行夫妻之事。”

    苏蕴心头一跳, 若请了教习嬷嬷,又会给旁人加对的笑资。

    顾夫人从袖中取出了两本册子递给,面『色』略有尴尬:“你且先这。”

    苏蕴恭敬地接过两本封上无字的册子。

    回去后, 了几眼,然后就皱着眉头扔进了柜中。

    在顾时行回来前,苏蕴想了许久。

    伸脖子是一刀,不伸也是一刀,那还不如死得利落一。

    下午, 顾时行下值回来,夫妻二人无言的用完了晚膳。随后各自沐浴,回了屋后也就各忙各的了。

    苏蕴做着绣活,却是做得心不在焉的,暗暗呼了一口气后, 抬眼往正在的丈夫去。

    是快要就寝了,他身上的衣衫还是一丝不苟的,脸上的神『色』依旧寡淡,没有什么表情。

    犹豫了一下,起了身,把没做好的绣帕放好,随往床上躺去。

    约莫过了一刻,才听到帐外有脱衣的声音。

    不消一会,顾时行在外边的床上躺了下来。

    苏蕴踌躇了好一会,才低声喊了声:“夫君。”

    顾时行微愣了一下,但还是轻“嗯”了一声,侧头向背着他躺的妻子。

    约莫两息后,才缓声道:“母亲今说了子嗣的事情了。”

    顾时行沉『吟』了一下,平静的问:“你的意思呢?”

    苏蕴愣了愣,随即白了他的意思。

    暗暗的呼了一口气,道:“总归嫁入了侯府,是该为侯府开枝散叶,夫君的意思呢?”

    两人是躺在床上,也客气疏离得很。

    顾时行想了想,终伸出了,握住了的肩头。

    苏蕴心底忐忑不安,但还是转过了身来,闭着眼睛,不敢他。

    顾时行翻身伏在了上,似散发着热烫气息的落在了的腰带处,正要扯之时却是顿了一下。

    “若是你不愿,我停下。”

    苏蕴自己知晓总该挨这一遭的,没有拖泥带水,直截了当的了头,微颤的应:“愿的”。

    第一回浑浑噩噩的,没什么感觉,现在也可算是第一回,怎能不紧张。

    系带被解开,身上的衣也被解开,『露』出了浅『色』.衣,紧绷了起来。就在为他要褪去的.衣之际,他并没有继续。

    只是之下的亵i裤却是被褪下了。

    感觉到有薄茧的指尖在探索,闭着双目的苏蕴脸□□滴血,身体也紧绷着发颤。

    但没过久,没有一的征兆,那带着清冷气息的山压了下来。

    砸得苏蕴痛苦不已,连气都呼不顺,一张脸白得没了血『色』,紧紧的咬着唇忍着难受。

    不过是浅浅的几番,顾时行百般忍耐,极其不愿的模样,也就没有继续了。翻过了身,随即把腰上的被衾盖到了的身上,再下床整理衣服,他额上也沁出了一层浅浅的薄汗。

    了眼床上紧绷着身子的苏蕴,声音微哑:“下回再继续罢。”

    说着,男人出了房。

    苏蕴躺在床上,紧咬着唇。感觉人走了,可依旧紧紧闭着眼,眼角落了泪,呢喃了一声“疼”。

    很是可怜。

    到这,梦境也朦胧不清了,那声“疼”,像是在梦境之内喊的,又像是在梦呓。

    正欲离去的顾时行,到苏蕴面『色』忍耐,也不知梦到了什么,随后眼角落了泪,一声委屈的“疼”从的口中出。

    顾时行听到的一声“疼”,略一愣怔,又坐回了床沿。伸出,『摸』去了眼角的落在的眼泪。

    想了想,顾时行俯下了身子,在的耳边开了口,低地的道:“没人欺负你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苏蕴听到他的声音,泪珠落得更狠了。

    顾时行一时哑然。他开了口,这泪止不住了,约莫知道梦到的是谁了。

    可他从未打过他,又怎会因梦见他喊疼?

