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凡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足坛]入网 > 第36章 罗马君王 第(1/1)分页

第36章 罗马君王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从安静的画室来到喧闹的球场,耳边是此起彼伏的欢呼和嬉笑声,其间掺杂着咒骂,这一切让吉斯兰觉得头痛欲裂。www.yaxiu.me

    她伸手摸进自己随身背着的斜挎布包里,白皙修长的手指摸索了一番,才在布包底部摸到她常用的那根炭笔。

    吉斯兰取出它,像男人夹烟一样将它别在了自己的耳朵上,炭笔的尾部插进了她绑得乱糟糟的红发里。

    已经找好位置坐下的球迷向她投来打量的视线。

    吉斯兰没理会,我行我素地以一种很张扬的走路姿势找着姨妈说的那排位置。

    “上帝啊,我们家的大画家终于迈出她的工作室了,我还以为见到她得下一次新年了呢。”

    姨妈也同样我行我素,嗓门大得盖过了那些嘈杂。

    吉斯兰的父母在她十二岁那年去世,姨妈一家把小姑娘接回了自己的家,抚养并全力支持她在大学还没毕业就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但这并不代表,姨妈卡娜想让吉斯兰一直就待在工作室里不出来。而想起一星期前看到的,卡娜又开始觉得自己心绞痛。

    “道格叔叔,卡娜姨妈,黛拉。”吉斯兰权当左耳进右耳出,她微微翘起嘴角露出浅笑和叔叔道格,姨妈卡娜,以及坐在她身边的自己的表妹黛拉打招呼。

    等她在黛拉身边坐下,比吉斯兰小四岁的女孩贴近自己的表姐:“表姐,你再不来我就要被派去接你了。”

    吉斯兰揉揉她的头发,小声地贴近回复道:“路上看到一个景很好,就多待了一会儿。”

    “这已经是这星期的第四回了,黛拉,你说你妈妈什么时候才能放过我?”

    “表姐,我想这个月你可能都要辛苦一下了。毕竟妈妈她实在被你吓得不轻。”

    那是一个星期前。

    吉斯兰约了个女孩来当自己的模特,因她摆不出自己想要的姿势,吉斯兰便放下画笔亲自上前教她摆动作。

    半/裸/身着一件透明薄纱的金发女孩躺在吉斯兰的身/下,而她则刚好岔开双腿跪在她身上手正要帮她摆弄一下脸上的发丝。

    她的姨妈卡娜正是在这个时候闯入了她的画室,那惊恐的神情吉斯兰到现在都记得。

    任凭她怎么解释这只是误会,卡娜都不相信。

    她迫不及待地帮吉斯兰安排了各种充斥着男人的场合,生怕再晚一步吉斯兰就要在那条路上一去不回头。www.cuizhou.me

    吉斯兰在第一次拒绝遭到卡娜声泪俱下的一顿教育后,便放弃反抗,选择了出席这些场合来让姨妈安心。

    比如今天这场欧冠比赛。

    比赛双方是叔叔道格支持的AC米兰和阿贾克斯,他们首回合互交白卷后,今天红黑军团主场迎战阿贾克斯的挑战。

    吉斯兰对足球比赛一知半解,她看了眼正和道格叔叔聊天的卡娜姨妈,便从布包里掏出自己的画本。

    取下炭笔,她开始在画本上继续勾勒刚刚偶遇的那片风景。

    黛拉看了一眼自己的表姐,对方完全无视球场内上万人的欢呼声,在喧闹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不过很快,黛拉就看见一只熟悉的手伸向了吉斯兰。她的妈妈二话不说就拿走了表姐的画本。

    “吉斯兰,我需要你的眼睛放在下面的球场上。”

    画本被拿走,无奈的吉斯兰只好重新将炭笔别回耳朵上,眼神开始无意识地乱转。

    现在,唯有期望这场比赛能够快点结束,好让她拿回自己的画本。

    比赛在一声哨响后开始。

    吉斯兰看着穿着不同颜色球衣的男人站在球场上,他们追逐着,争抢着那颗足球。

    每个人都想让那颗足球进入对方的球门。

    比赛的节奏很快,整个圣西罗加油声和呐喊声响彻云霄。吉斯兰看到白色球衣的一名球员一脚抽射,可惜踢空了。

    身旁的米兰球迷从一片吸气声到叫好声不过短短几秒钟的事情。

    姨妈和表妹很快就被这种气氛感染,吉斯兰坐在这群人中间简直格格不入。

    她神色冷淡,像个坐在这里完成任务的机器人。

    坐她旁边的男人已经注意她很久了。

    事实上,吉斯兰刚刚走过来的时候这片区域的男人的视线都有意无意地投向了她。

    女人有着一张被梦幻包围的脸蛋和深邃神秘的绿眸,即使她那耀眼的红发乱糟糟地绑在脑后,身上穿着灰绿色的朴素长裙,也无法阻挡她身上那种呼之欲出的狂野和叛逆美。

    简单来说,这是个不论走路姿势,还是浑身气质都酷得要命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让人有种天生想要去征服的冲动。

