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第121章 一二二章与君欢番外六 第(1/1)分页

第121章 一二二章与君欢番外六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晚间,  苏语嫣沐浴出来,梳发时候,陪嫁季婆子在一旁道:“今日晌午,  姑娘敬茶时候,老奴在一旁看着,  那齐家娘舅家可不是什么省油灯。”

    苏语嫣转头望向她,问:“怎么说?”

    今日齐君谨已经与她说可与娘舅家事情,  但她得季婆子是怎么说,毕竟在出嫁前,母亲让她多季婆子准没错。

    季婆子回想了今日每个人神『色』,才细细道:“姑娘婆母与小姑子『性』子似乎与刘小娘有些相似,  而那舅母与表姑娘则与刘小娘和姑娘相似,不同是这齐家有姑爷照着,  他们不敢太分。”

    苏语嫣紧皱眉头,  轻啐了一声“呸”,随后道:“今日我那婆母还没有说什么呢,那什么舅母今日竟然敢数落我?她哪来脸?”

    季婆子道:“老奴了解了一下,  才知晓前姑爷一家在哪娘舅家住一段时日,想是因为有这段时日,所以姑爷才得给他们几分好脸,但……”

    “但什么?”苏语嫣问。

    季婆子边琢磨边道:“那亲家大娘子和姑娘『性』子软了些,或者在那家子那里没少被占便宜,  受气。”

    到这,苏语嫣撇嘴道:“她们最好不要欺负到我头来,若她们真敢,我便让她们知道后悔俩字怎么写。”

    季婆子笑了笑,道:“她们身份还不值得姑娘忍让。”到这,  又道:“只是齐家大娘子和齐家姑娘似乎还是会被影响,恐怕也是一时改不了。”

    苏语嫣一笑,不怎么当做一回事:“以前那是因为没有我,现在我嫁进他们齐家了,谁别想占便宜。无论是占婆母还是小姑,亦或者是我夫君便宜,那是占了我便宜,想别想。”

    季婆子道:“齐家大娘子感觉是个好相与,齐家姑娘『性』子也是软,姑娘在齐家也不会受气。”

    苏语嫣点了点头,可思及今日婆母与小姑子态度,有些纳闷:“但我怎么觉得我那婆母和小姑子有些奇怪,总觉得他们好像是认识我一般,是我错觉吗?”

    季婆子想了想,然后道:“许是前在街或是偷瞧姑娘。”

    苏语嫣歪了歪肩,虽然觉得奇怪,但觉得季婆子说得也有道理,也没有继续想这一回事。

    正好齐君谨也从房回来了,季婆子和婢女相继退出了房外。

    他徐步走到了她身后,挽她腰后长发,道:“我来给你梳。”

    她发丝乌黑顺滑,也很是柔软,可见平时很用在护理。

    苏语嫣素来习惯别人伺候了,也把梳子给了他。

    他动温柔地梳理着她长发,指腹更是道适中『揉』捏着她头皮,按得她有些舒服。

    她索『性』闭了双眸,背靠着椅背来享受。

    现在想来,好像嫁给他也是不错。那忠毅侯府世子那么冷一个人,必定不会百般哄着自妻子,也不会这么讨好给她梳头。

    那苏蕴嫁给顾时行,未必能这么好日子呢。

    这么想着,头也舒服也许多,一点也不羡慕那苏蕴嫁得比自高了。

    思游离间,耳朵一热,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睁眼一转头便不经意刷他温热薄唇。

    双唇相触那一瞬,跳如巨石落入潭水中,她一愣怔,下一瞬蓦地往后一倾身,红着脸紧紧地捂住了自双唇,瞪圆着一双眼眸,骂他:“你怎么那么不正经?!”

    齐君谨略一挑眉,好笑道:“这可是娘子亲我,如何算得我不正经?”

    她脸一皱,凶得没有道理:“是你不正经!”

    望着她娇憨模样,齐君谨轻声一哂:“好,是我不正经,”

    “自然是你不正经。”

    齐君谨伸出手撩了撩了她发丝:“还要梳头?”

