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第102章 一百零三他,失眠了。 第(1/1)分页

第102章 一百零三他,失眠了。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顾时行出侯府后就入了皇宫,  去寻了太子。

    寻太子帮忙,是查出禁军有赵勇这个人的最便捷的法子。

    不稍个时辰,就查出了禁军中确有这么个叫赵勇的人。

    赵勇是现在的步兵副校尉,  而且颈后确也有伤疤,至于伤疤是何种形状,  还未验明。

    与太子同走到楼阁之上,往赵勇所在的方向望去。

    只是在这瞬间,  顾时行忽有种似曾相识的觉。

    且不用旁人指明,他的目光就准确落在了下方远处的个禁军上。

    太子旁的侍卫指出:“那个就是步兵校尉赵勇了。”

    顾时行微微眯起了眼眸,有瞬间,这样的场景他似乎经历过,  只是细细回想,并有这段记忆,  那这似曾相识又是从而来?

    “表兄要寻这人做什么?”太子问。

    到这,  顾时行时恍惚。

    他怎觉得太子好像也问过同样的问题,而他也有所回答,他答——这人算计了他。

    “表兄?”太子狐疑的喊了声。

    忽又声叫喊,  把顾时行从离奇怪异的记忆中拉回了神。

    顾时行回过神来,看向了太子,应道:“有个案子牵扯到人,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打草惊蛇,番劳烦殿下了。”

    太子笑:“表兄与我不用言谢。”

    着,  转首望向名叫赵勇的副校尉,笑意敛去:“表兄也请放心,这人只要还在皇宫,便不会有机会逃脱。”

    顾时行也循着太子的视线望去,心下妻子知晓赵勇这人的事情到更疑『惑』了。

    从皇宫出来,  尚未到晌午。

    顾时行让墨台去找北砚,约苏长清在饭馆相见。

    苏长清来赴约,顾时行经坐在了雅间之中。

    入了雅间中,苏长清道:“许久不见,怎忽想起约起我来了?”

    因几年前两家结亲的事情不光彩,所以两家心都有了些许的疙瘩,明上的往来也越发的少了,关系也有结亲之前好了。

    顾时行多倒了杯茶水,在苏长清撩袍坐下之际,推到了他的前。

    他淡淡地道:“饭菜会才会上,在这前,想请你帮忙。”

    苏长清要饮茶,到他这,先是把他倒的茶放下,推到了旁,揶揄道:“想喝杯你倒的茶怎么就这么难呢?”

    抬眼看他:“吧,到底什么事,还要特地约我出来。”

    顾时行:“我请你帮忙调查个人。”

    苏长清诧异道:“你堂堂的大理寺少卿,要查个人,可不比我这个鸿胪寺当值的要简单得多了?”

    “是苏府的人。”

    到这人是苏府的,苏长清『色』肃严了起来,微微蹙眉,问:“谁?”

    “个厨娘帮工,叫刘五娘,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年纪,查的时候,莫要打草惊蛇。”

    “这人怎了?”

    苏长清自不可能把家的下人都记得清二楚,还得回去询问管事才行。

    毕竟妻子所言之事情有得到证,顾时行也不会轻易地出来。

    “待查明真相,我与你解释,时下还不能出来。”

    苏长清也有勉强,点了点头后,呼了口气,问:“六妹妹过得可还好?”

    顾时行沉默了片刻。

    苏长清看他如,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皱着眉头问:“六妹妹病了?”

    顾时行微微点了点头,而后到:“今日寻了傅太医,道是压力太大,『性』情变得有些阴晴不定。”

    了他的,苏长清沉默了很久。

    许久之后,才语重心长地道:“时行,你『性』情向来清冷,我也不求你待六妹妹如何的好,也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情,可你们到底是夫妻,还请你善待她。”

    着起了,叹了口气,道:“人我帮你查,茶我也不喝了,饭也不用了,你只需好好待六妹妹就好。”

    顾时行也有留他,起送他离开。

    今日傅太医来过,苏蕴有不舒服的借口,也就不用出房门。

    约莫傍晚的时候,顾时行才回来。

    苏蕴在等他起用膳,桌子饭菜凉了,苏蕴让人又去热了热。

    平日二人都会同用膳,但并交流。

    但今日苏蕴却是夹了几次菜入顾时行的碗中。

    顾时行望着碗中的菜,思索了下,还是道了声“谢谢。”

    他的态度很是客气。

    苏蕴抬眸看了他眼,后把碗朝着他的方向放了放,意思明显。

    顾时行又静默了几息,还是夹了筷子菜到她的碗中。

    苏蕴笑了笑,也轻声道了声“谢谢”。

    夫妻二人的互动,落在在旁伺候的下人眼中,都觉得比的诧异。他们相互看了眼,都表示不知道主子们今日是怎么了。

    她们伺候了几年,可从未见过他们夫妻二人会在饭桌上,更别给方夹菜呢!

    而且,娘子脸上竟还挂着浅浅的笑意,莫不是她们都瞧错了?

    不冷淡了四年的夫妻,怎么会让她们有种“恩爱”的错觉?