    他本以为吉斯兰也是米兰球迷,可对方坐在他旁边表现得就像是被人硬拉来的,搭讪还没开始就失败了。

    女人身上的幽香让他无心球赛,他的心像球员扑在足球上一样,扑在了她的身上。

    然而——

    就在他还在绞尽脑汁要怎么搭讪的时候,女人忽然猛地站了起来,那双让人沉醉的绿眸紧紧地盯着球场上。

    他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原来在比赛的最后一刻,米兰的13号内斯塔在与阿贾克斯20号利特马宁争抢头球的时候撞伤了。

    鲜血从他坚毅俊秀的脸颊上簌簌而下,棱角分明的下颌线和高挺的鼻梁让他看上去就像一位古罗马斗兽场上的浴血勇士。可被汗水浸湿的卷发落在他红艳艳的唇边时,又多了几分摄人心魄的脆弱和美丽。

    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眸无意扫向这边时,吉斯兰只觉得他就像古罗马神话中手执武器浴血而战的冷酷天神。

    这种脆弱揉杂男人本身野性的美,让吉斯兰激活了最近沉寂的艺术活力。她的手指开始发痒,不自觉地揉搓。

    “他叫什么名字?”吉斯兰无意识地喃喃道。

    身旁的男人见她的眼神一直盯着内斯塔,以为吉斯兰被这位铁血后卫的勇气征服,“他叫亚历山德罗·内斯塔,是AC米兰的后卫。”

    “内斯塔……”

    她想,不知道这位内斯塔先生愿不愿意当她的模特?

    看到他受伤的那一刻,吉斯兰已经想好在她的笔下,他该摆出怎样的姿势才是最完美的。

    她能够塑造他,他能够成就她,他们天生一对。

    吉斯兰迫不及待,简直想冲下这个看台把他抓回自己的画室,脱掉球衣,最好不要擦掉血迹,那种原始的野性美丽最能够激发人心中的欲望。

    “表姐,表姐——”身旁的黛拉晃了晃吉斯兰的手臂,将她扯回了现实中。

    “吉斯兰,比赛结束了,你今晚要和我们一起用餐吗?”姨妈卡娜递回吉斯兰的画本,并询问她今晚的安排。

    吉斯兰猛地看向球场,比赛早已结束,球员都进入更衣室了。整个球场上已经不见内斯塔的影子。

    “我……”

    卡娜不问也知道吉斯兰肯定要回去画画,正准备让她去家里吃饭时,吉斯兰接过画本转头便跑。

    “吉斯兰——”

    “卡娜姨妈,我去要签名。”吉斯兰随便甩下一个借口,她现在感觉自己灵感充沛,急需一个安静的地方画画。

    看着吉斯兰活泼的背影,一家人面面相觑。

    “欧冠的魅力有这么大?”如果真的是这样,卡娜简直要感谢欧冠一辈子。

    顺便,如果能把吉斯兰掰回来那就更好了。

    另外一边。

    吉斯兰跟着人群从一个出口走了出来,她想到刚刚还没画完的风景,于是决定回到那里继续画完。

    这里是圣西罗球场附近的一个公园,公园里面有个小湖泊。吉斯兰刚才路过的时候注意到有个角度的湖泊特别漂亮。

    她利落地爬上一棵树,从这个角度果然可以一览整个湖景,十分美丽。借着树叶的遮挡,吉斯兰开始投入自己的世界。

    球队结束比赛后。

    内斯塔接受队医的精细处理后,随意冲了个澡便准备回家,比赛获胜依旧无法冲淡他离开拉齐奥的难过。

    他还记得自己刚加入拉齐奥的时候,有记者让他谈谈未来,他那时候一心只希望永远为拉齐奥效力。

    可世界上本就没有永恒的事情。

    简单做过伪装后,内斯塔便只身离开球场,他准备去附近散散心。内斯塔记得,圣西罗附近有个公园。

    他什么都不想做,但他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放空一会儿自己。

    球迷都在宽阔的广场上或者热闹的酒馆里庆祝胜利,这个幽静的绿植公园显然并不被他们宠爱。

    他慢慢走进去,打算找个位置安静地听听歌。

    吉斯兰画完从自己的世界中脱离出来的时候,才发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久到她的腿似乎有点抽筋,几乎动弹不了。

    毕竟坐在树上一直维持这个姿势,不抽筋才怪。

    她想掏手机让人来救她,可布包被她刚刚图方便放在了树下,现在她的手中除了炭笔,就是画本。

    这可不妙。

    呼救显然很丢人,但如果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等会天黑了那就更糟糕了。她四处望了望,并没有在附近看到人影。

    这公园真是……

    内斯塔坐在一棵树下望着湖泊,偶然一阵风吹过荡起的回波和耳机里的音乐让他暂时得到心灵的宁静。

    “有人吗?这里需要帮助。”

    内斯塔觉得自己一定是在这坐太久了,有点幻听。不过很快,他又听到一声呼救——

    “有人吗!”

    不是他幻听。

    真的有人在求救。

    作者有话要说:又想到那张经典老图,有些人看上去能把你杀了,实际上真能把你杀了,说的就是我们的内少。