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第50章 五十一章酸意。 第(1/1)分页

第50章 五十一章酸意。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苏蕴与嫡兄说了与洛士认识的过程, 还有开了铺子,让他们兄妹二人打理的事情。

    苏清诧异了几息:“没想到这么的机缘巧合。”

    感叹,又道:“听父亲说, 那五十人士中,那洛士春闱的次前十, 且为人品『性』也优良,所以也说了不管此次事成不成, 都会给他做投人。”

    听到这,苏蕴也舒了一口气,不会因她而影响到那洛明宴的前途就。

    “但你与洛士认识的事情还不让父亲知道,若让父亲知道了, 恐怕你们二人不成也要成。”苏清叮嘱道。

    苏蕴点头:“我明白,所以我才会与兄说一说。”顿了一下, 又道:“我想去见一见那洛士, 与他解释清楚今日之事,让他不要误会的才。”

    听妹妹说要去见那洛士,苏清并未出声阻止, 而道:“那时行呢?”

    苏蕴沉默了半会,反问:“我以前日子顺遂的时候不应顾世子,时下有了难就应他,哥哥觉这么做对他厚道吗?”

    苏清轻笑:“我觉着吧,时行倒盼着你不厚道, 所以你还去见一见吧。”

    苏蕴思索了一下,还应:“,那就见一见。”

    “明日由我护送你去庄子,你顺道可去普安寺上一上香。”

    上香顺便,去见一见顾时行才主要的。

    想了又想, 苏清道:“一切都见过时行再议,一会北砚回来,让他陪着你出去。”

    苏蕴轻“嗯”了一声,起了离开。

    苏蕴回了院子,待北砚寻来的时候,再戴上帷帽一同离开。

    她不知那梁邕有没有派人盯着苏府,所以要出门,还戴着帷帽出去要稳妥一些。

    苏蕴前脚才离开,顾时行脚就到了苏府。

    顾时行前来,苏清没有半点的意外,若不来,那只说明他对六妹妹的感情浅淡很。

    他开口问的第一句话便:“你六妹妹要去哪?”

    苏清一怔:“你怎知道我六妹妹出门了?”

    “马球场那日,我派了暗卫暗中盯着。”顾时行到苏府面前,就有暗卫告知了他,说北砚陪同着苏六姑娘出门了。

    听到这话,苏清诧异道:“你的那些个暗卫可世代严格训练出来的,派来保护我六妹妹会不会大材小用了?”

    顾时行言简意赅的应:“不会。”

    停了一息,继而追问:“她打扮成那样,到底要去何处?”

    苏清沉默了一下,不回答他,反倒说了另外一件事:“今日来府上的两个士,一个为肖敬谦,一个为洛明宴,你可认识?”

    说出那二人的字之际,苏清仔细观察着顾时行的神『色』,肉眼可见对方的脸『色』冷沉了下来。

    原本只试探,不成想他竟还真的知道其中一人。

    估『摸』着,他知道的就那洛士,也大概知道那洛士与六妹妹认识的。

    “所以,她去见那个姓洛的了?”顾时行嗓音冷冷冰冰的,面『色』也偏冷,没有表情。

    ——很,他还真的知道。

    苏清沉默不语,顾时行的眼里,他这算默认了。

    顾时行心中有了答案,却随之浮现了各疑问

    ——她去见那个男人做什么?

    ——那男子对她会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

    ——会不会知道她时下的困境,以报恩为借口,以相许来帮她解决困境。

    顾时行过去的半年,看过各类型的话本。其中也不乏“以相许”的题材。

    那男子真的提了,她会不会心动的应下了?

