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第80章 八十一章关于小刘氏的梦。 第(1/1)分页

第80章 八十一章关于小刘氏的梦。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昨日皇府混『乱』, 今日是苏蕴母亲的生辰,也是小刘氏离开苏府的第一个生辰。

    因顾夫人越发喜欢苏蕴这个儿媳了,所以也是爱屋及乌, 在知道今日是儿媳生母的生辰,就让人准备了一份厚礼。

    换做是别的婆婆, 若遇上像苏蕴这的,生母是户人家中放出来的妾室, 只怕巴不得让儿媳与生母不相往来。

    苏蕴很清楚,能做到像她婆母这般深明度,极少,她心底不触动是假的。

    婆母身边的婆送来礼物的时候, 苏蕴正在梳妆。

    那婆把礼送来了,正欲离开, 苏蕴喊了她:“梁妈妈且等等。”

    婆步稍顿, 问:“娘还有么要吩咐的?”

    苏蕴思索了一下,问:“听说梁妈妈和皇娘娘身边的宫女一块长的,系应当很好?”

    梁妈妈应道:“回娘的话, 系倒是算亲。”

    苏蕴问:“那昨日皇府发生的事情,梁妈妈知道多少?”

    昨日回来,婆母就让梁妈妈去皇府打探消息。皇身边的宫女与梁妈妈几年的交情了,打探消息自然是最为方便的。

    梁妈妈笑了笑,应道:“夫人吩咐了, 若是娘问起,便如告知。”

    苏蕴也就没了顾虑,径自地问:“昨日陈侧妃被抓的时候,么反应?”

    “听说那陈侧妃嚷得厉害,说自己冤枉, 一直抱着柱不肯走,哭喊着让皇救她,倒是滑稽得很。”

    “那皇么反应?”

    梁妈妈微微摇头:“皇好似么没有说,就在一旁着,只是脸『色』不怎么好,至于皇妃连院不曾踏出一步。”

    话到最,梁妈妈补充道:“那刘姑姑到底第一日才去,还没到换血的时候。”

    言外之意,还没到刘姑姑刀阔斧的时候。

    苏蕴浅浅一哂:“我好奇心重了些,倒是劳烦梁妈妈与我说这些了。”

    梁妈妈笑道:“不过是说些闲话,算不得劳烦,娘客气了。”

    到底是婆母身边的老人了,苏蕴尊敬也是应当的,随也就让初意把梁妈妈送了出去。

    待人出去了,苏蕴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色』多了几分疑『惑』。

    那陈侧妃是皇的心头宝,如今出事了,皇竟没有阻止?

    思索了好一会,还是不透,这个时候,顾时行练拳回来,他已然沐浴过了,身上的衣袍也很是清爽。

    顾时行调了休沐的日,今日与她一同前去给母亲过生辰。

    苏蕴敛了心思,待上了马车,才问他:“陈侧妃与刘太医被抓入了牢中,边谁来审?”

    顾时行道:“暂时还未确,但皇与我有过节,为了避嫌,这案落不到我的手上,这又牵连到谋害皇家嗣的丑事,很难说。”

    苏蕴眉头微皱,不解地望着顾时行:“陈侧妃被抓了,你说皇会为她脱罪吗?”

    顾时行微眯眸思索了几息,然分析:“他或许有这的心思,但如此,便也就会把他的生母拖下水了,除非是爱到了骨里,不然也不会冒险。”

    赶马车的人是墨台,他们俩谈话倒不用太过谨慎。

    话到最,顾时行补充:“若是爱到了骨里,便是舍弃自己的『性』命会保全。”

    此次事情,陈侧妃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就是律外开恩,可德贵妃不会让她继续活着。

    听到从顾时行中说出“爱到骨里会舍弃『性』命保全”的话,苏蕴惊愕。惊愕之余隐隐又觉得有朝一日,她若是遇上『性』命之忧的时候,他恐真的会以命相护。

    思及到此,苏蕴心里头说不清是么的滋味。

    但总归没有那么的沉重了,但还是有稍感压力。总觉得她在接受他,感情也在渐渐转变之际,他待她的感情已然是她赶不及的程度了。

    且,她也已经慢慢的依赖上了这细腻且耐心的柔情。

    轻舒了一气,不让自己细这个问题,再问:“你说皇妃的事情,皇到底知不知道?还是说他也参与到了其中?”

    顾时行只心自己宅一人,不是太费心管别人家宅的事情,所以『色』浅淡了下来,与她道:“这些事情谁也说不准,今日是你娘的生辰,开心些,莫要愁眉不展的。”