    顾时行不过是片刻就想白梦到了什么,面『色』一僵,随眸『色』复杂地望着,

    过了好一会,才无奈的起身,去把才挂起的帕子拿了回来,把脸上的泪痕擦了,后也没有再出过声。

    直到睡得安稳了,顾时行才准备离开。

    毕竟时下二人的关系不清不白,不能被发现,也就不可久待。

    离去前,顾时行目光幽幽的了眼床上的人,随后才离去的。

    苏蕴这一觉睡了有半个时辰,醒来的时候,脑袋还是有昏昏沉沉的。

    『揉』了『揉』有昏沉的额头,呢喃道:“怎就梦到了他呢?”

    自言自语之际,放下了,环视了眼屋子,眉头不自觉的轻蹙。

    总觉得自己在半睡半醒间见到顾时行了。可想了想自己才梦到了上辈子的事情,没准在这屋子见到他的画面,也是在做梦。

    想到这,也就没有想,是下了榻。

    纵使在这侯府待了四年,可现在到底是别人家,醒醒酒就成,不能久赖在床。

    苏蕴穿上了鞋子,整理了衣襟发髻,然后才出屋子。

    寻思着茶席差不了,应该也到打道回府的时辰了。

    可到了前边的院子,入了正厅后,却觉得气氛有古怪。

    大家都没了用席之前的笑脸,是苏家的主母都一脸沉『色』。

    苏语嫣则怯怯懦懦的在母亲的身后,眼睛通红。再嫡兄,也是一脸的严肃之『色』。

    苏蕴暗道:难不成是苏语嫣被欺负了?

    可不该呀?苏语嫣的『性』子,不去欺负旁人算是好的了,又怎么可能会让旁人欺负了呢?

    苏蕴虽然心底疑『惑』,但面上也丝毫不显,行了礼就安安分分的站到了柳大娘子的身后,没半分好奇,也没有打量其他人的脸『色』。

    苏蕴的这态度,与才回来时暗自打量旁人的姑娘了几分沉稳。

    顾夫人带了几分赞赏了眼,随后向了柳大娘子:“此事大家会烂在肚子,不会说出去的。”

    柳大娘子感激地朝着顾夫人微微一福身:“谢夫人。”

    顾夫人淡淡的头:“家去吧。”

    柳大娘子朝着另外一个『妇』人一福身:“他定登门致歉。”

    那『妇』人虽面『色』不怎么好,但到底是个知道这是个什么场合,且对也道歉了,没有动怒。只是了眼柳大娘子身后的苏语嫣,冷哼了一声,然后朝着顾夫人微一行礼:“妾身先回去了。”

    顾夫人头。

    苏蕴抬头目送之际,却到了那『妇』人扶着自己的女儿走出厅子,那姑娘走得一拐一瘸的,是连身上的衣裳也不是今来的那一身了。

    沉『吟』了一下,苏蕴大概是想白了什么,但依旧是不动声『色』。

    人走了,柳大娘子也没有久留。

    苏蕴跟着柳大娘子一同出侯府,苏语嫣几番想要挽上母亲的,却是被挥开了。

    苏蕴在身后,连表情都没变一下。

    可心下白了六七分。大概是才不在之际,苏语嫣对别家姑娘动了。

    想到这,苏蕴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

    今这茶席目的是什么,大家都心知肚。约莫是顾夫人对其中一个姑娘较为满意,所在意了,引来了苏语嫣的不满,害怕侯府这门亲事落不到自己的头上,也就了怨念。

    若说今那个姑娘没有出言激苏语嫣,苏蕴是不信的。

    苏语嫣是没脑子,可也不是全然没有分寸的,若不是被『逼』急了,怎可能动?

    了眼上马车的苏语嫣,苏蕴暗暗叹气,上辈子低嫁,对于苏语嫣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这一辈子并没有闹出上辈子把推进水的事,也不知苏语嫣最后所嫁的又是什么样的人家。

    *

    顾夫人着人都走了,暗暗了一口气。

    身边的婆子贴心的端上了茶水。

    顾夫人喝过茶水,与婆子道:“今本还想着是行儿没有上,也可和气坐在一块喝茶用席。”

    那婆子道:“苏家姑娘心气确实是高了。”

    顾夫人又叹了一口气:“那嫡子,还有那嫁给永盛伯府嫡女都不差,怎就生了个那样的……不说也罢。”

    好好的茶席被搅了,心头怎就不烦躁?