    一股子难以言喻的酸意心底泛开,嘴唇紧抿,神『色』紧绷。

    苏清观察着他的神『色』,轻嗤了一声:“酸的醋意。”

    顾时行看向他,抿唇不语。半晌,站了起来,转了就平静朝着门口走去。

    苏清见他要离开,忙问:“你可要回去了?”问出口的下一瞬,瞬间反应过来他这要去哪里,连忙起压住可对方的肩膀。

    “你可别找过去,我经说服六妹妹与你见面了,你要去寻了,估『摸』就黄了。”

    顾时行转头看向他,面『色』有些阴沉。

    苏清被他这神『色』惊了惊,心想都还没怎么呢,他怎就一副与那洛士有夺妻之仇,要去寻仇的表情?

    苏清急急地提醒:“你可处变不惊的顾世子,可不什么莽撞的年轻人。”

    顾时行沉默。

    僵持了半晌,苏清劝:“你且安心着,明日就见到人了。”

    又过了一会,顾时行才转,坐回原位。

    苏清给他倒茶,端起递给他:“喝杯茶水平静平静。”

    顾时行接过了茶水,一口饮尽,放下杯盏,平静的开了口:“你六妹妹不嫁我,我便一直不娶。”

    苏清:“……你这话说让我觉若六妹妹嫁给了旁人,我就个罪人。”

    顾时行轻点了头,认同他的话。

    苏清:……

    忽觉认识了二十几年的兄弟有些不一样了,以前真的正经,现可以正经的做出没皮没脸的事情。

    二人饮茶不说话坐了半晌,苏清才问:“可平静下来了?”

    顾时行没有应他,只道:“梁邕不什么东西,若猜测那姓洛的会……”顿了一下,皱着眉头避开这句话,才继续道:“定不会善罢甘休,也不会因你六妹妹定亲而放弃,他更不会忌惮你父亲,只会说六姑娘动的歪心思。”

    顾时行办过这纨绔子弟霸占良家女的案子,所以很明白梁邕的心思。

    “你说他既有可还会对六妹妹有坏心思?”苏清问。

    顾时行“嗯”了一声:“若没猜错,他着下手的时机。说不定会从刘二小娘那处下手。”

    苏清飞快的思索了一下,脸『色』严肃的朝着外边喊了一声。

    不时,一个小厮推开了门,站了门外。

    苏清吩咐:“你去寻几个手比较的护院,去周家庄那处庄子,也就刘二小娘那处庄子暗中看守,莫让旁人知晓。”

    小厮应了声,随即退了下去。

    小厮退下,顾时行才问:“你何时送六姑娘去庄子?”

    苏清:“明日,约莫巳时正送她去一趟普安寺,你们两人就那处见面,她宅子住两日,我再去把她接回来。”

    顾时行点了点头,倒了茶再饮尽才缓缓地开口:“梁邕金都这段时日,与大皇子那陈侧妃的胞弟陈明阆走很近。”

    苏清冷嗤:“两人倒一丘之貉。”

    “我的意思,那日梁邕出现马球场,与陈明阆有关。”

    苏清一惊,随即又疑『惑』:“可他们怎么就知道我六妹妹也会去?”

    顾时行:“郑公府和离归家的嫡女,私底下与陈明阆有私情,只需那嫡女郑公夫人那处提上一提,帖子上有你六妹妹她们的也不奇怪。”

    听到这,苏清惊了惊,“你如何知道这些阴私的?”

    因上辈子这两人的事情闹了出来,最不凑成了一块。,真实的理由不说的。

    “金都城没有什么密不透风的秘密。”顾时行神『色』浅淡,看不出说谎的迹象。

    毕竟顾时行大理寺当值,知道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也正常的,所以苏清也没有过怀疑。

    “若真的事那陈明阆撺掇的,那你说那陈明阆边谁推波助澜?”