    饭毕,顾时行便去了书房。

    苏蕴在院中走了圈后,便去沐浴了。

    沐浴回来后,在屋中拿起她这辈子的账册来看。

    约莫亥时的时候,房门被推开,是顾时行回来了。

    苏蕴也有抬头。

    顾时行看了她眼后才走了进来,关上了房门。

    从她后走过,襟危坐的坐到了软塌上。

    拿起旁的游记来看,也不知过了多久,视线从本子上抬起,往圆桌的方向望去。

    却不承想,竟与那双明媚的杏眼上了视线。

    苏蕴托着腮,着顾时行就是盈盈笑。

    只瞬,顾时行下意识地收回了目光,视线回到了书卷上。

    握着书卷的手也微微收了劲道。

    到底是如何大的压力,才会让个人在日的功夫内就变得这么大,隐约还有些……不经?

    在思索间,苏蕴经起了,望了眼佯装经的顾时行,有些奈地摇了摇头。

    舒展了下子,后走入了内间,上了榻。

    他与她过,他比她晚上榻,是因知晓他同时与她上榻,她放松不下来。

    约莫过了小半刻时辰,在苏蕴几乎要睡着的时候,顾时行才放下书卷,朝内间走了进来。

    停在床榻外,把外袍脱去,放轻动作上了榻。

    动作轻,苏蕴也觉到了。

    在他昏『迷』的那几十个日夜边,她都贪恋他的体温,他的气息,所以总会伏在他的上,而现在经成了习惯。

    在他躺下,才盖上属于自己那张薄衾,侧的人忽转了个,下息直接揽住了他的腰。

    顾时行的体僵了僵,声音略低:“你睡?”

    苏蕴睁开了双眸,与他上视线,后半撑起子,下瞬,上半枕到了他的胸膛上。

    顾时行:……

    两人沉默了许久,顾时行逐渐放松体,到底有把她推开。

    许久后,他才握住了她的腰,如那么多年的“默契”,手拉上了她腰间的系带,低声问:“你确定今晚要做?”

    苏蕴闻言,愣怔了下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觉到了腰间的系带经被他拉上了。

    苏蕴忽想起他不记得重生过后的事情了,那么在房i事上边岂不是……

    想起那不堪回首的几年夫妻生活,苏蕴的子顿时僵硬。

    “不做。”她回答得有丝毫的犹豫。

    这二字直接让顾时行心梗了梗。若是不做,那现在她这行径又是何用意?

    她素来不喜与他亲近,今日却是而的反差,让他着匪夷所思。

    如姿势过了许久,他开口道:“夜深了,该歇……”

    未完,她在他的胸膛中微微蹭了蹭,好不容易才放松的体瞬间又紧绷了起来。

    苏蕴的子很软,且有着淡淡的花香,那淡淡的香气还时不时萦绕在顾时行的鼻息之间。

    七八月份,入夜后的天气不至于太过炎热,但却是莫名让人燥热。

    顾时行微微蹙眉,眼中似有不解——自己不是重欲之人,怎会如?

    他低头望了眼,伏在他胸膛中的人闭着双眸,散发出浅浅的呼吸声,显经入睡。

    伸出手落在了她的肩膀上,欲动作轻缓地把人从自己的怀中挪开来,但才稍稍动,怀中的人却忽搂得更紧了,腿还搭在了他的上……

    ……

    不知为何,他还是下意识地停了所有的动作,也有挪动她。

    闭上双目,可却是久久都有睡意。

    夜『色』深重,万籁俱寂,才渐渐有了睡意。

    方入睡,伏在他胸膛上的妻子却是入了他的梦中。

    ——

    在梦中的处小院子,院子外有两棵海棠树,有凉风拂来,海棠花落了地。

    在那幽暗的小院中,他在与妻子。

    只见阿蕴神情有些激动,隐约在诉着什么,他皱眉走近了些,才到她语声激动地——

    “你总自以为我是因我小娘的事情,还有被你误会,被众人误会,觉得委屈才不答应嫁你!可你压根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我过得有多累。你也不知道你在那房i事上边有多,多……多不好!”

    “你根本不知道我与你做那个事情的时候我有多难受!”

    句句如刃,扎入了顾时行的耳中。

    在这瞬,顾时行蓦睁开双眼,望着帐顶愣怔了片刻,低头望了眼依旧还伏在他上的妻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做梦了。

    可瞬之后,又觉得梦中的场景他好像是经历过般,而她那怒容俨还浮现在眼前,就是控诉的都好像萦绕在他耳边样。

    字字句句,比清晰。

    闭上双目,暗呼了息才睁开了眼睛,望着帐顶,多了几分沉思。

    不仅是她变得匪夷所思了起来,就是他也似乎有些奇怪了。

    思索许久都有答案,思忖回方才的梦。

    在梦中,她的是不是真的?

    ——他在房i事上边,真有这么的不堪?

    下半宿,顾时行真真切切的是了半点的睡意。

    许是顾时行经脱险,苏蕴心情宽了些,所以睡得好了许多,在第二日醒来的时候,精神也比昨日好了。

    她精神是好了,可却见在穿衣的顾时行眉眼间隐约有几分的疲态,就是眼底下方也有着淡淡的青『色』。

    苏蕴斟酌了下,问:“夫君昨晚睡得不好?”

    总该不是她的……原因吧?

    顾时行『色』浅淡,看不出什么表情,也看不出他是什么心思。

    他只摇了摇头:“睡得很好。”

    苏蕴复而看了眼他眼底下淡淡的青『色』,到底有破。

    今日他们还要回苏府。

    苏蕴想到见这辈子的母亲,心情多了几分沉重,也就有细想他为何睡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