    “那今那个何府的姑娘,夫人怎么?”婆子问。

    想起那个有几分美艳的姑娘,顾夫人眉头更皱了:“起初我觉得的『性』子温柔好相处,可今之事与无关,我是不信的。有心计,想要让苏四姑娘在我这出丑,由此让我对苏四姑娘生出不喜。可却忘记了比起,我对那苏四姑娘也是有几分了解的,若非激的,又怎么可能把推倒在地。”

    就在一刻前,顾夫人因觉得何家姑娘与儿子的要求有符合,聊了一会。

    苏语嫣眼热了,怕何家姑娘抢了自己的婚事,何家姑娘出来的时候,言语挤兑学了一身讨好人的本事,又说阿谀奉承。

    二人说话的时候,身边只有对的婢女,所何家姑娘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柔声说道:“我才听苏四姑娘说顾夫人是着你长大的,又与顾世子的关系如何的好。可才我着顾夫人和顾世子对苏四姑娘并不热络,莫不是苏四姑娘自为是已?”

    苏语嫣脸上『露』出了几分恼意:“你胡说什么?”

    何家姑娘又是嫣然一笑,柔柔的调子,说着刺人的话:“若是顾夫人真有心让苏四姑娘做世子娘子,今不会有这茶席了。估『摸』着也是在侯府与苏府两家的交情上,才会把苏四姑娘邀来的,苏四姑娘可莫要会错意了,更不要打肿脸充胖子,毕竟丢了脸的可不仅是你,也是苏府呢。”

    “你、你胡说八道。”苏语嫣恼羞成怒,不自觉地就伸出了推了何家姑娘的肩膀。

    何家姑娘站在廊中,一旁是阶梯,被苏语嫣这么一推,身后的婢女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何家姑娘惊叫了一声,脚一崴了,人也摔出了廊下。

    这一声叫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苏语嫣顿时慌了,失措的解释道:“我、我就是轻轻推了一下。”

    顾夫人想起苏语嫣那惊慌失措得一都不像大家闺秀的模样,暗暗地摇了摇头,随后说道:“嫡女太过娇惯并不是什么好事,就说那个记名的嫡女吧,虽着模样是个艳丽的,可至少人是沉稳的。”

    婆子有不解:“一个庶女出身的,又没有养在主母底下,只是娘教养,又能沉稳到哪去?”

    顾夫人轻笑了一声,道:“人呢,也不能只出身和样貌。就今言,另外两个醒酒回来的姑娘,一个被厅中的气氛所吓,眼神『乱』瞧,回到母亲的身后,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另一个人则四下打量着旁人的脸『色』,为旁人注意不到。那苏六姑娘么,进来后规规矩矩的行了礼,也没有做打量,只垂眸的站到了主母的身后。”

    “听夫人这么一说,好似也真的是这么一回事,苏六姑娘模样娇艳,可『性』子却温顺沉稳,只可惜只是记名嫡女,非嫡亲的。”

    听到婆子那句模样娇艳,『性』子温顺沉稳的话,顾夫人眼中『露』出了几分诧异。

    这么一说,这姑娘边,反倒是这个苏六姑娘最合儿子的要求。

    但想了想的身份,又不免蹙眉。

    是没有那么在意,可自家侯爷,还有宫边的姐姐都不见得同意。

    行儿的婚事,可不仅仅是一个人就能拿得了注意的。

    也罢了,总归还有更符合行儿要求的,只是一想到他今只与那苏家嫡子说几句话,与旁人却是冷冷淡淡的模样,心头堵了一口气。

    这苏家兄妹怎就不能让安生安生呢?

    又是一叹,转问:“世子离席后,去了何处?”

    婆子:“没听到人说,清澜苑的人说没见世子,倒是不久前,有人到世子出府了。”

    顾夫人捶胸顺气,心中有满腔的心事不知与何人说。丈夫已经够沉默寡言的了,不曾想儿子竟然也是个闷葫芦,更是有过之无不及。

    时下这儿子可能不正常,担心被人传了出去,故连个能说的人都没有,也只能憋在心底。心头憋了心事,怎么能不苦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