    顾时行神『色』清冷,缓缓开口:“大皇子。”

    苏清温润的脸『色』也沉了下去。

    二人一时相顾无言。

    桌地之下,顾时行的指头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膝盖,似乎着什么,迟迟未提离开。

    *

    洛妙筠正看着账册发呆,想到刚刚兄与己说的话。

    兄说帮助他们的那个苏姑娘,户部尚书家的千金,虽不嫡亲的嫡女,但也记到主母下的记嫡女。

    兄还叮嘱了她,不管任何人询问起来,都要咬死了说不认识什么户部尚书家的姑娘,这铺子也只个心人资助开的。

    正神游太虚之间,有人了铺子,她也没有看一眼,直到那人走到面前,问:“请问洛士不?”

    洛妙筠回过神,看到面前戴着帷帽的人,愣了一下便反应了过来初意姐姐的声音。

    目光再移向边那个戴着帷帽的人。

    “我来寻洛士,请洛小姑娘去与洛士说一声。”

    苏姑娘!

    洛妙筠立马挺直了背脊,忙道:“哥哥正边,我去喊。”

    两个小姑娘回去拿胭脂了,所以洛明宴铺子边。

    洛明宴似乎听到了前边的说话声,撩开了帷帘,目光落戴着帷帽的人上。

    似乎明白了什么,明确地朝着边戴着帷帽的姑娘略一拱手。

    苏蕴问:“洛士可方便借一步说话?”

    “方便,不知姑娘要何处说?”

    苏蕴隔着纱幔往他望去,问:“边可有人?”

    洛明宴半侧子,把帷帘撩开,作出了请的姿态:“苏姑娘请。”

    苏蕴转头与门外的北砚道:“我约莫一刻就出来。”

    说罢,转回头,朝里边的库房走去,随初意也跟着去了。

    人去,洛明宴看了眼外边的苏府小厮,随而才转了库房。

    了库房,苏蕴把帷帽拿了下来,斟酌了一二才带着歉意与洛明宴道:“关于我份的事情,很抱歉隐瞒了洛士。”

    洛明宴:“苏姑娘莫要这么说,苏姑娘对我们兄妹二人有恩,关于份之事,苏姑娘没有与我们兄妹言明的责任的,所以苏姑娘不用道歉。”

    苏蕴笑了笑,开始入正题。

    “今日来,我主要想请洛郎君对我的事情保密,无论谁来打听,都不要说出去。”

    “苏姑娘放心,我经提醒过妹妹了,她定会保守这个秘密。”

    洛家兄妹的人品,苏蕴还相信的,有了他的保证,她也就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想了想,苏蕴又道:“还有今日的事情,洛士不需要有太大的压力,我父亲恩怨分明的人,不会因旁的事情而舍弃洛士的。”

    洛明宴垂眸沉默了几息,终还把己想问提了出来:“苏姑娘可遇上了困难?”

    苏蕴微微叹了一口气,无奈笑道:“看来洛士也听说我了的事情。”

    既听说了她的事情,那洛明宴大概也猜出她父亲想给她定亲,以此来绝了定淮王世子想法。

    父亲或许觉那梁邕知道了她经有了定亲的对象,便不会再打她的想法。可苏蕴知道过更梁邕的荒唐,所以她觉若让他知道定亲的人份不,恐怕会遭针对。

    若五姐姐也和上辈子的姐夫看对了眼,那么父亲肯定会安排她与洛明宴的婚事。

    想到这,苏蕴也知道洛明宴有想帮她的心思,她忙道:“洛士无需觉我对你有恩,便想帮我,那定淮王世子不什么善人,我也不会连累你的,我会与我父亲解释清楚不洛士和肖士的原因。”

    “那苏姑娘可想如何应对那定淮王世子了?”洛明宴问。

    苏蕴一笑,看很开:“总会想到法子的。”话语顿了顿,再而道:“今日我来,除了说这些外,还有就这铺子的红利依旧三七分,义上也还洛士与洛小姑娘二人所开。”

    话到最,苏蕴道:“反正洛士不用虑,下回若苏府还有邀,便先拒绝一回。”