    说着,伸出了修长白皙,带着薄茧的长指,指尖落在了她微蹙的眉心处,缓缓抚平。

    眉心处的温柔,让她心底那带着几分浮躁的心绪逐渐平缓了下来,听进了他的话,没有再这些事情。

    对他笑了笑,依偎入了他的怀中。

    从侯府到小刘氏现今所住的小院,概有半个多时辰的距离。

    小刘氏在苏府过了几年,认识的人有限,再者平日也不怎么出门,生辰这日也没有旁的客人,只备了一桌饭菜。

    她一早便在屋中翘首以望着门,听到了马啼声与马车车轱辘的声音,脸上顿时『露』出了喜意,忙让何妈妈出去迎。

    何妈妈放下了手中的活计,擦拭了手,然才出去相迎。

    巷里边的人不知小刘氏的身份,只当这户人家秘得紧,就是从那些个下人中探听些隐私,可下人的嘴巴竟得很,么探听不出来。

    先前他们过有一个貌美的年轻姑娘出现过两回,这段时日也没有再过,家伙在揣测那年轻的姑娘与这院的『妇』人是么系。

    今日有较为气派的马车停在了那院外边,随从马车上下来了先前那个年轻姑娘,但这姑娘已经是『妇』人的打扮,一同下来的还有一个年轻男。

    男不仅貌俊美,就是身上的气度不似寻常人。

    巷中的『妇』人暗暗揣测这男身份尊贵,与那女是夫妻,毕竟女身上的衣裳还有装扮,彰显着非富即贵。

    苏蕴只当没到那些探究的目光,与顾时行朝着母亲的小院走去。

    小刘氏只认为是自己女儿回来了,所以待到与其一同回来的顾时行,『色』一怔,随带着丝丝惊惶的迎上前,拘谨地问:“世怎、怎也来了?”

    顾时行朝着小刘氏略一拱手作揖,恭敬道:“小婿过岳母。”

    苏蕴侧目了眼顾时行。

    小刘氏却是一惊,忙道:“使不得,我也受不得。”

    顾时行淡淡一笑,道:“岳母是阿蕴亲生母亲,无论如何受得。”

    这时侯府的下人把准备的礼一一端入了院,顾时行道:“这里有母亲与我的一些心意,请岳母笑纳。”

    苏蕴母亲如此惊惶,随挽上了她母亲的手臂,为其解围。

    向顾时行,柔声道:“我与我娘说些话,夫君先坐着。”

    顾时行颔首。

    母女二人进了屋中,小刘氏才长吁了一气,惊道:“怎么回事,那顾世怎对我如此尊敬?!”

    在小刘氏的认知中,自己没有离开苏府前,身份是妾室,就算离开了,那也是被休弃的妾室,侯府与苏府能让女儿与她继续往来,已是度,她也不敢再其他的了。

    可今日女儿夫婿的客气行径是真真惊吓到她了。

    苏蕴让她娘先坐下,然翻了个杯,倒了七分满的茶水给母亲,让母亲饮一茶水缓一缓。

    小刘氏饮了茶水,再度呼了一气。

    苏蕴这才宽慰道:“娘你别多,夫君只是知礼节的人,我是他的结发之妻,娘你是我的生母。生母生辰,就礼节所言,也是应该来贺的。”

    小刘氏闻言,微微摇头,下意识的感叹道:“这顾世倒是与我梦里边的顾世有极的差别。”

    正要转身给自己倒茶水的苏蕴听到这话,动作一顿,转头望向自己的母亲。不禁起自己出嫁那日,母亲也说过类似的事情,她心头一跳,眸『色』微惊。

    “娘你做了么梦?”苏蕴尽量让自己的语声一如既往的平静。

    小刘氏饮了一茶,很是纳闷地道:“自你出嫁前,梦到过你婚那日,婚宴冷冷清清的,没有么喜气的梦境,接着又断断续续的梦到你的日过得并不好……”

    说着,小刘氏向了女儿,再继幽幽地道:“梦到你与顾世夫妻间系冷淡,你也过的不快乐,我梦到我自己好似志不清,连你不认得了。最奇怪的是,我醒来,对这梦里边发生过的事情记得很深刻。”

    苏蕴听到这些话,拿着杯盏的手暗暗收紧,心绪逐渐地沉了下去,但面上依旧维持着浅浅的笑意。

    安抚道:“娘你就是多虑了,总怕我嫁到侯府会被人欺负,所以才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娘你瞧我现在可像是过得不好的?”

    说着,苏蕴在小刘氏的面前转了个圈。

    小刘氏了眼女儿红润的脸『色』,脸上浮现了笑意:“不像,脸『色』红润,脸上的笑容也比在苏府的时候多了,来顾世是真的待你很好。”

    苏蕴笑道:“夫君待女儿是真的很好,就是婆母待女儿也很好。婆母知晓今日是母亲的生辰,也特意挑了一份礼物过来,可婆母也是很重女儿的。”

    在女儿的脸上不出说谎的痕迹,小刘氏心里的顾虑自然也就没了,顿时喜笑颜开地道:“这就很好,很好。”

    苏蕴陪了母亲好一会,然才出去,与顾时行陪着母亲用了生辰席。

    直至与母亲告别,苏蕴面无异『色』,直到上了马车的那一瞬,苏蕴的脸『色』便挂不住了,她蓦地抓住了顾时行的手臂。

    顾时行略一愣怔,忽地抬眸向苏蕴,只她脸『色』不好,忙问:“可是发生么事了?”

    苏蕴以复杂不已的目光望着他,深呼吸了一气,然附到了他的耳边,把母亲所做的梦与他说了。

    顾时行目光徒然一沉,随沉思了起来,半晌他才低声道:“我这些费些心思去翻阅奇闻杂志,再去探寻一下哪里有高人,说不能为我们指点『迷』津。”

    他们两人一觉醒来便回到了四年前,到底是么原因,他们不清楚,也没有任何头绪。

    如今没回来的小刘氏梦到了他们上辈的事情,一次也就罢了,还是多次,那只得查一查了,能不能查出些头绪来。

    苏蕴点头赞同,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她心里头有些不好的预感,但只希望是自己多虑了,最好磕磕碰碰会有,但不会有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