    她拍了几下他手:“你不安好,我才不要你梳头。”

    说着拉回了自长发,抢他手中梳子,扭头转向铜镜自顾自地梳头。

    齐君谨便站到了一旁,道:“为表歉意,我准备了一份礼,希望娘子莫要生气了。”

    苏语嫣侧目暼了一眼他:“你是故意知道惹我生气?不然你怎备好了礼?”

    齐君谨温润一笑:“是早已经给你备好,如今不是换个头来送你罢了。”

    苏语嫣收回目光,轻嗤道:“我什么有,可不稀罕什么礼。”

    齐君谨温温一笑,然后转了身,坐到了外间软塌。

    从铜镜中斜后方还可看得坐在软塌人。

    苏语嫣偷偷地瞧了几眼,自认为掩饰得很好,可坐在外间男人却是知道得一清楚,唇角微微勾,眸光流转着柔『色』。

    梳妆台前放下梳子,了身走向大床。

    了床后,盖着被衾,闭了双眸。

    不一会感觉到了齐君谨已经走到了床边,但依旧紧闭着双目,没有睁开眼。

    隐约感觉到了他掀开了她脚被衾,她连忙睁开眼,抬身往下边望去:“你做什么?”

    齐君谨拿了一条小金链子,金链子方有两个小铃铛,随着他晃了晃,那小铃铛也随着发出清脆铃铛声。

    “送你礼。”

    她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抬脚踹他:“链子是个犯人戴,你想别想给我也戴链子!”

    却不想这一脚正好被他给握住了脚脖子。

    他手有些凉,可捏着她脚脖子地方却烫得很,她恼羞成怒蹬着脚,但却丝毫蹬不动。

    “你放开!”

    白白嫩嫩,脚趾圆润饱满,很是可爱。

    齐君谨握着她脚坐到了床边,未强迫她戴链子,只温声道:“这链子与我而言意义深重,一生只给一人。”他目光落在了手链子,望着那两个小铃铛,笑意温柔。

    苏语嫣望到他那温柔笑意,被晃了眼,愣怔了一下。

    他看回她,轻晃着小铃铛,眼里噙着笑,道:“若非这东西,我兴许今日也不会有这般成。或许当初活不下来,便是能侥幸活下来,但估『摸』着也会是一个市井小民,终日为温饱奔波。”

    苏语嫣了他,平静了下来,眼神中似乎在思考着些什么。

    好半晌,她动了动被他抓着脚:“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勉为其难戴这什么链子。”

    见她松口,齐君谨清朗一笑,但还是在她脚腕戴了那一条细长金链子。

    戴了后,他松开了她脚。苏语嫣晃了晃自脚,那两个小铃铛也随着她动发出了很小却依旧清脆声音。

    平日走路,有袜子掩盖,倒是不会发出什么声音。

    金链子戴在脚腕,倒是很显脚白,是那两个小铃铛,她瞧着也喜欢。

    苏语嫣爱好看东西,特别是让自变得更好看。

    她脸洋溢出了粲然笑意,问坐在床侧人:“好看吗?”

    齐君谨随着她目光望去晃着那白嫩脚,脚丫子也动了动,眸『色』多了几分幽深。低声应了她:“好看。”

    她弯下腰,仔细『摸』了『摸』链子,更是把瞧了眼铃铛,却是什么没有察觉。

    齐君谨笑意逐渐无奈了来,中暗叹了一声傻姑娘。

    了一会后,他也了榻,在她身旁坐下,把她轻揽入怀中。

    被夸了苏语嫣便着他抱着自个在床躺下,但她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你手别『乱』『摸』……呀,哪里『摸』不得!”她声音微微发软。

    他轻咬了要她耳垂,沙声道:“我们是夫妻,有哪里『摸』不得?”

    她羞得像是没有了利爪猫,说也没有了凶悍语气:“、『摸』不得……”

    “你若是觉得亏了,也可以『摸』我。”

    “呸,谁要……”余下,竟全部他含入了口中。

    许久后,才到那红帐中传出男人低低沉沉笑声,他低声安慰:“莫要害怕。”

    男人声音,伴随着细微“叮叮当当”声,因男人怜惜女子昨日才洞房,所以两只小铃铛响了小半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