    拒绝一回,彼此都会明白今日厅中没有看对眼,也没有议亲的打算。。

    “我也没有旁的事了,就先回去了,告辞。”苏蕴略微一颔首,随而转。

    苏蕴转正欲走出铺子外之际,洛明宴手心微微收紧成拳,喊出了声:“苏姑娘稍。”

    苏蕴闻言,转回了,疑『惑』地望向他。

    洛明宴抿了抿干燥的嘴唇,犹豫了一息才她的目光之下低垂眼眸,诚恳道:“洛某不才,而且家也薄弱,可还想恳求苏姑娘给下一个机会。”

    苏蕴愣怔了一会,才反应了过来他的意思。

    沉默了片刻,苏蕴道:“我其实还无嫁人的打算,若非定淮王世子的事情,我恐会过几年才会说亲,如今说亲也迫不,且我万万不拖累洛士的。”

    洛明宴开了口,就经放手一搏了,所以没有就此退缩,他继而道:“下有今日之成,皆与苏姑娘息息相关,就定淮王世子再怎么针对下,下也无惧,所以苏姑娘若不嫌弃,可暂时与下假成亲,若哪日苏姑娘不愿再继续,下定会不毁苏姑娘的声之下和离。”

    洛明宴知晓,若没有今日苏府一行,没有苏尚书要招他为婿的想法,他一辈子都不敢说出这话来的。

    他的心思,其实第二次见到苏姑娘,便经不单纯的感恩了。

    听到洛明宴的这一席话,苏蕴与初意都惊愕了。

    低垂着眼眸,许久未到回应的洛明宴,心底甚紧张,但面上却不敢显『露』出来,只道:“下唐突了,但下认真的,还请苏姑娘考虑一二。”

    苏蕴回过了神来,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暗暗地呼了一口气,才道:“洛士莫要胡说了。”

    说罢,苏蕴戴上帷帽就直接转掀开了帷帘,出了铺子。

    朝着洛小姑娘微微一点头,走出了铺子。

    北砚看到六姑娘出来了,把马车拉了过来。

    主仆二人上了马车,把帷帘取下,初意忐忑的看了眼家姑娘愁眉不展的模样,又想起方才里边听到的话,心情也很复杂。

    那洛士说出这样的话,十有八\九心悦己的主子了。

    初意小声道:“姑娘,要不要考虑一下洛士所言的?”

    她想,姑娘一直拒绝顾世子,那顾世子肯定没戏的,那不如考虑考虑那洛士,有大人相帮,入朝为官也容易的。

    苏蕴剜了眼她:“别胡说八道。”

    轻斥了初意,苏蕴深呼吸了一口气,洛明宴提出假成亲,她没想到的。

    不管他真心想娶她,还只想帮她,都对他不公平。

    前者他大概不知道她和顾时行的牵扯,者以他现的份,但凡传出他与她议亲的事情,没准第二日就会遭到梁邕的报复。

    时下似除了顾时行外,没有谁扛住梁邕的报复了,只苏蕴心里没底,很『迷』茫。

    她一心想逃脱上辈子嫁入侯府的命运,可中途却出现了个梁邕,导致现像除了顾时行,她没别的选择了。

    更何况她要现选择了顾时行,只会对他生出愧疚,只因她因有了困难才答应再嫁他。

    再者,小娘还苏府的妾室,生死大权都还掌握主母的手上,谁知道往会不会生出别的什么变故。

    苏蕴感觉头疼,抬起手『揉』捏着额头,不觉的又开始叹息了一声。

    *

    顾时行苏清这坐了快有半个时辰了。

    最终苏清忍不住开口赶人:“都说了明日你就见到我六妹妹了,你还坐这什么?”

    别以为他不知道他想什么!

    这一杯接着一杯的茶水,都喝了两壶了,也不怕胀死!

    顾时行看了他一眼,也不再装模作样:“,我现就走,一会顺道去那胭脂铺子看看。”

    说着,正欲起。

    “停。”苏清真怕了他。

    顾时行没有起来,坐了回来,开始饮第三壶茶。

    苏清随他了。

    “世子,可以回去了。”不时,墨台来催。

    苏清以为他要继续喝茶,谁曾想他竟站了起来,理了理衣服,与他说:“我回去了。”

    苏清有些没反应过来。要留的他,怎现要走的也还他?

    “你不会想去那胭脂铺子吧?”

    顾时行摇头:“都过了半个时辰了,你六妹妹应该离开了。”

    苏清咀嚼了一下他的话,还有些不明白他怎么知道六妹妹经离开了。

    顾时行离开己的院子,过了大概有半刻,北砚回到院中的时候,苏清一拍脑门,顿时明白了过来。

    有墨台这个眼线盯着,北砚一回来就提醒,他怎么可不知道六妹妹回来了?

    顾时行可真够狡猾的,都怪他那冷漠寡淡的『性』子太具有欺骗『性』了!

    *

    北砚与六姑娘分道而走不过就片刻,墨台就把他拦了下来,很扭捏的道:“世子也快回去了,我难来一趟苏府,北砚你把那初意姑娘喊来让我见一见呗。”

    北砚鄙视的斜眼看了他一眼。

    墨台很识趣的塞了他一小块银锭子。北砚却白了他一眼,直接给他塞了回去:“还留着娶媳『妇』用吧,你且到小竹林着。”

    转往六姑娘离开的方向追去。

    看着北砚离开,墨台忙把银子放回了怀里。

    心想着这回肯定会罪那初意姑娘的。

    她苏六姑娘跟前的红人,苏六姑娘又世子心尖上的人,所以这初意肯定罪不起的。

    今日罪过,他还用这银子买一些吃食来赔罪吧。

    苏蕴与初意正欲路过前边的庭院,北砚却喊住了她们。

    北砚道有事与初意说,苏蕴也就让初意去了,己一个人转回去。

    心事重重的走下回廊,出了月门,走过了拱桥,路过一片假山之际,忽从假山之中伸出了一条手臂,蓦地一扯她的手臂,直接把她扯入了假山之中。

    苏蕴惊恐的瞪大了眼,那一瞬间,她以为梁邕潜了苏府。

    欲尖声叫喊之际,被人紧紧捂住了双唇,腰际被手臂紧箍着。

    她挣扎之际,有一阵熟悉的冷息拂来。嗅到这气息,怔了怔,目光垂下,看到了手腕上熟悉的佛串。

    ……?!

    有微热的气息落她的耳廓上,随低沉的嗓音:“莫喊,我。”

    天『色』还亮,苏蕴那院子太深,白日不如晚上潜去,也只这着。

    顾时行正欲松开手,可苏蕴却比他快了一步。知道他之,也他的手微松的下一瞬,气抓着他的手一咬。

    让他吓唬她!

    这次没有上次狠,但顾时行还很给面子的闷哼了一声,低沉道:“若咬上了瘾,我们成亲,随你咬。”

    苏蕴咬不重,但听到他这话,愠恼的把他的手给甩了出去。

    轻呸了几声,压低声音恼道:“谁要咬你!”

    说罢,看到他依旧手臂依旧揽她腰间,她用力掰开着,“还不松?!”

    她用力掰开之际,子忽被人一转,反应过来之际,她人经背对着凹凸不平的假山了,而面前的顾时行的胸膛。

    抬起头瞪他,声音压非常的小:“我经与哥哥说了,明日会与你见面,你急什么?且这里苏府,你真当侯府了么!?”

    顾时行漆眸紧盯着她。

    可他不想明日,他强迫己着她回来,没去胭脂铺子寻人不错了,而着她的时候,酸意从心底经蔓延到了四肢百骸了。

    他现只想确定一件事情。

    ——她到底有没动过想要嫁给别人来避梁邕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